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o Vol.4】記憶香氣

撰文:方太初
出版:更新:

插畫:

插畫:金環

 

磊:

你談到再也尋不回2008年失去的氣味。大概世人分兩種,一種面對失去終生遺憾,一種因為害怕失去,甚麼都要自己掌握。

周日到西貢橫街八號,做香氛蠟燭,導師讓我們在六種香味裡選擇,調出自己喜歡的氣味,包括top note的lavender、pine松樹,middle note的black pepper、ylang ylang,base note的cedarwood雪松、Patchouli廣藿香,不知是否性格更為剛強,總為black pepper而吸引,結果top note的兩種都沒選,其他四種全選了,把它們按滴數與底油混和了,再加入融成液體的蠟裡,待其冷卻,香氛蠟燭做好了。配方記在心裡,下次不怕調不回那氣味。

但真的是這樣嗎?香氛是從植物中提煉而來,氣候、地方、時間不一樣了,香味還能完全一樣嗎?更何況人不是機械,氣味關乎記憶、情緒、此情此境……要複製一種氣味或許不難,要複製與此香味相關的感覺就很難了。那時跟誰吵架,和好後對方總靜靜,經不起追問,才緩緩吐出他不是機器,不可能吵完架和好馬上就沒事兒。

這夜寫著回你的信,點著周日做起的蠟蠋,black pepper的氣味強烈地蓋過了其他數種,或許就如性格剛烈的人總難與他人共處。

那人後來離開了,沒法再回到當時,才明白為甚麼有些人長年搽同一隻香水,或許除了喜歡那香味外,也讓其他人可藉此香味想起自己。磊,你的2008年失去了甚麼嗎?所以你希望藉那香味尋回那失落的甚麼?

磊,想跟妳說的是,人類有很久的焚香歷史,原本多關祭拜與靜心,但若果那香味與某段無可尋回的記憶有關,大抵此心難安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