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風時裝:是搵笨的商品?還是真正優美的藝術品?(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中國經濟高速起飛,大國堀起,很多同胞都宣稱對此感到自豪,但奇怪的是,這種所謂的「自豪」,卻不少時候都是建基在數字之上。就以時尚界為例吧,其自豪的準則,不過是取決於能夠花多少錢、購買多少個/隻、多少價值的手袋和腕表而已,仿佛沒有了數字作用基準,人們就會失去了引以為傲的依據似的。這種片面的自豪,非但不見得是愛國,更加是對自身民族與文化本身欠缺了深切理解和認識。只因中華藝術文明千鎚百鍊、博大精深,若是你當真能夠欣賞與珍惜它們的話,閣下又豈會還看得上那些求其印上一個中文字,就叫做中國限定的單品呢?

優美的時裝藝術,中國本來就有,遺憾國人不去好好珍惜和重視,真正的富強不應是如此。

Paul Poiret。

諷刺的是,時下主流的「中國風時尚」愈見速食和粗製濫造之際,回顧歷史,從前以中國元素為靈感設計的衣裳首飾,精雕細琢者卻是漫地漫天,例子多的是。例如有「King of Fashion」美譽的Paul Poiret,堪稱當代意義時裝的奠基者,在他豐盛的創作生涯裡面,中國元素就一直佔據着重要位置,特別是絲綢,這種在中華歷史上向來象徵富人階級的尊榮料子,就多次被Paul Poiret引入設計之中,東方的用料和穿配結構,遇上了西方人創意剪裁與藝術氣息,所創造出來的作品,至今仍然封為典册之列。

Gabrielle Chanel對中式屏風情有獨鍾。

Gabrielle Chanel當年的家居擺設。

作為Paul Poiret時裝觀點上的老對手,Gabrielle Chanel,儘管其“Boyish Girl”美學概念與Paul Poiret所崇拜的南轅北轍,但兩位巨人也同樣對中華藝術格外鍾情,特別是烏木屏風,更是Chanel著迷一生的生活擺設,據說她多年來就收藏了三十多件中式屏風,算是繼山茶花和蝴蝶結之後,Chanel最廣為人知的一種標記。而時至今日,中式屏風仍不時幻化成種種元素,被品牌打造成不同精品,除閃耀在1996年的秋冬高級訂製服系列外,CHANEL近來推出的高級珠寶系列Coromandel,之所以名曰Coromandel,正是它乃是當年愛侶Boy Capel送給Gabrielle Chanel一幅屏風的名字,珠寶系列內將屏風畫中的山水秀逸之氣注入首飾和鐘錶之中,高貴之中又富有雅趣,要知道「雅趣」從來都是中國藝術文明的精髓,可惜橫顧時下當前時裝界,以中國元素為主題,又富有雅趣的時裝,當真又有多少呢?
 

YSL 1977年"Les Chinoises" 季度。

除了韻味之外,中國的刺繡、陶瓷及木雕藝術,也為不少時裝設計師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提供了可行的製作依據,例如近年時裝史最富創意的兩大巨頭:Alexander McQueen和John Galliano,就先後以出神入化方式呈現出中國神奇一面,前者05年春夏季度與帽子大師Philip Treacy合作,將木雕藝術裝置改裝成頭飾,並裝飾在模特兒及Isabella Blow的頭上,成為一時佳話;至於John Galliano任職Christian Dior創意總監的時期,也多次將中國及日本美學風格合二為一,製作出來的混血兒,其外形輪廓既像日本和服,用色細節上又與中式裙褂有幾分相似,足證東方元素只要運用得宜,其美侖美奐的程度足以令世人目瞪口呆,這才是真正的中國元素。

+2

Mary Katrantzou AW11。

去到新生代一輩設計師,雖然「混水摸魚」者甚多,但能夠將中華美學元素有所理解並發揮者仍是有的,當中最出色者首推Mary
Katrantzou,這位希臘設計師熱愛東方藝術,不時將陶瓷以至敦煌壁畫的圖案注入服裝中去,並設定為3D縱橫交錯的效果示人,搶眼度極高,而更特別是服飾每每以上窄下闊的立體剪裁方式製造,細心觀賞,則會發現每件衣服都仿如真實的陶瓷一樣,活靈活現。此外越南自古以來就與中國緊密相連(古稱「文郎」、「交趾」、「大越」),深受華夏文明影響,越南華裔新興設計師ASAI,就以解構主義的方式,將多塊陶瓷布塊,不規則地重新併接在一起,玩味十足。
 

ASAI。

連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都能夠重視中國元素到一個要舉行年度展覽的地步,反觀某些同胞卻對自己本來就有的美德視而不見。

其實論一個文化以至文明優良與否,用數字去判斷成就從來不能作準,也是持久力不足,上文提及不少與中國文化有關的時裝設計,它們被發掘、被創造出來的時代,那時的中國仍然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人民連三餐溫飽也成問題,更遑論能夠周遊列國大買特買。但縱然那是一個全地球人也不會刻意討好中國人的年代,中國源遠流長的美學品味依然得到世人高度賞識和重視,這是鐵一般的事實。然而,近年這些優良的中華元素卻一再被人忽略,究其觀之,並非出自西方人的妒忌和輕視,而是內地同胞自己本身也對這些文化視而不見,一擲千金地搶購人家法國製的鱷魚皮手袋、瑞士製的名貴腕錶、以至是加拿大鵝羽絨,對自身的美學價值卻不聞不問,要到人家外國名牌以最廉價的方式,製作出所謂的中國致敬系列之時候,就欣然購買如斯產品,更誤以為這就是人家對你的認同,而對此飄飄然,自得意滿‧‧‧‧‧‧這種連自身文化真正優秀之處都看不清的境況,試問又怎能夠將中國風時裝和中國時裝提升到另一個新高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