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回憶錄揭與溫家寶交手 幕僚說美總統手段狠辣似黑幫老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哥本哈根氣候峰會舉辦方式與我過去參加的峰會有所不同。當日除了大會之外,還有一系列雙邊或多邊會談,因此必須不斷變換地點,而會場走道上總是擠滿各國與會代表,四處可見有人伸長脖子用智慧型手機拍照。除了我之外,當天出席會議的另一要角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本文節錄自奧巴馬回憶錄《應許之地:歐巴馬回憶錄》(A Promised Land)。)

文:美國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

中國代表團人數龐大,在會議上始終堅持立場不肯讓步,而且態度傲慢,除拒絕接受國際派員稽查中國國內碳排放量,並且串聯巴西、印度和南非等國,自信足以封殺任何提案。與溫家寶一對一會談時,我警告說,即使中國可以一時規避國際監督並自認獲得短期勝利,但對地球而言將是長期的災難。我們最後同意當天繼續保持對話。

這算是有了進展,儘管微乎其微。各方商談持續進行,下午的時間轉眼即逝。我們設法促成了歐盟成員國和若干國家代表同意一項協議草案,作為與中國代表團協商的版本,但因為溫家寶拒絕出席會談,僅派出預期會立場強硬的資淺代表與會,所以毫無進展。那天稍晚,我被帶到另一個會議室,裏面擠滿了一群不高興的歐洲領導人。

歐盟主要領導人都在裏面,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和英國首相白高敦,他們臉上同樣充滿沮喪的神情,彷彿在質問,為什麼小布殊總統已經下台、換成民主黨當家作主,美國依然不想批准類似〈京都議定書〉的條約呢?他們指出,在歐洲即使是極右翼政黨也都能接受氣候變遷的現實,美國人究竟是怎麼了?中國固然是一個問題,但為什麼不能等日後再尋求他們跟進呢?

會談大概進行一個小時,我讓歐洲領袖們盡情發洩,同時回答他們的問題,也能體會他們的憂慮。最後,會議室內逐漸安靜下來,然後默克爾平靜地說道:「我認為巴拉克所描述的並不是我們期盼的協議,但這可能是今天我們能有的唯一選擇了。因此……我們等中國和其他國家回應後,再來決定怎麼做。」默克爾說完後把頭轉向我問道:「你現在去見他們嗎?」「是的。」「那麼,祝你好運。」她說完後把頭微傾且聳了聳肩,嘴巴緊抿,眉毛微揚,像是被逼着去做必要的事情而感到無奈……

奧巴馬化身「黑幫老大」?看看他憶述與溫家寶交手的難忘經歷(點擊放大閱讀)▼▼▼

+19
+19
+19

於是我回到樓下,又花了三十分鐘說服歐洲各國領袖接受開發中國家領導人要求更動的文字,然後請人迅速將他們簽署了的文件印發給各國代表過目。希拉里和托德則努力向其他主要國家代表遊說,以尋求更大的共識。接着我簡短地向媒體說明,各國已就美國的提案達成協議,然後連忙搭車直驅機場,在預定起飛時間前十分鐘抵達。

返程時專機上傳來一陣歡快的交談聲音,幕僚們正對沒參加會議的同仁講述曲折的折衝過程。雷吉跟着我已有一段時間,所以對我硬闖中方會場的事並不感到驚訝。他走到我的座艙,探頭望了一下,臉上掛着大大的笑容,那時我正在閱讀一堆簡報。他告訴我:「老闆,我不得不說,你行事真的像個黑幫老大。」

我覺得這樣做很好。在國際舞台上協商全球關注的議題,隨着時間分秒流逝,我必須像魔術師那樣突然從帽子裏變出一隻兔子。雖然媒體對最終協議評價不一,但能在一片混亂以及中國頑強抵制下促成共識,我認為可以說是一項勝利,而且這也有助於我們促使聯邦參院通過氣候法案。最重要的是,我們成功迫使中國和印度接受(不管是暫時的或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每個國家都有責任為減緩氣候變遷做出貢獻,而不是只有西方國家應挑起這個重擔。此一原則更在七年後成為各國簽署突破性的〈巴黎協定〉的重要基礎。

《應許之地》(A Promised Land)書本封面

書名:《應許之地:歐巴馬回憶錄》(A Promised Land)

作者:奧巴馬(Barack Obama)

譯者:陳琇玲,美國密蘇里大學工管碩士,曾任大學講師、軟體中文化暨影片翻譯譯者、Alcatel Telecom主任稽核師。

【本文獲「商業周刊」授權轉載。】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