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a-z】B for Bar Jacket:Dior本尊的靈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7春夏couture騷場,品牌第一位女性設計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被指將Dior變成Vior,滿是前東主Valentino式浪漫,其實更留意整場騷第一套服裝,Maria Grazia Chiuri將Bar Jacket變成小紅帽式連帽外套,進行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改革。

Bar suit 70年來變化無窮,在戰後的歐美,滿足了女性的物慾之心。(網上圖片)

連帽的Bar Jacket還是第一遭看見,過去品牌多任男總監都沒有這樣設計過Bar Jacket。70年前今月的12日花冠(Corolle)系列推出,Bar Jacket細腰豐臀剪裁,加上配套的豐盈傘裙,被垢病令女裝後退。當年Harper's Bazaar主編Carmel Snow稱花冠系列為New Look,所謂新風貌其實將理想女性形象帶回19世紀末的美好時代(Belle Époque)。Coco Chanel最討厭這設計破壞了她釋放女性腰線的「運動」,而Dior同年受邀至美國時,芝加哥婦女更在他下榻的飯店外示威。

John Galliano與Raf Simons對Bar Jacket的理解都不一樣。(網上圖片)

總覺得Bar Jacket比起與其搭配的褶裙更是Christian Dior本尊的靈魂。Bar Suit走紅是歷史產物,裙身重五磅,用料極多,滿足戰後無窮膨脹的物慾;但環境與歷史其實又反過來改變了Bar Jacket的意涵,這五顆鈕扣做出漏斗身型的設計,並非只是變相的束腹。多年來各任總監都曾在Bar Jacket裡變戲法,Raf Simons將Bar Suit由裙裝變褲裝、又將Bar Jacket變背心,John Galliano的荷葉領與皺褶更見嫵媚……

It's quite a revolution, dear Christian! Your dresses have such a new look!
Carmel Snow

Marlene Dietrich當年極迷Dior。(網上圖片)

Dior直屬弟子Yves Saint Laurent對Bar Jacket的承繼與顛覆最有意思,眾人念念不忘他在1966年推出吸煙裝(Le Smoking),只道那是從男性晚宴後在吸煙室聚談時穿的tuxedo而來,但聖羅蘭是否真的沒有從Bar Jacket裡取經?

Dior當年為套裝取名Bar Suit,就是為女性到大酒店的酒吧喝雞尾酒而設計,與吸煙裝同樣較為輕鬆。而1951年,Dior為Marlene Dietrich主演的No Highway in the Sky設計多款戲服,Dietrich穿Bar Jacket一樣穿出了強桿與嫵媚混合的中性氣質。Dietrich正就是YSL設計吸煙裝時的靈感女神,更別忘了Dior本尊早在1938年就將男裝的千鳥格紋用在女裝上。

1966年的吸煙裝,與Bar Suit一樣,至今仍在變奏。

連帽的bar suit只是開始,不知道接下去,這個Dior首任女總監還會有些甚麼玩法?(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