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ine Rose借夜店文化講脫歐問題 英國時裝設計師總愛談政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High fashion也可以十分貼地,緊貼時事。

由Vivienne Westwood、Katherine Hamnett以至Martine Rose等一眾英國設計師選擇投身fashion activism,藉時裝改變社會。日前,Martine Rose於倫敦男裝週發表2020春夏系列,作品重新演繹英國80年代地下文化,諷刺處於風口浪尖上的脫歐議題。

同樣來自英國,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和 Katherine Hamnett同樣熱心政治和環保議題,以設計回應社會。

Martine Rose SS20 後台直擊。(Dazed)

男模特兒穿上寫有「Promising Britain」的粉色T恤,搭配開叉及膝裙,服裝除回應英國脫歐外,同樣打破性別定型。(Vogue)

Martine Rose SS20系列時裝秀,日前於倫敦商業中心的辦公大樓頂樓舉行。單時選址,原來已是設計師「別有用心」。Martine在訪問中指出,她選擇於商業地段展出新作,其實是要回應商業機構在脫歐公投後,逐步撤資英國的現狀。

時裝秀上,模特兒頭上頂着格格不入的假髮,妝容粗野:黑人模特兒戴上的是一頭捲曲金髮,另有部份模特兒貼上突兀的瀏海髮片,化上snogged lips。搭配妝髮,模特兒穿上Martine Rose的春夏系列,從頭到腳盡是衝突的視覺元素:拼接唐裝布料的運動服裝、起皺恤衫、大墊肩外套、oversize上衣以至闊腳褲,種種矛盾不一的設計元素共冶一爐,對倒錯置,諷刺現時英國社會因脫歐而造成,混亂又無以名狀的社會狀況。

全系列最富政治意涵的莫過於一件印有卡通小丑、寫上「Promising Britain」的粉色T恤。設計師在時裝秀後表示,標語和小丑圖案是她對現時英國政府的評價:官員雖說為英國許下各種承諾,實際卻是一群政治小丑。

要諷刺英國時政,Martine一貫其個人風格,挪用了不少英國80、90年代的地下文化符號。整個系列不難發現設計師Rave、New Romantics等夜店文化的影響,各種造型浮誇艷麗,廣獵不同美學風格,形成特異的穿搭打扮。一如Rave文化的信條——PLUR (Peace, Love, Unity, and Respect),這位英國設計師的最新作品,以「共存」為主旨,再次借鑒倫敦南部的夜店光景,透過時裝設計,回應社會亂局,畫出自由平等的理想藍圖:在她心中,不論眾人背景如何迴異,只要踏進舞池,大眾即走進沒有歧視的國度。

整個系列以政事為題固然沉重,但Martine的態度卻仍樂觀依舊。正如別在模特兒身上的徽章所寫「Magic Things Ahead」,她始終相信,政局再變,人民始終共同進退,而亂局過後,奇蹟卻仍總在眼前。

徽章寫上「Magic Things Ahead」,寄語時政再亂,總有奇跡。(Hypebeast)

時裝不離政治,似乎不難見於英國時裝圈內。除了Martine Rose,著名如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Katherine Hamnett,均嘗試把時事議題融入作品。前者深受Punk文化影響,把搖滾叛逆精神,延伸融入至時裝設計:早於2005年,Westwood發表了一款印上「I am not a terrorist, please don’t arrest me」的T恤,旗幟鮮明地反對英國反恐法案。近年,「Buy less, choose well and make it last」成為了Westwood的口號,在今年二月的秋冬倫敦時裝週上,西太后再次把環保議題搬上天橋,讓模特兒在走秀期間就氣候變化等議題進行演講。

另一邊廂,以slogan tee起家的Katherine Hamnett,同樣以設計回應社會。去年她將其簽名式slogan tee,換上「Cancel Brexit」、「Fashion Hates Brexit」等字眼,表明個人對英國脫歐的反對立場。日前,Katherine Hamnett亦出席了哥本哈根時裝業年度會議,席上與時裝編輯Tim Blanks進行對談,表明支持綠色時尚。

設計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時裝設計師取材自日常生活中的社會議題,保持批判態度,方能與大眾連結,更現設計在社會中的價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