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憶述埃塞俄比亞戰亂見聞 救援工作挑戰重重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11月初,埃塞俄比亞北部爆發暴力事件,自始已有約6萬人逃往蘇丹避難,北部邊境的提格雷州(Tigray)更有數十萬人流離失所。聯合國人道事務秘書長洛科克(Mark Lowcock)本周三(2月3日)更在安理會會議中警告稱,埃塞俄比亞北部的嚴峻的人道主義處境將會進一步惡化。而聯合國由於缺乏暢通無阻的訪問權,無法完整的評估當地形勢。
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MSF)在提格雷中部、南部和西北部各地派出多支隊伍,以提供醫療服務。除了在提格雷工作,組織還支援阿姆哈拉地區邊境的醫療設施,為數千名流離失所者提供醫療服務,並在蘇丹邊境應對埃塞俄比亞難民的需求。
20多年來,比尼亞斯(Albert Viñas)參與了無國界醫生接近50次緊急行動,最近他剛完成第六次在埃塞俄比亞的救援工作,負責協助醫療隊進入提格雷東部和中部地區,以支援受危機影響的人。
以下是比尼亞斯在當地的親身見聞。
撰文:無國界醫生

20多年來,Albert Viñas參與無國界醫生接近50次緊急行動,最近他剛完成第六次在埃塞俄比亞的救援工作。(無國界醫生)

12月16日,即暴力事件發生後超過一個月,我們在多番嘗試後,終可帶著首支無國界醫生隊伍進入提格雷首府馬凱勒(Mekele)。市內一片寂靜,雖然有電力供應,但沒有基本物資。當地醫院只能維持30%至40%的運作,也缺乏藥物。有一個現象特別引起我們注意,就是當地幾乎沒有病人,這代表情況非常惡劣。我們評估了醫院狀況,並計劃盡快將病人從位於北面120公里外的阿迪格拉特(Adigrat)轉送到這裏就診。

12月19日,我們抵達阿迪格拉特,提格雷人口第二多的城市。當時局勢非常緊張,醫院狀況極為惡劣,有些因外傷入院的病人患上營養不良,但大部分醫護人員卻已經離開。醫院幾乎沒有任何藥物、食物、清水和金錢。

我們為醫院提供藥物,並在仍然營業的市場中購買應急糧食。我們和留下來的醫院工作人員一起打掃醫院,並收集廢物。我們逐步修復醫院,使醫院可以成為另一間轉診中心。

12月27日,我們進入提格雷中部,前往阿迪格拉特以西的阿杜瓦(Adwa)和阿克蘇姆(Axum)兩個城鎮。我們發現當地情況和其他地方相似,都是沒有電力和食水供應。阿杜瓦綜合醫院內的藥物全被盜去,醫院的傢俱和設備也遭到損毀。幸好在阿杜瓦的慈幼會已經將診所改成一間設有小型手術室的急症醫院。在阿克蘇姆,大學醫院有200張床位。雖然醫院沒有受到攻擊,但也只能維持原來10% 的運作。

我們用卡車為醫院運送食物、藥品和氧氣,並開始為基本醫療設施提供協助,例如提供手術室、婦產科和急症室服務,並把危急的病人轉介到其他地方就醫。

在提格雷阿迪格拉特市,病人正在無國界醫生流動診所外等候應診。(無國界醫生)

醫療中心遇搶掠 無法運作

我們亦前往馬凱勒和阿克蘇姆的醫療中心視察情況,當中約80%至90%的設施都因缺乏人手或遭到搶掠而無法運作。如果沒有基本醫療服務,病人便無法求醫或被轉介到醫院。危機爆發前,阿迪格拉特醫院每天都會進行兩次闌尾炎手術,但是在過去兩個月內,他們一次都做不了。

我們到過的每一個地方,都遇到一些「來得太遲」的病人。有孕婦分娩7天但仍無法成功產子,我們把她送到馬凱勒才能保住她的性命;有人要用踏單車把病人從30公里外的家送來醫院,他們都是少數有幸能趕到醫院的病人……

如果難產孕婦、危重病人、闌尾炎病人和外傷傷者無法前往醫院,你可以想像後果能有多嚴重。目前不少人正受苦難煎熬,一定會造成死亡。阿迪格拉特的醫院服務100多萬人,阿克蘇姆的醫院則要服務300多萬人。如果醫院不能正常運作,病人無法就醫,便會在家中死去。一旦醫療系統癱瘓,疫苗接種、疾病檢測和營養計劃便不能發揮作用。近三個月來,當地都沒有進行疫苗接種計劃,所以我們擔心很快會爆發流行病。

在最近幾個星期,我們的流動醫療隊也前往主要城市以外的地區工作,並重新開放一些醫療中心。一些民眾見到我們出現,終於感到安心一點,亦開始有醫療人員復工。在阿杜瓦醫院,我們召開首次會議只有5人參加,第二次就有15人,而第三次更有40多人。

醫療工作以外,大家都覺得自己為人們帶來一些希望:過去兩個月來都沒有甚麼好消息,而現在覺得情況終於得到一點改善。

位於提格雷的阿杜瓦綜合醫院被洗劫一空,病房內只剩幾張床架。(無國界醫生)

恐懼、輪候和基本服務缺乏

提格雷並未設有大型流離失所者定居點,大多數人都在親戚朋友的家裏避難,所以現在許多房子都住了20至25人。街上的建築物和汽車上滿佈彈孔,足見暴力事件的影響。最初人們都把自己反鎖在家裏,惶恐度日。當地的電話和電訊服務中斷,人人都把寫有電話號碼的紙條交給我們,要我們代為向家人報平安或傳口訊,他們甚至不知道親人和愛人是否安好……

在阿迪格拉特,500人在一輛水車旁邊排隊輪候食水,每家最多只可以取水20公升。就在幾天前,電話線路逐漸恢復,情況漸見起色,但我們越往西走,總會發現相同的情況,就是服務和運輸越來越少……

我們非常擔心農村可能發生的情況。很多地方路況仍然惡劣,情況未見安全,加上難以取得進入的許可,所以我們無法前往,但是我們從部落長老和組織得知這些地方的情況都非常惡劣。

提格雷的大片地區都是山地,道路蜿蜒曲折,地勢從海拔2,000米上升至3,000米。發生暴力事件後,據聞有人逃到這些偏遠地區避難。

後勤挑戰 反應遲緩

我們的醫療、財務、後勤和人力資源團隊都竭盡所能工作。當地沒有電話和互聯網,因此挑戰非常艱巨。起初並沒有航班飛往馬凱勒,所以我們只好沿著陸路,從約1,000公里外的埃塞俄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運送所有物品。當地銀行都停止營業,所以無法匯款,但是行動最後也能順利展開。

衝突發生至今接近三個月,其他組織也逐漸在一些地區展開工作。當地人口稠密,但是一直以來,要接觸需要幫助的人卻如此困難,我感到相當震驚。目前我們尚未完全認識危機的影響程度,但我們仍須努力,力求盡快掌握問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