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g Project】超載舞步:超載的身體、不安與美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覺得人人對於美的定義都不同,有很多人喜歡大碼的類型,世界不只喜歡瘦
Overloaddance超載舞步

「大隻佬要照顧好多小朋友」

雖然男人滿身肌肉,卻如同腫瘤般突起,上面一雙雙的眼睛,以及體毛、青筋、鬚根、暖昧的眼神與笑容……予人奇怪與不安的感覺都超載了。訪問前,曾瀏覽過Overloaddance的作品,對於此畫作印象非常深刻,是一眾胖墩兒中少有的肌肉男,卻又並非一般的肌肉型男。在這個吹捧健身的時代,有誰想過除了照顧各部份的肌肉「小朋友」以外,還有許許多多身體部份未能照顧?

以不安感來說故事

漫畫世界,是一個想像的世界。想像的世界,可以不囿於現實的限制。漫畫中的主角可以是銅鈴大眼、巴掌臉、纖腰、長腿,比例超乎人體限制,偶爾現實中有些小鮮肉出現,會被冠上「漫畫走出來的美男子」的美名。「美」的標準,到底是從想像衍生還是由現實所規範?「Overloaddance超載舞步」為我們描繪了「肉騰騰」的真相。

許是源於漫畫超出人們對「美」的想像,而且描繪的真相太赤裸了,赤裸得讓人不安、反感。我以為能看到標緻的角色,卻看到肥碩的男人、女人;我以為能看到親情友情愛情線,卻看到主角對性的想像及各種性器官的隱性描繪;我以為漫畫情節只是超現實,卻難以否認一切盡是體現人性、社會現實。

Overloaddance自2009年開始創作,2014年起於《乒乓繪本》刊載,亦有參與相關展覽、聯乘計劃、自資出書等。漫畫內容多樣化,有時圍繞社會情況,有時圍繞對性的想像。漫畫最使人難忘的是其一個個既肉騰騰又麻甩的角色,絕不是那種容易入口的作品。「有人睇完我的圖不安或反感,我會開心過見到大家比『心心』回應。」作者Johnny如是說。

Overloaddance創作人Johnny。

肥人會跳舞

「超載舞步Overloaddance」中從來沒有瘦削的角色出現,作者亦不打算創造出此類人物。他認為目前大大隻的角色很現實、很美。漫畫的誕生,其實是源自於Johnny某次乘搭電梯時,突然「叮」一聲,電梯提示超載,觸動他以「肥」作為漫畫角色的設定,卻又不想直接用「肥」來規限讀者的想像,就用上「超載」二字。至於「舞步」,社會好像認為只有身形修長、苗條的人才可跳舞,Johnny卻覺得即使舞者身形不屬於「標準」,難道就不可跳出好看的舞蹈?於是,Johnny將「超載」與「舞步」加在一起,以兩者的反差來打破社會固有的思維與印象。他認為,我們太安於現狀、太習慣只選擇自己想看的事。於是,他寧願設計出像Overloaddance般令人不安人物與情節,逼使讀者面對comfort zone以外的現實——面對自己的身形、面對自己的慾望、面對自己的黑暗面。

Overloaddance的創作手稿,有肉感的慾望。

我覺得人人對於美的定義都不同,有很多人喜歡大碼的類型,世界不只喜歡瘦
Overloaddance

關於「美」、肥瘦與社會

從角色設定出發,Overloaddance與我們談及他對身形與社會規條的看法。他認為香港人的思想落後,難以接受所謂「美」的標準以外的事物。相對而言,鄰近島國——日本則開放得多。

一物:你認為什麼是「美」?與肥瘦有關係嗎?

Overloaddance:我覺得人人對於美的定義都不同,有很多人喜歡大碼的類型,世界不只喜歡瘦。譬如日本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出版了一些以「肥人」為主要客群的時裝雜誌。他們(日本人)認為相撲的「肥」具有一種美感,香港則沒有。日本可以接納一些奇怪的事物,香港很少。

Johnny在日本搜購的男士大碼時裝雜誌。

一物:你認為香港為何對於「非標準」的事物接納程度這麼低?

Overloaddance:香港的生活節奏太快,大家沒有時間思考自己想要什麼,生活就是上班下班、不斷工作,自己的生活空間亦很狹窄。

Overloaddance正正道出都市人的病處。香港人工時長、快樂指數低已是人所共知的事。生活節奏急促、生活空間隘陋,休息時間與私人空間受壓,連帶思考能力亦被壓縮,大多人只追求速食。當我們爭分奪秒時,誰還想花時間閱讀一整本書?當資訊傳播求快不求量時,誰還想咬文嚼字?當我們背負着一塊塊磚頭時,誰還有空思考自己的需要?關於肥、瘦之美,當主流普遍追捧細碼時,多少人能全力打破陳規,告訴他人非細碼也很美?

觀看Overloaddance的作品,更是需要細思慢想去了解漫畫的訊息,沒有文字的規限,全然靠自己的理解與聯想。

「大隻佬要照顧好多小朋友」

訪問過後與作者談起這幅作品,他說是用以比喻健身人士必須要逐份肌肉訓練才有成效,有如照顧小朋友般細心。其餘作品,你又能否猜想箇中意思?

(1)

(2)

(3) 漫畫由作者提供,漫畫描述請見文末。

大碼的發展空間

作者以前曾是瘦弱小男孩,到年齡漸大,生活安穩起來時,身體才漸漸壯起來。關於體型,他這樣說:

我鍾意自己肥多於瘦……有些人適合肥,有些人天生「食極唔肥」,好難每一個人都是同一個標準。我認為瘦反而沒有特色,因為以漫畫來說,「肥」反而有更大發揮空間。例如陳奕迅比較「大舊」,他穿任何衣服都可以,但瘦的人反而不是所有衣服都適合,可能G-Dragon才駕馭得來……

社會主流有一把尺,以一個標準來量度每個獨特的個體。每個人亦有兩把尺,一把用以量度別人,一把用以量度自己。主流的尺,把很多人困於籠牢,忘記自己有選擇的權利,也改變了自己兩把尺的標準,把大家推向單一。其實,所謂的標準、所謂的尺,都不過是人類創造出來的數字遊戲。在Overloaddance的漫畫世界中,他以自己的想像告訴我們另一種美學角度。無論你喜歡不喜歡、無視他還是情緒被牽動,Overloaddance依然存在。你的尺不接受他,他用自己的尺規創造出另一標準。超載與不超載,各有所好。

謝謝Overloaddance的告白。

漫畫意思(摘自Overloaddance Facebook專頁)
(1)唔好比意見領袖控制你的思想,要保持自己獨立思想(盡量)
(2)大人對自己嘅細路唔放手。個細路係唔會長大
(3)就算同一條起跑線起步,你都係輸

攝影師:Adrian Ng

◄The BIG Project►

Dream as big as you can,但身型就最好as slim as you can?

何時我們對大碼禁忌,何時我們將身型放到最大,卻看不到身型以外的事情? The Big Project,從身型出發,找來不同的plus-size人士一起談「大」事, 最後到達的卻是每人不同的對身型的私密體會,以及他們那些獨特的故事。

網上專題:主頁短片

延伸閱讀:
大碼也可以好飄好true 
盧覓雪:一個大碼的傳奇
客觀條件不容許我穿得時尚
每個人都有缺點
身體是我自己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