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基】解構Dior對日本文化的痴迷 認識與機械人談戀愛的鬼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可以說,現在Dior經已是當前世界上最人氣的男裝品牌了,如此巨大的成功,除了是Kim Jones個人設計美學當真妙到毫巔外,品牌策動的聯乘企劃也實在出色,上季SS19與KAWS、Matthew Williams和Yoon Ahn的多元合作已讓人看得心花怒放,到新季度Pre-fall 19,基本上沿用了上季的合作班底(KAWS除外)下,更意想不到地找來空山基(Hajime Sorayama)加入客席設計團隊之中,將金屬的外殼與未來主義理念注入時裝之中,足見空山基在時裝世界的可發揮潛力,絕不比較受香港人追捧的KAWS失色。

(Dior)

空山基。

雖然對於空山基最知名的創作:SEXY ROBOT,港人應該早有認識,但對於老師的生平背景等等來朧去脈,大家卻是一知半解。

空山基出生於1947年的日本愛媛縣,那時候二次大戰才剛結束,作為戰敗國的日本百廢待興,民間的物質生活絕不豐富,卻由於當其時美國採取「日本分治計劃」,暫時佔領日本,從而使到大量的美國產物和相關文化得以流入日本,例如空山基就讀愛媛縣立今治北高等學校之時代,就經已熱衷於繪畫藝術,更不時以從美國著名成人雜誌《Playboy》之中,找尋靈感,並使他對美式文化及情色元素產生莫大興趣。

叫人意外的是,這位日後馳名的偉大藝術家在大學時代之初,並非收讀藝術設計等相關課程,而是受到日本詩人小田實1961年名著《何でも見てやろう》影響,對希臘文化產生神往,因而在1965年考進四國學院大學,主修英國文學及古希臘語,不過這時期的空山基過得並不如意,一來他原意要主修的希臘語,因為相關語言學科教師的離職,而遲遲沒有學習得上;二來他在學時期於校內創作的《Pink Journal》刊物,內容過於色情和非主流,在那個道德界線仍然極之保守的時代裡,空山基這種離經叛道不但無人賞識,更因而惹來了校方和同學們的百般指責。

C3PO。(網上圖片)

1927年德國電影《Metropolis》。(網上圖片)

然而,生性豁達的空山基並沒有因而否定自我,反而更清楚自身目標和社會上的不足,並於1967年轉往東京,考入中央藝術學院修讀藝術。畢業之後,空山基就先後成為受顧或自顧插畫師,但留意這時期的他,尚未觸發以機械元素設計畫作的理念和方向。真正改變他藝術生涯的關鍵年份是1978年,1977年《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電影面式並大獲成功,全球的年青人皆一下子對未來主義、外太空及機械人產生濃厚興,當時只有30歲的空山基當然不例外,加上當時日本啤酒商三得利,希望乘住星戰熱潮,趁機打造機械人宣傳海報,卻又不想向Star Wars美國公司交付巨額版權費,在幾經輾轉下,就委託了空山基,希望設計出一個類似C3PO的機械人公仔,如者是空山基就從《Star Wars》,及更元祖的1927年德國電影《Metropolis》裏的機械人瑪利亞當中獲得靈感,並結合自己從少到大對女性銅體的嚮往及色情文化的幻想,最終創作出SEXY ROBOT。

空山基的SEXY ROBOT皆使用人手噴畫方式創作。(sorayama.jp)

環顧SEXY ROBOT的大成功,除了因為成功抓緊當時的《Star Wars》熱潮外,其實空山基自身的創見同樣重要,首先當時的機械人以至外太空文化流行得再熱熾也好,主流的創作卻都是以雄性作主導,機械人雄壯的身型和輪廓,均明顯來自男性的軀體。然而SEXY ROBOT卻是首批以女性作主調的機械人藝術作品,婀娜多姿的身體、誘惑的動作以至豐盛的乳房,均成功為當時以至後世的流行文化來了一趟重新定義。此外,機械人的金屬物料,向來給予人「硬磞磞」和「冷冰冰」之感,是SEXY ROBOT的出現,才令到世人幻想到原來機械人都可以是人性化,金屬都可以和人類肉體一般嫩滑溫暖,縱然在當前的真實科學發展之中,世人未能夠真正造得到,但在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的藝術世界之中,空山基已成功為人類的思想孕育了美好的夢想與願景。

空山基1999年與SONY共同研發的AIBO機械小狗。(SONY)

SEXY ROBOT的魅力和吸引之處,其實這些年來早受到XLARGE、HUF、KAWS、HBX以及MEDICOM TOY的慧眼識英雄,但仿如今次Dior Men般全面進軍高級時裝界,則還是第一次。能夠達到如斯高度,除有賴空山基的真材實料外,創意總監Kim Jones對街頭文化的情意結同樣關鍵,這位Central Saint Martins舊生在讀書的時代已在街頭單位Gimme Five裏工作,並對2000年代前後的日本潮流文化格外鍾情,這些潮流文化一方面包含裏原宿時裝,也包括日漫卡通的光怪陸離美感,更含有了日本人擅長策動形形式式Collaboration的先見之明在其中。

Dior Men Pre-fall 19。

這種對年青人街頭文化的膜拜,在十數年前Kim Jones的自家品牌Kim Jones裏已然萌芽;與Topman、Umbro、Mulberry等品牌的Crossover項目持續發展;到主理Dunhill的時代雖然有所降溫,但轉戰到Louis Vuitton之時卻又強勢歸回,並發展到十分熟練的地步;直至今次掌舵Dior男裝線,這種優雅地從「高級時裝中表現街頭元素」的技藝更已到達了爐火純青之境,同一個Collection裡面,竟然可以做到一次過與多個品牌進行聯乘合作,而且每個品牌各盡其職,絕不混淆,1017 ALYX 9SM設計師Matthew Williams以金屬扣機關風行當世,就將金屬扣融入Saddle Bag、Cap帽及腰帶之中;AMBUSH Yoon Ahn擅長製作誇張嘻哈式首飾,就招攬她成為Dior Men的首飾部設計師;到空山基的SEXY ROBOT大鳴大放,就果斷地邀請他老人家合作,作為Pre-fall 19服飾的重要主題,並於東京發佈會場中,打造超巨型SEXY ROBOT,作用焦點場景裝飾,無論是從藝術元素還是商業宣傳的角度而言,都精彩得無話可說。

+4
+3
+2

《System》雜誌isue No. 11之中,Kim Jones就曾於訪問之中大談他對高盾橋的崇拜。(System)

而今次的成功之後,世人已經在熱烈討論Kim Jones來季的Dior Men會找來哪些驚天動地的合作名單了,「這麼快就找來KAWS和空山基這些重量級單位合作,未來還可以找甚麼?」,這或許是許多人的疑問,但別擔心,Dior和Kim Jones的號召力多的是,藝術家方面,Futura的Pointman公仔、Mark Gonzales的Angel或耶穌像、以至是奈良美智的憤世小女孩皆有可能,Jeff Koons或村上隆卻又未必(基於與LOUISVUITTON的關係);MEDICOM的BE@RBRICK則可能被打造成下一波的巨型焦點公仔,單想想1,000,000%的BE@RBRICK已叫人興奮莫名;而時裝品牌方面UNDERCOVER則呼聲極高,Kim Jones也一再與強調他是高橋盾的崇拜者了;當然Nike與Dior的合作則是指日可待,皆因包括Kim Jones自己本身,以至是高橋盾、藤原浩、Yoon Ahn和Matthew Williams等與之關係密切的人,也先後加入了一剔牌的陣營。總之未來各大品牌之間的Collaboration,將會更加精彩。

UNDERCOVER可是裏原宿史上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品牌。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