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g Project】盧覓雪:要變得跟他們更不一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The BIG Project►

Dream as big as you can,但身型就最好as slim as you can?
何時我們對大碼禁忌,何時我們將身型放到最大,卻看不到身型以外的事情? The Big Project,從身型出發,找來不同的plus-size人士一起談「大」事, 最後到達的卻是每人不同的對身型的私密體會,以及他們那些獨特的故事。

網上專題:主頁短片

我告訴自己,要變得跟他們更不一樣,想着裙就着裙、想着褲就着褲。
盧覓雪(Michelle Loo),資深傳媒人

a — object a
盧 — 盧覓雪

a:你對身型或尺寸有什麼看法?
盧:大碼或小碼只是一個量度尺寸的標準,對我來說沒什麼意思,我不認為那是一個人穿衣的限制或禁忌。肥人很容易被標籤為懶惰、失敗、不上進、自暴自棄、放棄……我從小就是肥妹,但我不是這樣的人,我上進、我貪靚,為什麼肥人不可以穿貼身衣服?我一定要跟從你的標準?

a:有因為身型而受到困擾嗎?​
盧:
有次穿了露肩衣服,衣服不時滑落,我要經常低頭望向胸口、再將衣服抽上來,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想是因為衣服不夠合身。那次嘗到了恐懼的滋味,我不是怕「麻甩佬」盯着我的胸口來看,我是怕走光,我相信任何一位女性都不想走光,這是合情合理的。我認為所謂的「恐懼」或「困擾」,要分辨是別人加給你的?還是自己產生的呢?

a:怎樣面對別人的目光/說話?
​盧:
當年很多記者都喜歡穿着T恤、牛仔褲,揹着大袋、拿着相機到電視台採訪,我不喜歡着牛仔褲、愛穿裙子,有次我穿着白色入膊上衣、白色長裙,腳上趿着白色涼鞋、揹住白色袋子,就這樣進入電視台工作。途上遇到的所有人,包括行家、藝員甚至是電視台宣傳部同事,都問我︰「你今日去飲呀?」為什麼穿白色衫就代表出席宴飲場合?你知道我如何回應他們嗎?我說︰「我去送殯。」他們想不到我會這樣回答,統統都變得很無癮。「你今日去飲呀?」這一句的含義是你為什麼穿成這樣來工作?大家都是記者,為什麼要與別不同?從那一天起,我告訴自己,要變得跟他們更不一樣,想着裙就着裙、想着褲就着褲。

a:有沒有穿搭小秘訣?
​盧:
我們要了解自己的身體,我的「重災區」是粗大腿,所以我平日避免穿着迷你裙,即使是穿着裙子,最短也要蓋過膝頭。要知道自己的dos & don’ts、知道自己身體的形狀,好好拿捏、慢慢摸索,才能穿得好看。例如我是圓柱體,但我穿jumpsuit特別好看,加上膚色較白淨,顏色上有不少選擇,愈鮮的顏色穿得人愈好看。

a:你認為一般人對身型或尺寸有什麼迷思或誤解?​
盧:
我不認為大家對身型或尺寸有什麼迷思或誤解,他們取笑你,是因為他們內心虛怯,所以要先「兇」你,這樣你才不會去「兇」他們。大部份的人都盲目跟隨主流價值觀,而所謂的「主流價值觀」又是誰造成的呢?其實大部份都是媒體。

 

盧覓雪(Michelle Loo)簡介:
著名演員及電台節目主持,曾任職記者,因外貌跟男藝人阮兆祥相似而締結成「姊妹檔」,以搞笑節目給人帶來娛樂。

攝影:Michelle Wong

延伸閱讀:
我從來無被人叫過肥妹仔
客觀條件不容許我穿得時尚
每個人都有缺點
身體是我自己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