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 Watson與女權主義者應有的穿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Emma Watson擔任了美國雜誌Vanity Fair三月號的封面女郎,為其拍攝一系列時尚照片,而封面故事題為:「Emma Watson, Rebel Belle」。雜誌甫出版,「反叛的貝兒」便被批評為「偽善者」。何解?事緣正是這幀照片。

Emma Watson的一抹酥胸可以引起這麼大的爭議。(Vanity Fair)

Emma Watson上身僅披着Burberry白色小披肩,頸戴choker,露出大部份上身,被批評者抨擊她「太性感」,有違她行之支持的女性主義。英國太陽報將此照片取名為「Beauty & the Breasts」,專欄作家Julia Hartley-Brewer即在Twitter上轉貼諷刺Emma以胸部吸引眼球,認為她違背女性主義,是個「偽善者(Hypocrite)」,言行不一。

Twitter旋即成為她與網友的鍵盤戰場,大部份網友均支持Emma Watson,認為她並沒有違反自己所宣揚的女性主義,反而是該專欄作家沒有真正了解女性主義及兩性平權。這裡,我們先不參與鍵盤上的紛爭,不如先把焦點稍轉,一起想想衣裝何以成為女性爭取自由、平等的一個「戰場」?

着得少VS着得多

此次風波中,Emma Watson因為「過於性感」而受到批評。但她何以就違背了女性主義呢?是因為批評者認為她走到被男性凝視的空間裡頭嗎?是覺得她半露酥胸是為了取悅男性嗎?在現實生活中總會遇上一個似是還非的論調,就是如果看到一名女生穿得較為「少布」,就認為她是在引誘別人。甚至乎當有針對女性的侵犯案發生,總有人認為「着得咁少就預咗啦!」可是,為何穿衣服不可以是一種自我滿足?

 

出席Beauty and the Beast首映禮的衣裝(Getty Image)

如果你說穿得「過於性感」是女生的錯,是違反女權主義,那如果女生把自己裹得密實呢?如果Emma Watson從頭包到落頸,Julia Hartley-Brewer還會認為Emma Watson有違反女性主義嗎?就以伊斯蘭女生穿着為例,全身上下(除了眼睛)無一不被衣料包裹,有人認為她們絕對是受父權社會壓抑,身體受到衣服的束縛。但信奉伊斯蘭教,身穿這些服裝的伊斯蘭女生真的這樣認為嗎?

認為女性穿得少不對、認為女性穿得多不對:有這類想法的人,才是女性的束縛者。難道女性只可以穿你認為「對」的衣飾嗎?

伊斯蘭婦女的Burqa(網上圖片)

女性主義從不代表我們需要視女性為弱方,而需要處處受保護,處處受優待,這只會加深無意識的父權鞏固。相反,我們不應該加深男女之間的差別對待,男性與女性在享有權利與實行義務上不需劃分楚河漢界。所謂女性主義,是女性應該有自主的選擇。女性可以選擇自己想穿的衣服、表達自我的衣服、使自己有自信的衣服,而不是為了滿足/避免他人的慾望而穿/不穿某類衣服。不為那些惡意的評語而左右自己的選擇,這才是對女性的解放。

若你仔細觀看Vanity Fair的照片及訪問內容,你會發現除了受爭議的那幀照片外,其他的照片裡她穿着的服裝都幾近「包到上頸」(除了封面照),這是否又符合批評者如《太陽報》、Julia Hartley-Brewer對她的想像?其實Emma Watson從來都是清楚自己選擇的女生。

Emma Watson穿著Stella McCartney的服裝,站在那個小城堡中。不正正像現在女性面對的困境嗎?(Vanity Fair)

在雜誌訪問末段,在《美女與野獸》中飾演貝兒父親的演員Kevin Kline,就曾這樣描述Emma Watson: 「When someone has a feminist point of view, we tend to think she’s no fun at all,” he says.」

「But a feminist can be feminine, delicate, vulnerable, sweet—and still demand to be taken seriously. Emma fits the bill perfectly.」

Emma Watson雖宣揚女性主義,但不代表她只可以有一種形象。她在告訴我們,女性也可以選擇不同的形象與出路。至於「偽善者」一詞,倒不如看看那名專欄作家為何在從沒關心過女性權益下,忽然跳出來批評Emma Watson,才決定誰才是「偽善者」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