【法國新浪潮】Jeanne Moreau:不做時尚Icon,保持自身風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Jeanne Moreau,法國新浪潮電影最具代表性的女主角,從Jean-Luc Godard、Jacques Demy到François Truffaut的經典作《祖與占》、《黑衣新娘》,再到Louis Malle的《通往斷頭台的電梯》皆由她領銜。《大國民》導演Orson Welles,曾盛讚她為影史上「最偉大女演員」。

撰文:女人迷主編婉昀

女演員Jeanne Moreau。(網上圖片)

Jeanne Moreau屹立影壇近70年,演出上百部電影,在銀幕上搬演不同角色,以身體磨練比美貌更動人的智慧。2017年7月31日,她在自家公寓離世,享年89歲,法國現任總統Emmanuel Macron亦特別發表聲明哀悼傳奇的逝世:「面對既有秩序,她擁有自由靈魂,是永遠的反叛者。」Jeanne從1949年開始從影,碰上法國電影1950、60年代風起雲湧的「新浪潮」,讓她揚名的是 1958 年Louis Malle的驚悚代表作《通往斷頭台的電梯》 (Elevator to the Gallows))以及挑戰道德底線的《曠夫怨婦》 (The Lovers),後者讓她在威尼斯影展摘下后冠。1960 年,再憑《生之怨曲》(Seven Days, Seven Nights)成為康城影展影后。真正讓她在國際影史上聲名大噪的是「新浪潮」旗手楚浮1962年電影《祖與占》 (Jules and Jim),François Truffaut使用開創性的電影語言,描述兩男與一女纏繞多年的三角戀愛故事,這部電影亦成為法國「新浪潮」代名詞。

《祖與占》劇照。(網上圖片)

愛的時候要激情熱烈,冷卻時要寬容大度

Jeanne的愛情生活亦與電影一般精彩,她對生命充滿熱情,愛得大膽,「我是一個充滿熱情的女人,總能輕易地墜入愛河。」隨着年歲沉澱,她將激情與愛情區分開來,對於愛情有些不一樣的思索:「激情是關於嫉妒,會走高也會走低,上上下下。但愛是一致而穩定,充滿生產性、同理心,你想付出的總是比收到的更多,這就是所謂愛情。我痛恨自己仍是激情的俘虜,我總會想:「天啊,我已經活了這麼多年而我還未從中學到教訓?」可是,愛也總讓人常保青春。

年齡並不會讓妳免於受愛情之苦,但是愛卻在某程度上保護你免於歲月摧殘。

(《祖與占》電影劇照)

對我來說,愛是不可能遺忘的,所以我不明白為什麼人們可以在愛結束之後,將對方埋葬在仇恨與遺忘之中。對我來說,一個我曾愛過的男人,就成為了我的兄弟。
Jeanne Moreau

《曠夫怨婦戀》劇照。(網上圖片)

Jeanne愛得熱烈,也愛得寬容大度。她曾有三次婚姻,沒有一次結束曾令她對愛情感到失望、喪失信心。因為愛並非存量有限的有形物質,愛是一種實驗、一種能力,失敗意味着她在愛的過程有所學習、有過決定,因此更加了解自己,起身總還能再去愛。她說自己樂於做愛情的奴隸,知名影評人藍祖蔚曾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下關於Jeanne 的愛情︰「如果有一間大房子,她要將生命中遇過的男人全都集合在一起。」因對她而言,只要愛過了︰「這些情人都是她的兒子。」

不做時尚Icon,更自由地保有自己風格

英國著名演員Dame Helen Mirren,在Jeanne Moreau過世消息傳出的第一時間,於Instagram悼念說:「她是大膽而美麗的象徵」;名模Naomi Campbell在Twitter寫下「銀幕上的永遠的賽壬(註一)」;法國著名演員Marion Cotillard則說:「妳是偉大的才華、奇異以及獨一無二的美。」Jeanne很美,但她在時尚史中的名氣不如Brigitte Bardot或Francoise Hardy響亮,她甚至未必想被稱為時尚Icon,可是仔細觀察她的時裝態度,會發現她的穿着選擇隱藏一貫的感性與品味。從1950年代晚期到1960年代初期,比起同時期女星,Jeanne的穿着選擇更為簡約:短裙套裝、排釦襯衫與緊身連衣裙,帶着法國女性的自在與若無其事,充滿優雅而性感的魅力。與Coco Chanel見面的時候,她會大方穿着Chanel的粗花呢洋裝,並且自在地談話;在帆船遊艇上,她自在穿着男性排釦襯衫;在電影《The Bride Wore Blac》中,她穿着縫着羽毛的新娘禮服。可不論怎麼穿,她看起來仍是自己,一個平靜、時髦、沒有包袱,但是帶有時尚意識的女性。

1960年的Jeanne Moreau與Coco Chanel。(網上圖片)

珍摩露的五種優雅高盧式穿着︰

當時流行極度陰性化的穿着,對此她顯得漫不經心

1960年代早期,Chanel、Givenchy與Balenciaga等設計師品牌正在他們的巔峰時代,露背、收腰洋裝與流線型的設計透過Audrey Hepburn和Jacqueline Kennedy的穿着,在全球大為風行。可是,Jeanne Moreau作為法國影星,卻選擇了更自在活潑的方式,與其他女星的盛裝不同,她總是有些冷淡地在鏡頭前穿上這些設計。1960年代的攝影師曾拍下一張Jeanne穿着Chanel的粗花呢連身套裝,去到香奈兒公寓拜訪香奈兒的照片。她們兩人有些慵懶地倚在沙發上,Jeanne毫不在意地將下巴輕輕放在膝蓋上。同樣一款洋裝,她也穿着它四處參加電影的首映與宣傳,帶着令人神清氣爽的氣息。

在鏡頭面前她是個時尚變色龍

在電影《祖與占》中,她以一種冷調酷派的隨性方式穿着條紋衫,繫着絲巾,有時罩着一件份量較厚的針織衫。電影《魔女瑪塔》(Mata Hari)你見她穿着薄霧輕煙般的晨衣,配戴充滿異國風情的珠寶走過銀幕。電影《曠夫怨婦》(The Lovers)裏的Jeanne Moreau身穿1950年代的掐腰花朵洋裝與精巧細緻的睡袍翩翩起舞。於《夜》(La Notte)裏,她套進剪裁高雅、輕擁身體線條的黑色洋裝,展現夫人氣質。Jeanne的電影人格替她帶來了許多不同的造型風貌,可是不論她在銀幕外多麽出名,每回上戲或登台模樣總是那角色該有的模樣,乾淨俐落,絲毫不受先前風格影響。

戴着纏頭巾式女帽、或是金色圓盤式的耳環,看起來很不經意但極度時髦。(網上圖片)

她的風格難以歸類、難以言喻

在工作之外,Jeanne Moreau看起來高雅但隨性。乾淨利落的絲光黃白斜紋布與看起來有些慵懶的上衫是她夏日風格的主線。但正如這張照片所顯示,她總有提升這個風格的獨門本領,例如戴着纏頭巾式女帽、或是金色圓盤式的耳環,看起來很不經意但極度時髦。

她總能掌握 1960 與 1970 年代的光華亮麗

在1960年代,Jeanne Moreau達到名聲的頂峰。她穿着單色的短裙套裝、黑色小洋裝——手上還經常夾着一根煙,擁抱時髦而世故的巴黎人Du Jour風格。但她的風格仍會隨着時代進化,並且很明顯地受到傳奇設計師Pierre Cardin的影響,他們倆也是友誼至深的好友。有許多照片顯示她坐在Pierre Cardin時裝騷的台下。1970年代,她拋棄了前階段的風格,轉往選擇更具裝飾性、色彩豐富的波希米亞設計,這樣的品味也與時代的美學息息相關。

她對於客製化珠寶擁有極好的品味

在Jeanne Moreau的晚年,她發展出一套鮮明但高雅的珠寶穿搭模式。通常她會穿着手工裁縫的上身外套、希臘式的寬褲,並且加上一或兩件客制珠寶畫龍點睛,例如各色的大塊圓形胸針、及肩的長耳環等,點亮自己。

1987年Jeanne Moreau與Sophia Loren。(網上圖片)

在剛步入夏日的七月,何不放縱談一場熱烈的夏季戀愛,別浪費青春並茂與盛放時光,大膽實驗愛情與造型,休閒裝扮加上一兩件珠寶也能提亮生活,慶祝生命。活得像Jeanne Moreau,不怕墜入愛河,只因人生是永恆的夏日之戀。

註一:塞壬(Siren),希臘神華裏半人半鳥的女海妖,以美妙歌聲誘惑過往海員觸礁身亡。常用以形容歌喉迷人的美女,Jeanne Moreau以其性感的煙嗓著稱。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Handsome Lady】法國新浪潮女神珍妮摩露︰我愛過的男人,都成了我的兄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