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帽子背後】女兒永遠的謊言 成就了母親不受剝削的手織事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5年,藝術家胡尹萍回到四川老家,瀘州一個很偏僻的小鄉村,她發現有商販在收購媽媽織的絨線帽子,一天織一頂帽子,才兩塊錢,一年才1000元。這令她非常生氣、自責,於是,她找了一個朋友,扮演了一個名叫「小芳」的帽子商,和媽媽做起了帽子生意,去年胡媽媽織了300多頂帽子,有了可觀的收入。

胡尹萍(一条提供)

我母親至今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實際上收購這個帽子的是我本人,都是我花錢買的。
胡尹萍

去年一整年,胡媽媽一收到小芳寄來的毛線,她就開始織帽子。毛線也不再是過去織2元帽子時的劣質毛線,「我從來沒有織過這麼好的毛線,我一定要把這個工作給做好,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你們給我什麼顏色我就把它織好咯,村裏的人看我織綠色的帽子都笑話我,但我不在意咯,不聽那些閒話。」為什麼給母親寄那麼多綠毛線?女兒回答說:「綠色保護視力」。

為什麼給母親寄那麼多綠毛線?女兒回答說:「綠色保護視力」。(一条提供)

「自從有了這個工作,現在我們可以買多一點水果,多吃一點肉。」「謝謝你們!」——胡媽媽至今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們是以帽子收購商的身份,以「總公司的人來視察」的名義,去拍攝她的。

女兒的謊言

15年回四川老家,我發現母親在為帽子商織帽子,兩元一頂,整整織了兩麻袋。也就是說,有人用1000塊錢收購了我母親一年的時間,這讓我很是難受,而且那個毛線特別差,我母親說織得手很疼。平時我給她寄錢,她都不要,我給她在村裏買了新房,她也不去住。

胡媽媽和胡爸爸在發快遞。(一条提供)

回到北京後,我想了好久,決定虛構一個人物,讓她替我去收購我母親的帽子。我找了最好的大學同學來擔任這個角色,給她取了化名叫「小芳」,由她和我母親對接。之後,我母親平均每個月會寄一箱子帽子,快遞給「小芳」,「小芳」再轉交給我。

每次當我拆開快遞的時候心裏都是既溫暖,又酸酸的。我平常一年也就回家一兩次,看到帽子就會很想她。我能從這些帽子裏看出她的整個狀態,一開始帽子的花式很單一,慢慢地有了色彩搭配,還自己發明了很多新款式,媽媽還給帽子都起了名字。每一款帽子和快遞,我都做了非常詳細的記錄和歸類。

另外,為了方便和小芳「做生意」,我母親還學會了用微信、淘寶、寄快遞,家裏甚至安裝了網線,現在她都每天要給我微信語音,開始「騷擾」我咯。

2017年1月,我在北京箭廠空間展出了我母親手織的300多頂帽子裏的60頂。展覽開始後,有很多人想要買這些帽子,可母親的帽子我是一頂不賣的,但既然這麼多人喜歡,我都覺得它是可以量產的。

我能從這些帽子裏看出她的整個狀態,一開始帽子的花式很單一,慢慢地有了色彩搭配,還自己發明了很多新款式(一条提供)

按圖看胡媽媽的手編帽子!

+5
+4
+3

我們小鎮上有那麼多阿姨織帽子,如果市場有需要,就可以集合她們,甚至十里八村的阿姨,讓她們一起來織帽子,也提高他們的生活。最近我正在計劃這個事情,如果可以,我不但要做我母親的「小芳」,也要想成為十里八村阿姨們的小芳。

2017年1月,胡尹萍成立了品牌「胡小芳」,目前已有三十多位阿姨加入到了這個項目。胡尹萍希望阿姨們都可以用上更好的毛線,可以發揮自己的才華,在這件事裏 找到自己的價值。

胡尹萍成立了品牌「胡小芳」,目前已有三十多位阿姨加入到了這個項目。(一条提供)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