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同酬】Jennifer Lawrence不再扮乖巧:我會怪自己不敢爭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來性別平權彷彿往前邁進了一大步,但事實上,卻好像不如預期中理想。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提到了荷里活薪資嚴重的男女差異,除了社會因素之外,她也坦承有一部份是因為自己「不敢爭取」。現在她決定站出來,用自己的經驗,為這個議題做些改變。

14歲出道,22歲憑藉着《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贏得第8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奧斯卡影后Jennifer Lawrence不僅躍身成為荷里活第一線女星,更時常利用她的影響力為女性權益發聲。經歷SONY Pictures(索尼影視娛樂)的資料遭駭客盜取流出,才意外發現荷里活男女星「同工不同酬」依然艱鉅地擋在平等的大門前。為此,她用自己的經驗,試圖為「性別平權」注入一點自己的力量。

Jennifer Lawrence不僅躍身成為荷里活第一線女星,更時常利用她的影響力為女性權益發聲。(電影《失戀自作業》宣傳海報)

為什麼我的酬勞比同片男星低?

身為奧斯卡影后、荷里活第一線女星,並且榮獲今年福布斯女星收入第一名,在SONY Pictures的資料外洩之後,Jennifer Lawrence才發現,儘管她已經是眾多女星收入之首,她的片酬仍然比《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同片男星低很多。

當 Sony 資料外洩時,我才驚覺我的薪資比這些「幸運的人」少了多少。(When the Sony hack happened and I found out how much less I was being paid than the lucky people with dicks.)

除了Jennifer Lawrence,《鐵甲奇俠》(Iron Man)三部曲中飾演Pepper Potts的桂莉芙柏德露(Gwyneth Paltrow),也曾揭露演藝圈男女同工不同酬的殘酷事實:荷里活女行片酬排行榜第十二名的Gwyneth Paltrow,收入為九百萬美金(約港幣7049萬);同片演出的: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卻靠一部電影的收入,以八千萬美金(約6.2億港幣)榮登男星片酬排行榜冠軍。

近年「女權」漸漸被提漲,愛瑪屈臣(Emma Watson)在聯合國:「同樣的付出,同樣的努力,女性是應該得到同樣的尊重」的演講;2015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派翠西亞艾奎特(Patricia Arquette)高呼:「現在該是女性擁有平等薪資、與平等權利的時候了!」獲得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大聲叫好的感言,女性的權益不只是口號,而是靠每個人的挺身而出落實平等。

Jennifer Lawrence​:比起氣社會,我更氣自己的「不敢爭取」

當我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我第一個不是對公司生氣,而是對自己生氣。我氣我自己提早放棄,不為自己的權力辯護。(When the Sony hack happened, I didn’t get mad at Sony. I got mad at myself. I failed as a negotiator because I gave up early.)

當同片的男星謝洛美維納(Jeremy Renner)、基斯頓比爾(Christian Bale)和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都在為自己權益溝通協商時,Jennifer Lawrence坦承的說比起權益,她更在意的是他人對她的評價和眼光。她不願爭取,是因為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很難搞」或是像「被寵壞的小孩」。

網路上有很多教女人如何爭取自己的權益、如何當個好的「談判者」的技巧,但或許我們該想的是,為什麼這個社會讓女性「必須」要去協商才能夠得到自己應得的酬勞?又或者,為什麼男性爭取權益是天經地義、充滿氣勢,而女性爭取權益卻會被說成是「難搞」、「被寵壞」,甚至被貼上「囂張跋扈」、「號發施令」的標籤?

從SONY Pictures外流的資料中,除了顯露男女薪資的差異外,更有男導演直接在信件中指明哪位女星因為太會爭取顯得「很難搞」。社會的厭女現象讓女性只能「乖」、只能服從,但是女人為什麼沒有選擇,只能有一種樣貌?

學習不再討好社會,為「改變」挺身而出

我現在已經過了那個嘗試表達意見,又要讓人覺得「乖巧可愛」的階段。(I'm over trying to find the "adorable" way to state my opinion and still be likable!)

社會的不公平,讓女性必須要挺身而出,爭取那份本該屬於自己的權益。但是為什麼在我們發表意見的同時,又必須得在意社會的眼光,擔心自己這樣夠不夠可愛、討人喜歡呢?我們或多或少都曾被社會的框架限制,為了不讓別人覺得自己「難搞」,不敢出頭;為了不被貼上「強勢」的標籤,選擇噤口不言;為了讓自己顯得「平易近人」,成為「好啊小姐」。社會底下的溫柔女性,真的好嗎?

Jennifer Lawrence曾說:「之前,提到女性主義的議題時,我總是保持沈默,或甚少發聲。When it comes to the subject of feminism, I've remained ever-so-slightly quiet.」但現在,她理解到「甚麼都不做,不平等的情況就不會有所改變,而我的聲音能夠為這件事情上帶來改變」,Jennifer Lawrence決定站出來。

「We have to fight at all levels or we’ll never be equal.」——Jennifer Lawrence(電影《紅雀特工》劇照)

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經因為性別,遭遇不平等的待遇。「如果我們不站起來,這個世界就不會改變。(We have to fight at all levels or we’ll never be equal.)」希望Jennifer Lawrence的經驗都能夠帶給我們一點力量,儘管在過程中,我們都可能為了符合社會加諸於女性的「乖巧形象」而不敢勇於說不,但是自己的權益自己護航,讓我們都勇敢一點,爭取屬於自己的那份「尊重」。

只要你相信性別平等,你就是女性主義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我怪我自己不敢爭取」─珍妮佛勞倫斯學會對抗乖巧形象,為女性權益站出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