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散戶戰勝華爾街了嗎? 贏家終歸是資本主義

撰文:塗柏鏗
出版:更新:

2021年1月底美股散戶通過Reddit網站論壇集結,以大量買入被作空的遊戲驛站(GameStop,GME)股票炮打金融巨鱷的大戰,至今仍硝煙未熄。這場美國小民對抗華爾街巨獸的鬥爭,被視為「佔領華爾街2.0」,甚至有論者主張這正是「金融民主化」的展現,樂觀地以為資本家們自此以後便不能再為所欲為。

然而現實真如此進展嗎?顯然是否定的,這從大戰初起時,Robinhood、盈透證券(Interactive Brokers)、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等券商祭出限制遊戲驛站股票交易的駭人舉措就可窺知,連美國白宮都表態要調查該股票交易的情況。而除了金融公司利用制度優勢打擊散戶外,媒體與分析師們也相繼發出各種隱含恐嚇的聲明。

譬如對沖基金巨頭利昂・庫珀曼(Leon Cooperman),公然向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指責散戶道:「人們坐在家中,收到政府寄來的支票,這種公平分享的概念是扯淡,這只是一種用來攻擊富人的方法,我認為這是不妥的」,結果引起滔天罵聲。畢竟,不管散戶們用來購買股票的資金是否來自政府救濟,要如何動用資金都是其個人自由,豈能因為他們的買入令資本寡頭利益受損就批評呢?庫珀曼的發言,無疑顯盡資本家的貪婪。

美國「遊戲驛站」(GameStop)商店股價遭對沖基金作空,因而被散戶於2021年1月鎖定為狙擊金融寡頭的目標,由此引發了散戶與華爾街巨鱷間的大戰。(Getty)

種種風聲,都透露著美國資本家與政客們正利用體制與媒體機器,無所不用其極地削弱散戶在此事上的進攻力度與道德高地,彷佛金融巨鱷的瘋狂投機就不算投機,平民百姓們的大舉買入就十惡不赦、該好好管教一番。因此長遠來看,美國散戶們的號角聲,終究難以觸及資本寡頭的核心利益,這主要是兩點因素使然:一是散戶仍舊是在美國的資本遊戲規則內反撲,縱有幾棍揮出,也跳脱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也因此才會遭資本家們阻嚇。何況資本家們掌握了制定規則與違反規則的特權,也能承擔暫時性損失的風險,散戶們焉有長期抗戰的本錢?

二是美國散戶們缺乏組織與紀律。雖然網絡平台抹平了地理與時差限制,令眾多論壇用戶互通聲氣發起攻勢,但網絡終究只是個工具,如若沒有更堅強的組織與法紀,難以動員所有人在最有利的時刻發起最有利的打擊,更沒法懲戒半途而廢或通風報信導致功虧一簣的散戶,因此熱潮發起得快、消退得自然也快,散戶們以投機對抗投機,絕非替自己謀福的正道。

歸根究柢,美國散戶發出怒吼的對象錯了,因為出問題的正是他們用來反擊資本家的工具、正是他們依舊信賴的資本主義,是資本市場與整套建構於其上的制度機器都隱藏着剜割大多數平民的腫瘤,才令平民們失血痛苦不已。而在過去,美國並非沒有人反思資本主義的不公,也並非沒有人想發起推翻資產階級政府的運動或組織,可惜全歸失敗。從美國政府出動軍警血腥屠殺罷工工人,以及允許企業僱用打手與間諜肅反工人,再到今日美國企業仍盛行藉助反工會諮詢產業的風氣,都令底層百姓想從制度面或武力面回擊資本家的努力鎩羽而歸。

連本應向資本家們爭權益的工會,也往往淪為鞏固資本體制的從犯。1886年成立的「美國勞工聯合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其主席龔帕斯(Samuel Gompers,1850─1924年)主張工會「純粹而簡單,是工資勞動者的自然組織,目標是確保當下的和現實的改善以及爭取最終的解放」,但最後竟只在意爭取提高工資、縮減工時等待遇的「純粹簡單」問題,「最終的解放」則被拋到九霄雲外。故此,美國共產黨主席福斯特(William Zebulon Foster,1881─1961年)就痛批過美國工會領袖根本是「工人階級隊伍裏的資本家勞工助手」、「美國工會上層領袖希望能從支持帝國主義征服世界得到的最大報酬是分肥」。話雖嚴苛,但離事實亦不遠矣。

對於美國作為資本發達的工業國家、卻未相應發展出蓬勃的工農運動與社會主義的現象,馬克思、恩格斯、桑巴特(Werner Sombart,1863─1941年)以及許多學者都百思不得其解。部分學者甚至以此提出經濟版的「美國例外論」,認為美國公民政治的成熟、資本主義的利益更多、以及更活躍的社會流動性消解了社會主義的反抗空間,從而聲稱美國體制的完美性。但血淚斑斑的史實證明,美國底層大眾的反抗從未消失,也並非沒有心儀過社會主義,只是在冰冷的槍炮、嚴酷的法律、以及冷戰的反共思潮下,美國人民幾乎喪失了徹底聲討與推翻資本主義的鋭牙,僅剩滿腔怒火無從發泄而已。

美國勞工聯合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並不總是與勞工站在同一陣線反抗資本家的剝削,如1912年馬薩諸塞州勞倫斯爆發紡織工罷工,馬州出動國民警衛隊鎮壓,但美國勞工聯合會竟因對手世界產業工人聯合會(Industrial Workers of the World)協助罷工者,而不願承認勞倫斯紡織工的罷工權益。(Library of Congress)

近兩百年來,美國資本寡頭與政治菁英的緊密結合,大肆剿滅膽敢質疑自身的人群與思潮,致使美國人民只能用極為直觀的方式抗爭,甚至誤以為自稱「社會主義者」、實質上依舊擁抱資本主義的桑德斯(Bernard Sanders)真是個社會主義信徒,以為藉由選票就可以教訓白宮與華爾街的賭徒們。殊不知,只要美國人民無法洞穿資本體制本質上的弊端,無法凝聚成有力的組織、通過組織制訂綱領與實現長期性與全國性的抗爭,那就永遠只能在兩黨制的分贓結構下殘喘、永遠在資本遊戲的規則中遭榨取,更看不出幾位美國議員表態抨擊券商的言論、不過只是爭取選民認同的鱷魚眼淚罷了。

最荒謬的是,Reddit論壇創始人羅戈津斯基(Jaime Rogozinski)將自身故事賣給荷里活電影製作公司,表示這場散戶大戰華爾街的經過將來也許會拍成電影後再賺個盆滿缽滿,這更凸顯資本主義的荒謬:人們對資本主義的憤懣,最後竟成了資本主義的養料,結果還可能使觀眾在掏錢觀影之後獲得勝利的快感,卻不知獲利的仍舊是製片商等資本家。所以美國人民倘使再無法拋棄對資本主義的幻想、對美國現有制度的迷夢,那麼無論在體制內反抗多少回,能笑到最後的,依然是罪惡又血腥的政商寡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