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聲前︰放棄難過堅持,所以東山再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很多人都認為時裝設計師就是離經叛道,如果世界真有所謂的經與所謂的道,有關「指控」固然成立;但若果這經與這道皆屬虛妄,時裝設計師為什麼要承受這等「罪名」?盧聲前的父母是退休老師,小時候在他們的教導下只懂循規蹈矩,記得中學有次搜書包,剛巧在櫃桶「私藏」麵包的盧聲前什麼都沒做,卻早被嚇得半死。「課室不准飲食,我連包都未食,一句『做咩有麵包喺度』已經令我好guilty。」直至他接觸設計,一手一腳從無到有將東西創造出來,是設計令他找回存在的感覺。人如其名,他不要再做應聲蟲,他要憑自己的聲音走在人前。

時裝設計師盧聲前。(攝影︰龔慧)

設計是跌倒、是錯,有很多變數,設計應該是一個讓你跌倒再起身的過程。

跟盧聲前見面前後三次,前兩次因為公事,第三次也因為公事,奇怪的是,第二次見面的時候,已經覺得他就像老朋友一般親切。如果要問原因,也許因為他夠率直。「我相信地球有怪獸或恐龍,未見過不代表不存在,如果連懷疑的精神也沒有,點做設計?但老師就是說沒有,他都『戇嘟』,後來還給了我很低分,讀設計都要計分數嗎?設計是跌倒、是錯,有很多變數,設計應該是一個讓你跌倒再起身的過程。」今天的盧聲前,還懂得在說話中加插適量的「助語詞」。

創立品牌Plotz之後,盧聲前成為騷場常客。(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藉着時裝設計,盧聲前為自己發聲、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做設計不是為了滿足所有人,100隻豬喜歡你的衫你會開心嗎?為了滿足他們而失去自己,又是否做得對?

Fashion已經不有趣

不相信分數、不相信經驗,2005年從理大設計學院時裝學系畢業之後,證書都沒拿,盧聲前已先後獲兩大本地連鎖品牌聘請,其後更成為Sin Sin(冼倩文)的「哎呀學徒」,在Sin Sin Atelier工作兩年,看舖、配襯物料、上廠跟辦什麼都做,學會實際技能之餘,Sin Sin的free spirit更加餵養了盧聲前對設計的堅持。「John Galliano一開始要瞓地板,Jeremy Scott幫Moschino構思的fast food crossover fast fashion系列,大家一開始也不看好,最後還不是一樣爆出?做設計不是為了滿足所有人,100隻豬喜歡你的衫你會開心嗎?為了滿足他們而失去自己,又是否做得對?」

 

離開Sin Sin之後,盧聲前在2008年創立個人品牌Plotz,意指小陰謀。回想小時候被人牽着鼻子走,到今天略有能力與潮流拉鋸,此陰謀雖小,意義卻非常重大。「我始終在尋找自己的位置,不會因為前面是潮流而避開,但亦不會跟住潮流走、做潮流要求的東西;不可能完全脫離潮流,因為有潮流,我才picture到自己要的是什麼。」High fashion不切實際、街牌百花齊放,LV與Supreme近日的合作,似乎為時尚界發展提供另一出路。「Fashion已經不夠時尚、不夠有趣了,以前大家會排隊買I.T,現在即使減價也不見人龍。」那時尚到底還剩什麼?或者是旅行,或者是攝影,或者是黑色雞蛋仔吧。

去年參與香港文化博物館的「衣+包剪揼」展覽,將廣彩(廣州織金彩瓷)結合時裝設計,再現傳統工藝的價值。下個月,盧聲前更會帶同廣彩作品參與在米蘭和芝加哥舉行的設計展。(攝影︰Connie@Ki-photography)

以廣彩製成的「魚彝」腰封,造工精細。(攝影︰龔慧)

設計師都是「啤」出來的嗎?

大家都說「創業難,守業更難」,在行內打滾十多年,對於創業與守業,盧聲前如人飲水,頭三年是艱苦的,艱苦在自己的感性未必等於別人的感性,直至近年調整做法,嘗試以理性帶動感性,卻又開始為守業而煩惱了。在香港市場愈縮愈窄的當下,他感激還有一班死忠中東客,都六、七年沒再參與商貿時裝騷了,他們依然訂單不斷,看準比日本和韓國時裝更為合理的價錢,也着迷於香港設計師的意念和手工。

 

「香港設計師其實很會推銷自己,但潮流太多,很多人都不相信一些別人不相信的東西。例如某品牌的圓形眼鏡,十幾年前戴的話大家都說標奇立異,但可能Lady Gaga戴完之後,人人都搶住戴,產品本身的價值不變,變的只是潮流與大眾觀感而已。當某樣東西成了潮流之後才有信心去做,這才是我們正在面對的問題。」在潮流之前能否堅持初衷或想得更為長遠,這是一回事,盧聲前亦同時在思考本地製衣工藝與時裝設計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如果大家不會分辨布紋、也不理解紙樣,光是有fashion sense也不能將設計做好。

 

不知是否兒時受父母影響太深、身同感受,還是教育制度的千瘡百孔過於顯而易見,跟盧聲前談設計師所面臨的困境,很容易就說到教育問題裡去。品牌創立八年,應徵助手或實習生的畢業生無數,但盧聲前見到的彷彿是千人一面,每位應徵者都參加過什麼什麼比賽,便是帶來面試的作品集,亦猶如倒模出來一樣,他不禁問︰「為什麼要『啤』一樣的設計師出來?」香港人夠長命、資訊發達、工時又高,為什麼連一位大家說得出名字的設計師都沒有?「學校要保證高就業率,為了讓他們就業而教他們如何就業,但設計真是這樣的嗎?」

盧聲前與車衣女工合作無間,他感慨說,傳統手藝真是買少見少。(攝影︰龔慧)

利用「剪」、「貼」手法將長褲和短褲結合起來。(攝影︰Kaon@Rworkshop)

Plotz SS17 Cut & Paste系列。(攝影︰Kaon@Rworkshop)

死過翻生要撥亂反正

自小循規蹈矩、做事一板一眼,很難想像風格大膽、誇張創新的Plotz會是盧聲前的個人品牌。盧聲前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特設工作室兼品牌showroom之餘,更聘請了兩位車衣女工,一方面貫徹Plotz對材質、手感、細節和工藝的追求,一方面藉此回應fast fashion的挑戰。像最新的SS17「Cut & Paste」系列,他便從日常生活入手,藉着袖子或褲管上「剪」與「貼」的痕跡和步驟,再現我們忙着拼貼經驗、記憶和歷史的生活節奏與習慣。

 

Fast fashion近年勢如破竹席捲全球,再問盧聲前,堅持了這麼多年、難道沒有想過放棄?原來,放棄難過堅持。「之前患了突如其來的怪病,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感覺快要放棄。但走了這麼長一段路,要放下一切比放棄更加艱難,我始終放不低。」健康慢慢恢復過來,盧聲前笑說自己現在是「東山再起」,品牌近一、兩年發展平平,需要重回軌道之外,他還積極面對以往處理不善的人際關係,「因為你有問題,要學、要去糾正才可以繼續向前行,不可以因為失敗了就轉做其他事情,我堅持,是因為我要趁此機會改變。」

 

今時今日的盧聲前依然有火,但這把火不再燒傷別人,你可以不喜歡他、甚至不喜歡他做的設計,但從無到有、由零到一,這「一」卻是始終如一的他,而這個他亦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他不再不明所以跟着大隊排隊上禮堂,也不再因為被搜出一個未吃的麵包而感到害怕。是非黑白了然於心,與其說設計師離經叛道,不如說世界有太多荒謬與歪理需要被撥亂反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