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IDISM:香港時裝還處於初生嬰兒的階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一個醉心於時裝的設計師,必定幻想着某天在天橋上,發表屬於個人服裝系列,但對於香港設計師來說,這個夢想可能非常離地。有時覺得遙不可及,其實似遠還近,在Fashion Farm Foundation的幫助下,IDISM的作品,於2017年首度踏足巴黎時裝週發熱發亮,證明「香港時裝」還在時裝界佔上了一席位。

(左至右)IDISM創意總監Julio與Cyrus。(攝影:鄧倩瑩)

Julio與Cyrus,倆人基於對時裝擁有莫大的熱情,自自然然就創立了服裝品牌IDISM,他們異口同聲地表示,品牌的成立都是很隨意地發展的,Julio更解釋:「『時裝』對於我們來說,雖然並沒有賺到金錢,但就算『搵唔到錢』,我們也會繼續做下去!基本上是完全沒有想過『食飯』,有時候我們會做到三更半夜,在馬路邊吃着杯麵當晚飯,還有『小強』在面前經過,那時種種的經歷,確實磨練了我們之間的友誼。」特別在香港這個欠缺夢想的地方,當個時裝設計師,從來都不是一條易行的路,面對着重重的難關,筆者也認為在香港做時裝,必需靠熱誠!

IDISM AW18。(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IDISM的進化論

按照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理論,人格是一個整體,而這整體包括了三部分:分別稱為本我、自我及超我,彼此互相影響,在不同時間內,對個體產生不同的作用。品牌起初名為「ID」,即是「本我」,它是人格結構中最原始部分,自我、超我則以本我為基礎而發展,對於Julio與Cyrus來說,「ID」代表兩人對時裝的初衷,不過品牌現在已改做為「IDISM」,由名字的轉變上,足以證明品牌正在不斷進化、革新。

+4
+3
+2

IDISM AW18。(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Transformation」是品牌的核心概念:同一件衣服,既可擁有着各種不同的「變化」。Julio說:「IDISM的衣服,特別適合香港女性,因為她們在生活中擁有多重角色,希望利用衣服的力量,給予她們創造力,為每件服裝設計不同的『變化』。」不僅希望透過服裝與顧客們有所交流,更在每季的主題中加入叛逆的元素,只因他們期望將目睹的事與物,例如有關大自然或社會層面的議題,都能藉由服裝去反映出來。

(攝影:鄧倩瑩)

香港時裝還是處於初生嬰兒的階段,要花點時間培育才會健康成長。
IDISM創意總監Julio

香港時裝路,難行嗎?

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時裝設計師在香港並不好當。Julio說:「當然香港有不少成功的例子,但就算有成功個案,整體來說,香港時裝還是處於初生嬰兒的階段,要花點時間培育才會健康成長,好的東西絕對需要用時間去扶植出來。」只要團結一致,也許有一天,本土時裝也能再次在世界舞台上大紅大紫。雖然今時今日,我們無法為這個時期找出極具代表性的香港時裝品牌,Julio也深感認同:「日本有Comme des Garçons、Yohji Yamamoto,假若香港也擁有一個極具代表性的時裝品牌,香港時裝就真真正正的成功了。」他再續說:「做好香港時裝,首先要放下兩樣東西,就是名與利,因為時裝與創意是需要好好培養。香港時裝設計師對『時裝』這門生意的認知不高,許多時候設計師都會活在自己的世界入面,但創作就是要將真實世界與自我想法,結合得一個天衣無縫。」出色的時裝設計師,不可只懂得縫紉,也需要不斷創新,才可使時裝品牌迄立不倒。

Fashion is business, business comes with deep thinking and strategy.
IDISM創意總監Julio

IDISM AW18。(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對於這個時代,「時裝」到底代表什麼?「時裝」還存在嗎?它像是進入一個「進化」的階段,而「時裝」這個詞彙已經old-school,現在時裝可能代表着一種概念、一種媒介,Julio卻認為最能代表的,是時裝、生活方式與健康的連接。時裝正在轉變,而社會也正在改變,但香港時裝卻處於一個慢歩的階段。Julio解釋:「因為好的衣服,人們也未必會珍惜,香港人整體對時裝需求不太,是個嚴重退步的地方。時裝是一樣「貴野」,並不是人人都能負擔得起,加上香港地生活壓力大,樓價不斷上升,人工又沒有升幅,衣服又越來越貴,整個社會迫使了大家,就算想穿『時裝』,也未必有能力支持。」香港地買名牌的人多,但穿時裝少之有少,畢竟時裝與名牌,本來就是兩碼子事。

別把時裝這一行 想像得太容易

IDISM創意總監Cyrus。(攝影:鄧倩瑩)

雖然時裝設計師在香港工作機會不多,但品牌亦樂於提攜時裝設計系學生,毎季聘請二至三個實習生,有段時間更聘請了四個剛畢業的時裝設計系學生,作為全職員工,Julio說:「有時候就算你有心幫,卻令到自己負擔太大,也無能為力,而這個教訓令我上了一課,首先要把自己做得更好,才可以幫到身邊的人。」對於就讀時裝設計學生或想入行的人,Julio與Cyrus似乎也有些話兒想說,Cyrus說:「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他再續說:「一切未必是你所想的那樣!」Julio則說:「死守到底!堅持二十、三十年,終有一天會成功,前題是要為你喜歡的東西承諾一直做下去,因為只有真真正正愛上它,你才會去承諾。」

Hope for the best, prepare for the worst.
IDISM創意總監Cyrus

IDISM創意總監Julio。(攝影:鄧倩瑩)

常聽說香港時裝已死,Julio則認為是十分負面的想法:「香港時裝越來越好,我們看見了很多的正能量,假若你能懷抱對時裝的熱情,也許會遇上困難、辛苦的時候,但內心裡面卻收穫了極大的快樂,所以不要經常那麼負面說香港時裝已死。」少了一種辛苦,也許就會減少了一種快樂,無論是時裝、IDISM,也如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