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 Film:屬於Cyberpunk的2017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NikeLab為4月28日新品發佈製作了一個名為「先」Future of Air的網頁(futureofair.com),請來TYMOTE井口皓太負責設計,那堆一知半解的日文漢字鋪滿白雪花,拉動下結成一層又一層數碼亂象。暫且放下手機,越過旺角砵蘭街走至彌敦道交界,龍頭鳳尾煙雨濛濛,霓虹燈招牌縱橫相貫,虛實真假難分。AirPods響起川井憲次《攻殼機動隊》動畫版經典配樂(Ghost City),我們確實已身處於Cyberpunk的世界。

NikeLab新品預告網頁,名為「先」Future of Air。

撰文:VL

美國公司Hanson Robotics去年在電視節目上,向他們首個女性人工智能機械人Sophia問道:「你想令人類滅亡麼?」想不到Sophia隨口回答:「OK,我會殲滅人類。」儘管這只是廠方跟大家開的玩笑,但卻印在我腦海中念念不忘。電影《攻殼機動隊》口碑好壞參半,但設計最奪目的日式和服機械人,正正不就是換了妝容的Sophia嗎?

2017無疑是屬於Cyberpunk,不只是電影(Blade Runner 2049也在十月上映),時裝界也在這High-Tech和Low-Tech之間劃下多條引爆線,剛推出Y-3 S/S 2017及Y-3 Sport的首個系列,山本耀司便擺明車馬向此投放了無窮想像,前者官方宣傳片更是處處充滿著《攻殼》的影子。

山本耀司Y-3 Sport首個系列(Y-3)

Y-3 S/S 2017 官方宣傳片,處處也充滿著《攻殼》的影子。

那邊廂2017巴黎時裝周,Intel和Hussein Chalayan亦開宗名義地合作舉行了一場Ghost in the Shell 服飾概念展覽。打頭陣是由荷里活服裝設計師Chromat所設計的Adrenaline Dress,裙子能透過感應器探測到穿者的呼吸和腎上腺素水平。接著還有光管會隨身體移動而改變形狀的MicroLED晚禮服、Emel + Aris體溫自動調節長褸,以及擁有GPS定位救求功能的WiseWear智能手鐲等作品,無不顯示出他們對未來的嚮往。

這概念展的另一寓意是靈魂能夠在科技中得到釋放。

但要指向領羊人,那定必是早於1994年,已帶來一系列高機能軍事服飾的ACRONYM設計師Errolson Hugh。「靈活」、「防護」與「低調」是Errolson Hugh三大元素,簽名式JacketSling索帶系統,一拉,一索,一扣,脫下外衣時仍能夠輕易將之繫緊身上;加上大量獨立口袋、隱蔽拉鍊、耳機磁貼,在收納和伸展中盡顯其立體剪裁功架。融入如Stotz EtaProof、Gore-Tex和Windstopper等透氣防水防風物料,幻想自己如暗黑忍者般在游擊戰中求生,輕鬆穿梭石屎叢林。當然,日常則可應用在War Game、攀山、釣魚及打獵等戶外運動上。有說Errolson也是「隱俠」,除自拍示範產品功能外,幾乎不做任何市場推廣,但與Nike合作推出ACG支線及Air Presto Mid聯名鞋履型號後,便迅即為群眾認識,價格亦比ACRONYM親民得多。

看過上年尾Errolson Hugh的親身示範,自會明白ACRONYM的功能性設計。

電影《攻殼機動隊》中的日式和服機械人均由Weta Workshop實物所製,並不是CG效果。

1984:Neuromancer

誰是炸藥製造者呢?那就要追溯至1984年,William Gibson受到Blade Runner啟發編寫出小說Neuromancer,想不到從此成為Cyberpunk定義式名著。Matrix一詞便曾在書中出現,人類跟電腦融合,將意識數碼化存儲至USB,而身體則變成容器,用完即棄。(除了The Matrix系列,如大家還看過Johnny Mnemonic及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便知道奇洛李維斯是其狂熱粉絲)。剛於二月舉行的WSG世界政府高峰會裡,Tesla CEO Elon Musk再次「舊事」重提,揚言若要避免被AI淘汰,方法是與機械合體成「改造人」(Cyborg),直與《攻殼》呼應起來。


說到現實人工智能和機械人設計發展,Google確是鬥智兼鬥力。除Google AlphaGo在與韓國李世乭圍棋比賽中取得壓倒性勝利外(接著5月23日又將大戰中國棋王柯潔),早在2013年已悄悄收購了八間開發公司。其中Boston Dynamics更與美國國防部合作,秘密研製出多種以動物來命名的機械人:Cheetah、BigDog及WildCat,負責穿過不同粗糙地形運送軍隊裝備,載重154公斤時速達5.3公里。

William Gibson的科幻小說Neuromancer可說是為Cyberpunk定下了標準意義。

Cyber中的Punk


然而Cyberpunk並不純粹是科技先決,我會說它更像一場叛逆運動,血管內還植入宗教問號:「我們從何處來?往何處去?」不論是EVA凌波麗或「少佐」草薙素子都遇著同樣疑惑,與古老東方佛道兩家思想不謀而合。面對「Cyber」網絡新世界愈趨黑暗,貧富懸殊失控,企業、政府坐擁更大權力,箇中精髓是在於它的「Punk」。蟻民反抗制度,但不再像社會主義般追求烏托邦,無力感只能叫他們自我唾棄和流放,置諸死地而後生,一爆而後快,此刻又令我聯想到大友克洋的《阿基拉》。結果被法律標籤成新恐佈份子,邊緣化至社會地底深層。

NikeLab為4月28日新品發佈製作了一個名為「先」Future of Air的網頁(futureofair.com),請來TYMOTE井口皓太負責設計,那堆一知半解的日文漢字鋪滿白雪花,拉動下結成一層又一層數碼亂象。暫且放下手機,越過旺角砵蘭街走至彌敦道交界,龍頭鳳尾煙雨濛濛,霓虹燈招牌縱橫相貫,虛實真假難分。AirPods響起川井憲次《攻殼機動隊》動畫版經典配樂(Ghost City)……

我們確實已身處於Cyberpunk的世界。
 

面對「Cyber」網絡新世界愈趨黑暗,箇中精髓是在於它的「Punk」。(網上圖片)

川井憲次為《攻殼機動隊》動畫版配上經典主題配樂Ghost City。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