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皇太子」不讓子女接班 真可打破韓國「財閥世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三星集團「皇太子」李在鎔上周於首爾三星電子總部舉行記者會,就公司的接班及工會等問題向全體國民鞠躬致歉。他宣布不會將公司的經營權交予子女,又承諾未來將致力保障勞工權益。這位51歲的三星副會長兼集團接班人是繼2015年6月就三星首爾醫院管理不力造成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疫情擴散後,再一次親自向國民道歉。三星不讓「第四代」接班,對於韓國財閥的家族繼承文化有何啟示?

2017年,李在鎔被指控以86億韓圜(約5,200萬港元)賄賂前總統朴槿惠及親信崔順實,以換取政府支持三星集團的子公司合併案,包括確保他能順利接任患病父親李健熙的董事長一職。最終他被判囚五年後上訴,翌年獲減刑期至兩年半,緩刑三年,因而在服刑一年後獲釋。惟判決於去年8月被發還重審,李在鎔或有可能面臨較之前更重的判決。

李在鎔於記者會上先後三次鞠躬道歉,並表明不會再讓經營權繼承問題產生更多爭議,其子女亦不會繼承公司業務。他表示:「三星以一流技術和產品而聞名,但公眾仍對我們非常批判。這都是由於我們的缺失和過去造成的錯誤,我在此表達誠摯的歉意。」

李在鎔在記者會上三次鞠躬道歉。(美聯社)

是次記者會是李在鎔因應三星合規委員會(compliance committee)早前的要求下進行,委員會同時建議他一併處理先前具爭議性的「零工會經營」政策。三星電子於去年12月因涉嫌瓦解工會被判罪成,對於三星的「無工會經營方針」,李在鎔在記者會上承認,公司在發展過程中未有嚴格遵守法律和道德而辜負國民期望,並就企業勞資文化沒順應時代潮流致歉,稱公司將徹底遵守勞資相關法令以保障勞工權益。

過去多年來,三星曾屢次出現了一些員工死亡事件,雖然死因各不相同,但也在國內曾掀起過爭議。韓國社會中企業設有工會是常態,而且工會力量也很強。三星是全國鮮有的例外,一直奉行「無工會」原則。

李在鎔繼承因患病留院的父親李健熙的位置。(網上圖片)

宣告李家王朝三代告終

就李在鎔的公開道歉,不少輿論認為他的說法太過空泛且沒誠意,更未承認自己應有的責任。惟當中意味着三星集團這間擁有接近50萬名僱員、總資產高達5,295億美元 (約41,038億港元) 的國際企業,從創辦人李秉喆到李健熙,再傳到李在鎔的家族三代經營血緣繼任模式正式告終。

他在記者會上強調,集團往後將不問性別、學歷、國籍,對外招賢納,好讓這些賢才懷著主人翁意識奮發工作肩負重任引領事業,讓三星集團繼續前進。

李在鎔的父親是韓國首富、三星集團第二代掌門人李健熙,他於2014年因突發心肌梗塞入院治療,此後一直臥病至今。祖父則是三星集團創始人兼首任會長李秉喆。李在鎔作為唯一的男性繼承者,順利成為三星集團的實際控制人。

李在鎔於2016年進入理事會掌握公司決策權。(美聯社)

身為家中長子兼獨子,李在鎔還有三個妹妹。他畢業於首爾大學東亞歷史學系,後於日本慶應大學獲得MBA學位,及於哈佛大學商學院博士班肄業。1991年,他正式加入三星集團,十年後擔任三星電子常務助理,其後轉任經營企劃組常務。2009年12月,他出任三星電子副社長兼客戶總監,不足一年後升任社長;2012年12月出任副會長。2016年10月,李在鎔正式進入理事會掌握公司決策權。

李在鎔已婚,其前妻林世玲是韓國最大食品廠大象集團會長林昌旭的女兒。兩人於1997年在美國大學認識,翌年結婚,最終於2009年離婚。兩人育有一子一女,大兒子李智昊今年20歲,小女兒李妍賢16歲,兩人目前均未參與三星事務。

三星在韓國的地位舉足輕重。(美聯社)

打響「財閥告終」第一炮?

眾所周知,韓國財閥對國家的經濟舉足輕重。2017年國內十大企業的銷售額佔全國GDP的44.2%。而三星更是眾財閥之首,其2,242億美元(約1.73萬億港元)的銷售額已佔GDP的14.6%。因此,三星的一舉一動份外受到關注,其高低起跌也多少象徵着國家的興衰,在韓國經濟裏早已「大得不能倒」。

韓國眾多財閥雖大多已發展成國際大型企業,但家族內部繼承經營權一直是過去數十年來的傳統。舉例,SK集團由崔鐘建創辦,後傳予其弟崔鐘賢接手,再傳其子崔泰源成為現任集團會長。類似的情況有現代集團,在鄭周永創辦後,其弟鄭世永、其子鄭夢龍和鄭夢憲先後歷任會長。在鄭夢憲離世後,其妻子玄貞銀成了現任現代集團會長。即便是集團內部分拆經營後,所有子公司還是由鄭家掌控。

韓國其他財閥如現代集團大多也是家族控制。(網上圖片)

表面上,財閥家族普遍多年來僅持有少數股份。但他們卻通過複雜的股權結構實現對龐大企業集團的全方位控制和對企業領導職務世襲操控,成為企業發展路上的最大阻礙。畢竟,這種家族企業難免用人唯親,與現代企管模式背道而馳,長遠礙塞未來進一步發展。

然而,李在鎔此次「開先例」的決定或許多少有點出於無奈。首先,他本人至今官司纏身且有機會再次關進大牢。其次是,企業面對去年的日韓貿易戰和半導體市場的寒冬,今年再逢世紀疫情影響,也加速了這間龍頭大企業改革的速度。

上月底,三星電子公佈了今年第一季度財務報告,第一季度總營收為55.33萬億韓元(約合3,487億港元),同比增長5.61%,但較上一季下跌7.6%。報告指出,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將持續至下半年,預計二季度業績仍將下滑。

今次撬動三星的缺口,或得益於總統文在寅近期的「抗疫紅利」。(路透社)

未有退位讓賢之勢 或由親妹接棒

另一方面,進步派總統文在寅上台前就曾表明,不改革財閥和大企業就無法為國家帶來真正的增長。他特別提出將改革重點集中在三星、現代汽車、SK和LG這四大集團。故李在鎔這次就三星繼承問題的表態,可算是為文在寅在這項政績上成功打響「第一炮」。

除三星自身泥足深陷外,總統文在寅因防疫得力,民望由1月底的41%升至4月初的57%,其所屬的共同民主黨和衛星政黨共同市民黨更在早前的國會選舉中大勝,奪得議會300席中180席的穩定多數,比上屆急升52席。在這樣的背景下,也正好為國內經濟問題而聲望受挫的文在寅打下一支「強心針」,助其成功在韓國財閥家族傳承問題上打開缺口。

不過,韓國財閥問題終究還是根深柢固,各大家族財團目前仍牢牢掌握企業的控制權。即便是三星,雖然李在鎔承諾不傳子女,但外間估計其妹李富真或會成為大熱繼承人,而且李在鎔本人也僅50出頭,未有退位讓賢之勢。換言之,在可見將來,掌控三星的可能依然是李家的人。不過,有韓國學者認為李在鎔的這次宣言如果能夠落實的話,或有望徹底改變三星未來走向,尤其是打破了財閥制度根基,即通過家族經營保證經營的穩固性,這對於三星乃至韓國的財閥體系還是會有深遠的影響。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