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罷工】百年前時裝界大罷工  女工倡議令勞工運動遍地開花

撰文:趙紀瑩
出版:更新:

8月5日,全港七區罷工集會,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觀乎世界各地社運,均有透過罷工方式,作「和理非」抗爭。
其實早於110年前,時裝界亦有過一次大規模罷工行動。1909年11月,女性工運領袖Clara Lemlich帶領一眾受剝削的製衣女工,發起為期三個月的罷工行動,雖然當時只是「階段性勝利」,但運動已成為製衣業工運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外國工運要以數十年計爭取,香港抗爭如是,共勉之。

香港8月5日發起全民大罷工,全港七包括沙田、荃灣、屯門、大埔、黃大仙、旺角及金鐘同時集會,旨在癱瘓各界,迫令政府回應訴求。罷工作為最「和理非」的抗爭手段,卻往往能迅速獲得政府、商界以至大眾的關注,迫使政府或商界修改政策。罷工集會在香港進行得如火如荼之時,紐約製衣業於110年前,其實亦曾有過一次影響至今的罷工行動——「Uprising of 20,000」。這場運動除了為女工爭取權益,對抗資本家剝削外,亦是當代工人權益運動中的里程碑。

參與「Uprising of 20,000」罷工的女工帶上印有「Picket Ladies Tailors Strikers」字樣的肩帶,以示表態。(Wikipedia)

20世紀初,美國製衣業僱用女工為主,然而當年女性在職場上往往遭嚴重剝削。除了日薪低至3元美金、每週工時長達70小時外,女工更要在缺乏尊嚴和安全保障的「血汗工廠」下工作,相比時裝業年賺五千萬美金的盈利,女工當時的待遇實在難以接受。

19世紀至20世紀初,製衣女工在「血汗工廠」的工作實況。(wikipedia)

面對種種剝削,生於猶太家庭的Clara Lemlich開始組織其他移民女工,醞釀罷工。不少女工來自歐洲各國,本來就有參與工會、工運的經驗,眾人在Clara帶領下,聲勢開始壯大。

「Uprising of 20,000」罷工發起人Clara Lemlich。(Cornell Kheel Center)

面對罷工危機,資方當然有「作出回應」。不過,一如香港官員的「錄音機」發言,資方男性代表於1909年11月22日,面見25個工會,各人發言長達4小時,卻僅闡述罷工後果,毫無回應訴求之意。而Clara在忍受數小時的冗長發言後,終於按捺不住,走到台上,宣布即時罷工。當時她更即場發下毒誓,指若有背叛罷工仝人,其對天立誓的手將潰爛壞死。

我已聽厭那些空洞的發言,決定走到罷工這一步。
Clara Lemlich

Clara號令罷工不過兩日,即有逾15,000名女工走上街頭,期後更獲多人響應,受影響工廠高達500家。不過,「freedom is not free」,罷工期間,Clara被警方拘捕17次,甚至被打斷肋骨,如此警暴和選擇性執法,相信港人應該不感陌生。

點擊看昔日罷工情況:

罷工歷時約三個月,最終資方讓步,承諾改進工人待遇,調升薪酬,縮短工時,讓女工得到平等待遇。不過,是次罷工成果不過是「階段性勝利」,工人工作環境依然惡劣,欠缺安全設備。一年後,率先發起罷工浪潮的「紐約三角內衣工廠」發生火災,導致123名女工及23名男工不幸喪生,期後各工會陸續提出改善工廠安全標準等訴求,至今仍不斷為勞工爭取權益。

「紐約三角內衣工廠」起火現場。(Wikipedia)

雖然工人權益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如今保障相對完善,但在孟加拉、印度等第三世界國家,工人剝削等問題百年後依然可見。這樣看似「雞蛋與高牆」間的鬥爭不斷上演,固然教人氣餒,但社會運動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百多年前的紐約工運如是,近年香港的社運如是,共勉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