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周日,讀亦舒《特首小姐你早》所得頓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首小姐你早》說的是最後一屆小圈子選舉過渡到一人一票的故事。如此周日,頗有魔幻之感。小說的結尾對比眼前777票的直播畫面,叫人心酸:備受民意歡迎的特首小姐在一人一票的選舉中,並非全面性壓倒,只贏了對手一萬多票,亦舒這樣寫:「但是民主選舉中,一票贏也就是贏了。」一萬多票,亦舒用了「只贏了」這詞,而我們大概沒有這樣的時刻,只有一張張寫了屌字的選票。

「投票率高達九成六,比上屆九成四多了兩個百分點。」直播傳來女記者的聲音。心裡悲愴,這說着的是1194人投票的故事。瞄一眼直播後,意興闌珊,繼續把視線回到手中的書上。

如此無票可投的早上,讀的是《特首小姐你早》。當中描述二十六歲女子王庭芳上任特首時,穿一身素凈明亮顏色,確與今日林鄭的米色套裝配珍珠鏈十分相近。

但故事的發展應完全不同。

《特首小姐你早》說的是最後一屆小圈子選舉過渡到一人一票的故事。如此周日,頗有魔幻之感。

香港第一屆女特首會做出怎樣的成績?(李澤彤攝)

小說是這樣開始的,融島六屆首長之後,可一人一票自由選舉政府首長。第五屆特首榮休後,路途兇險,無人願繼任首長一職。政府首級顧問鄧伯誠遠赴蘇格蘭請王灼榮出山。

當中兩個後中年談到「融島起初叫熔島,因為人人知道它是一個大熔爐,包含多種族文化,有容乃大,在這個大城市內有才之士都可以發揮才能,得到社會賞識,後人覺得熔字火漆太大,太過霸道,一致通過,叫做融島。」這處地方「擁有五千年來華文從來未曾有過的自由,獨步天下,所有放肆不羈的相反意見都可獲發表。」

但實隨名後,改名為融,當愈來愈步向融和、融入,失卻其百多年來獨特屬貌。亦舒如此點明這當然指向香港,不再浮城,變了融島,我們只談分裂、只談融和,忘了談實事。

書才讀一半,選舉結果出爐,林鄭毫無意外成候選特首,女主播說她當選後致力的三座大山為領展、港鐵車資與強積金對衝。還有呢?漸漸聽不清晰了。

我們談分裂、談融和,卻忘了談實事。

地鐵車資是三座大山之一,香港有沒更緊要的事?

直播畫面上,林鄭月娥勝選後會見記者,她說香港今天存在頗嚴重的撕裂,首要工作是解決撕裂,打開鬱結,團結一家。

眼睛回到書上,我確是當魔幻現實類別來讀了,最後眾叔父起用一個二十六歲,在聯合國工作的妙齡女子王庭芳為特首。她一上任就打算全回復英語教學,又為了解決收支平衡問題,裁減公務員十五至三十百分點薪酬、關閉政府兩大宣傳機關共四千多名員工。伯父諫言,非公務員出身如此險行會被指分化社會、破壞社會和諧。

而小說裡的特首小姐王庭芳在眾人不贊成她各種大刀闊斧的政策時,回應說,「在南美洲巴西,有一名心臟科醫生,大膽把垂危病人壞死心肌割去,結果也救活病人,北美醫生開始震驚地認為野蠻殘酷,最後卻派員去探討其可能性。」

如此讀着,果然魔幻,有擔待又夠果斷,不談分裂與融和,只談實事的特首小姐,大概也只有書裡才出現。

一人一票前景未至,還可選擇一人一句粗口。

如此周日,想不明白一座島在發生什麼事。

人生常在到達關卡、想不明白之處就讀亦舒。因為她總在你以為一切美好之時,來一記回馬槍,把假象撕破,醜陋真相血淋淋坦白相見。讀着這小說,漸發覺一切都在一場棋盤之內,拉扯在眾多人的利益之間。

小說內兩大叔父鄧伯誠、王灼榮特意起用一個名不經轉的年青女子,讓她因缺少經驗而勇氣十足,挑戰既有陋習,然後待她任滿後,第六屆選舉有一人一票的權利時再推一個更好的候選人出來。

鄧是誰、王是誰、各種叔父是誰、黑暗大手又是誰?不過也不要緊了,他們的策略衝着終有一日一人一票選一匹上馬出來,但一人一票,與一匹上馬,似乎都有點魔幻。

小說始終是小說,容得下美好願景。女子也不願為人扯線,真心上馬籌備競選一人一票的第六屆首長,並把叔父們送走,她真實的想法是當融島全民投票,民眾意願不被忽視,這種成功的制度可推往各大城市。

融島亦好,香港亦好,若其是放肆不羈,獨步天下,在其不止獨善其身,其命運影響着其他地方的命運,也就只有這個小島擔得起這樣的命運與責任。

小說的結尾對比眼前777票的直播畫面,也叫人頗為心酸:備受民意歡迎的特首小姐在一人一票的選舉中,並非全面性壓倒,只贏了對手一萬多票,亦舒這樣寫:「但是民主選舉中,一票贏也就是贏了。」

一萬多票,亦舒用了「只贏了」這詞,而我們大概沒有這樣的時刻,只有一張張寫了屌字的選票。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