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耳環的藝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荷蘭畫家維梅爾(Jan Vermeer, 1632-1675)的作品《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少女對擦身而過的某人回眸,微微的乍驚乍喜,是有情的回盼。叫世人難忘的,是少女清澈的目光,更是她的頭巾下乍現的珍珠耳環,剛好跟那目光互相輝映。畫裡的耳環之所以如此奪目,該歸功於少女一臉素清,連眉毛,也是淡淡得幾乎看不見。

但並非每顆珍珠,都能公平地得到同樣的命運眷顧著。 昨日三位特首候選人同台辯論,林鄭月娥站在曾俊華與胡國興之間,她對答時,除了那一戚一戚的眉毛外,最令我留意到的是她的鑲珠耳環,珍珠下花型托底,款式本不算誇張,但因為她本身戴著偏向起角的眼鏡,與珍珠本身的圓滑並不能得到正面的化學作用,帶點累贅,一如一起看論壇的某位同事所言︰「try too hard」。

電影One Day裡眼鏡加耳環的傻氣設定。(網上圖片)

其實林鄭外套與絲巾也是米色為主,頗為清新,帶誇張小小的耳環也正合適,卻忽略了臉上已有眼鏡,一種不幸的碰個正著。又從另一方面而言,林鄭想走親民路線,穿米色,但這本就不是她的路線。而眼鏡加耳環,叫人想起電影One day裡Anne Hathaway大學時期未變漂亮,穿衣風格正是眼鏡加耳環。Hathaway的角色設定是薯薯地、傻傻地的女孩,林鄭大概不是想走這種風格吧。

有關戴耳環的藝術,數年前在朋友的午餐飯局上,遇上李歐梵伉儷,李教授太太李玉瑩,穿藍綠碎花中式上衣,蓄短髮,戴一對藍寶石吊墜型的耳環,一見難忘,短髮整齊柔順,在臉部自然墜落成一弧度,在髮下輕搖的就是那藍耳環,李教授太太是有一定年紀了,但配搭得恰到好處,原本帶點隆重的耳環,因髮尾遮蔽,走動時藍寶石若隱若現,優雅之餘又有一兩分輕盈。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之所以傳世與一臉素清十分有關。

耳環加眼鏡,要小心配搭。(照片由大會提供)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