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女性主義者猶如出櫃?Benedict Cumberbatch對性別平等的告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Beautiful Man單元,帶你看Benedict Cumberbatch作為瀟灑男性,如何為性別平等盡一份力。近日,Benedict在接受RadioTimes訪問時提到,男性演員——包括他自己,應該拒絕同工不同酬的片約。

撰文:女人迷主編婉昀

(網上圖片)

「同工同酬以及話語權,是女性主義關注的基本議題,」Benedict提議男演員們可以這樣做:「看看你領的片酬,再問問同戲女演員她們的酬勞,然後發聲:『如果她的片酬與男性演員不同,我將拒絕這個演出』。」

這樣的宣告多令人振奮。畢竟性別平等,向來很難單靠性別弱勢一方來推動,更需要的是擁有父權紅利的人現身表態支持。比口號式的支持行多一步,就是大方承認自己的優勢處境。

而值得稱道的是,Benedict每每做得更多:他甚至願意放棄父權的紅利,並且向他的男性同儕演員,施加正向壓力。

班尼狄的成分不是蛋,而是女性主義者

Benedict是一名熱切的女性主義者,他長期就以此自稱。該段訪問中,他提到將運用自己的名氣,透過自己的新製片公司SunnyMarch,來開拍更多以女性議題為核心的戲劇,當然,男女同工同酬的理念也會在SunnyMarch電影中實行。

我很驕傲地說,在我的製片公司裏,只有兩個男性:我的夥伴Adam Ackland和我。我們的下一個拍片計畫,是從女性視角出發,拍攝在一個充滿環境災難的時代,一個母親的故事。
Benedict Cumberbatch

「透過我的名字或許更容易吸引投資者,我們也可以利用這樣的號召力,來製訂更多以女性為題材的計畫。畢竟,全球有一半的觀看電影的人都是女性啊!」Benedict如是說,足見這不只是做正確的事,同時也是一門有願景的生意。

(Twitter)

在商言商,觀影者的構成是十分多元,透過電影訴說女性或各種膚色的故事,其實具龐大市場潛力。「然而,要做到這件事,首先,你必須公平地給付酬勞。」Benedict說。

「說到多元性,《黑豹》現在已經成為電影史上第三成功的電影了,」他強調,「觀眾一直都在,我們應該替有才華的人們準備好舞台,如果成功做到包容更多元的題材、演員、故事,成果將會是極其震撼——甚至將影響到全世界。這正是我們想做的事。」

在訪問中,他亦巧妙地申述了D&I(Diversity & Inclusion,多元共融)的概念和主張:在一個組織/團體環境裏,盡可能吸納不同性別、階級、種族和宗教的人,根據研究,這不但能夠促進組織效能提升,人才效益最大化,更能夠增加公司信譽,並且建立良好的文化。

簡單來說,Diversity是期待組織人員的組成能夠更多元,Inclusion則是讓「多元」在組織裏發揮正面作用。

近年,愈來愈多大型國際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開始納入D&I精神,從AIG、Deloitte、RBC、L'Oreal、Bayer等等,都比以往更有意識地去檢視目前公司的人員組成,並且在招募新員工的時候,亦更注意是否有性別/種族/階級/宗教等的偏見影響其錄取判斷。

男性公眾人物的女性主義現身

其實,對公眾人物來說,現身宣告自己是女性主義者,並不是容易的事。

畢竟,這代表此後將有很多人開始注視或等着奚落你,以後每一個行動,都須符合女性主義各個流派的每條核心精神與原則。因此,自稱女性主義者其實就像宣告出櫃般無異。在一般的期待裏,你得立刻變成佛祖或者觀世音。但同時,也必須準備接受部份民眾對女性主義者的誤解:你是否支持女性獨大、是否仇男或視男性為敵人等等。

當然男性化身為女性主義者,向來較不容易被指責有仇男傾向,而且男性作為女性主義者,在傳統倫理上也會給予人繼承「紳士與騎士精神」的聯想,可以說好處是不少的。但當然,世人會無時無刻都監視你是否言行一致,留意你是否真正的女性主義者,還是一個騙取道德光環的虛為者而已。

(VCG)

看到此,或許有人好奇何解Benedict會對女性人道主義,有着特別深刻的反思和體會,其實他孩意時代的經歷著實起到關鍵作用。

Benedict成長在一個擁有女性楷模的家庭之中,他的母親是Wanda Ventham,在七、八十年代是相當成功且知名的演員,這也使他對女演員遭受的不等待遇特別敏感,並且能感同身受。他不但曾與母親在螢幕上交手,亦曾在訪問中感謝自己的母親,「她對生命擁有大量熱情,這使我成為一個能自在地與世界相處的人。」

做一個女性主義者,其實都是從一顆熱情的心出發,感同身受他人困境,並帶着熱念挺身行動,嘗試改變環境。

也無怪Benedict會擁有許多女性擁護者,這些女性被戲稱/甚至開玩笑地自稱為「Cumberbitches」(甘巴貝治婊子),其實也令他有些困擾。

他受訪時表示,這樣稱呼著實帶有貶義,卻也幽默應對,「我不想允許任何人成為我的婊子,這把女性主義往後倒退了好幾里路,我想你們大概是⋯⋯Cumberpeople(甘巴貝治人),或者Cumbercollective(甘巴貝治集合)。」

(VCG)

同時,班尼狄也是《福爾摩斯》影集中Molly Hooper的大粉絲,他認為這名女性角色不只優秀也堅韌。人們常常評論Molly很笨,僅因為選擇她的男友都很糟,然而Benedict卻指出,Molly這人,比她的男友選擇還要來得更豐富。

他提到,再聰明優秀的女人,也可能發現自己深陷在一段不健康關係之中,即使如此,也不減損她們本色。

當然,人們也可以葡萄地說,女性主義至今已成為一種公關術。我倒覺得不錯,畢竟,推銷女性主義向來不易,若致力替女性主義闢謠、翻轉污名,這也是值得期待的結果之一。

好了,也別那麼嚴肅!說穿了Benedict就是一個性感的人,他很樂意迎向女性的多元慾望,這當中就包括了腐女。

福爾摩斯與華生,從09年的電影版改編以來就開始洋溢BL氣息,英國版的福爾摩斯,則更進一步抓住了BL次文化的精髓,犯罪解謎的劇情當然持續,但真正叫人看得入迷的,卻是他與華生間宛若情侶的鬥嘴式對話,以及中間者出現(例如華生的太太)以後的張力。

(《新福爾摩斯》劇照)

作為慾望的客體,他也可以是自在的。Benedict在接受HuffPost訪問時大方說,他也願意嘗試在女性視角的電影裏,飾演被物化的男性角色。

「如果在《神奇女俠》裏面,Chris Pine也可以的話,」他笑道,「那對Benedict Cumberbatch來說,當然也沒有問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Beautiful Man|為何班尼迪克挺身而出:若與女演員同工不同酬,我拒絕演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