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科創時代・上|蘋果Tesla紛進駐 奧斯汀打造新科網神話 ?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二十世紀末互聯網革命以來,以加州灣區為首的美國西岸孕育了一間又一間影響世界的傳奇科網公司。但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居公辦公及網絡會議成新常態,遙距商業合作也變得普遍。這導致愈來愈多人思考矽谷以外的創業和集資基地。

【德州科創時代】此系列希望從德州科技重鎮奧斯汀切入,討論德州在未來矢志成為科技創新搖籃地的可能性。最後會回到加州矽谷,嘗試探討及了解:為何越來越多人說「矽谷變了樣」──美國西岸的科創光環,真的褪色了嗎?

此篇為【德州科創時代】上篇。

奧斯汀(Austin)這座城市的政治身份是德克薩斯州(Texas)首府,亦即德州的行政中心。可是在城市機能上,奧斯汀更似是一座大學城──基本上,奧斯汀核心地帶幾乎全是為了市中央的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UT-Austin)服務,無論周邊商店食肆、居住社區及配套建設等,幾乎都是圍繞這座大學度身訂造。

奧斯汀這座城市,基本上是座大學城,主要城市機能是圍繞市中央的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服務。 (UT-Austin)

校園內部有座綜合大樓,稱作Gates-Dell Complex,是屬於電腦科學學系(Computer Science)的教學樓。這座外觀設計新穎,內裏設施一流的教學大樓,是二十世紀末科技企業家兩大巨頭,微軟公司創始人蓋茨(Bill Gates)及戴爾公司創始人米高戴爾(Michael Dell)聯名捐贈興建的。而事實上,米高戴爾的母校本來就是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電腦科學學系所在的Gates-Dell Complex。(UT-Austin)

這間大學一直在生產出一批批聰慧的人才──毫無疑問地說,Tesla之所以願意來到這裏,是因為我們有一流的工程人才。
John Butler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教授John Butler接受當地媒體訪問時指出,德州大學系統(University of Texas System)供應了充足的技術人才,包括工程學、電腦科技及人工智能等頂尖科技的畢業生,讓當地能夠吸引大小規模的科技創新公司,前往當地設立研究中心和實驗室。

2020年7月,電動車龍頭Tesla的五號超級工廠(Gigafactory 5,Giga Texas)在奧斯汀郊區正式動土開工。這間工廠目標在2021年底前投入運行,預料會集中生產供應美國東岸市場的Model 3、Model Y,以及輕型貨車Cybertruck和貨櫃拖頭Semi。

↓ 一部Cybertruck停泊在施工中的德州超級工廠旁邊。

按照Tesla官方公布設想,他們預計德州廠將會聘用1萬名員工。奧斯汀在高等教育界享譽全國,從大學出來的優秀工程及科技人才,自是Tesla選覓賢能的目標所在。Tesla人力資源管理部門已宣布,正與當地學校商議合作方案,容許當地高中畢業生日後能夠在大學校園繼續讀書之餘,又可以被容許進入Tesla工廠工作磨練,實行「邊讀書,邊賺錢」。而一直以來,Tesla多次強調,大學學歷並不是他們選拔人才的必要條件。

而奧斯汀這座城市的科技創新氛圍,就這樣從校園作起點,一點一滴散發出來。

正在建造中的德州五號超級工廠。(Wikimedia Commons)

而且,這種氛圍不只侷限於學術層面。聞名全球的SXSW藝術節,便是在奧斯汀舉行。SXSW每年向來訪民眾、科技業者、新創投資公司、藝術家展示一系列當代最新多媒體科技及互動式裝置,活動內容結合電影、音樂和裝置設計等多種藝術元素。SXSW無疑是業界內公認的創意搖籃地。

※ SXSW以音樂、電影等藝術演出為主體,同時會舉辦一連串科技展覽和論壇,每年成為業界人士互相交流最新科技資訊的全國性平台

加州逃亡潮?

過去一年來,Tesla老闆馬斯克(Elon Musk)多番在Twitter上留言,呼籲人們搬來德州工作和居住,他甚至「以身作則」:去年底他在《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的CEO Council峰會上表示,自己已搬到德州居住──儘管他旗下的Tesla和航太運輸公司Space X的行政營運中心仍然留在加州。

更甚的是,在馬斯克之前,已有許多加州科技企業老闆、風投家已出走矽谷。而州所得稅基寬鬆得多的德州,於是成為了這批出走大亨的理想天堂。其中最轟動的,自是要數到企業軟件公司龍頭甲骨文(Oracle)去年底將紮根加州四十多年的總部,正式遷移往奧斯汀。

奧斯汀的物價薪金低廉,稅務寬鬆,環境優美,創意氛圍濃厚,早已享譽。尤其疫情期間,居家辦公成為常態,聚眾娛樂的傳統交誼活動減少,讓一眾矽谷人得以抽空嘗試前來勘地視察,甚至迅速落實遷移計劃。商業社群網站LinkedIn的資料指出,奧斯汀成為了去年全美最多人口淨流入的大都會區。

而甲骨文總部及Tesla五號超級工廠的進駐,顯然更大為加強創投界、科技界各路人馬對奧斯汀的信心。

圖為甲骨文原先在加州紅木城的總部。(Getty)

而再往前回顧,就會發現早有巨擘企業已看好奧斯汀,在這裏落腳。

搜索引擎公司Google在2019年便在奧斯汀市中心河畔,動土興建樓高35層的辦公室大樓。這座大樓預計將會在2022年落成。

還有一個更大規模的,就是蘋果公司在2019年開工動土、斥資10億美元興建的奧斯汀園區。此園區除了連結起原本已設在當地的Mac Pro工廠外,還會興建一座總部建築,容納技術研發、工程、財務、客戶服務、行政營運等眾多團隊共同工作,當然還有仿建蘋果加州總部Apple Park享譽盛名的超大規模綠化帶。

蘋果方面亦已預告,此園區最多將可聘請多達15,000名員工,第一批員工將在來年開始進駐奧斯汀園區。換言之,奧斯汀園區已被蘋果視為加州總部以外的第二旗艦總部。

奧斯汀園區已被蘋果視為加州總部以外的第二旗艦總部。第一批員工預料將在2022年開始進駐。(Apple官網)

科網巨頭進駐 當區居民惡夢?

然而,從負面來看,自2019年開始的蘋果公司建園計劃,到去年Tesla動土設廠,加上各大小新創企業跟風搶進奧斯汀,已逐漸為當地樓價迎來了很大的增幅壓力。

根據網上房地產交易平台Zillow的數據顯示,奧斯汀當地從2019年至今的平均樓價升了四分之一;而單從2020年2月至今,升幅亦已接近20%。可以預料得到,當來年Tesla工廠、蘋果第二園區陸續開始運作後,愈來愈多高職位高薪酬人士移居到當地,勢必進一步刺激房屋租賃及買賣市場。

尤其需要理解到的是,正如文章開首所提到,過去幾十年來,奧斯汀核心地帶的周邊社區建設、店舖商業地貌、房地產租賃市場等,基本上是圍繞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這個核心而陸續成型,市中心社區原先所顧及的,大多也是大學生的基本消費及食宿需求。

然而,如斯規模的產業巨擘忽然大舉進駐,涉及僱員及投資之眾,對當地社區自必帶來沉重的人口負擔,以及隨之而來的樓價物價膨脹壓力。這對早就適應於奧斯汀傳統經濟活動的當區居民來說,自必不是一件好事。

在奧斯汀觀看德州大學美式足球校隊賽事的當地大學生。(Getty Images)

天時地利之下,目前放在奧斯汀這座活力城市面前的挑戰,是它將如何在激勵科技新創文化的同時,又能保持作為對當區居民友善的優質生活樞紐?

畢竟,奧斯汀曾連續四年成為《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所選出的「全美最佳居住城市」──但自去年起,奧斯汀將第一名的位置拱手相讓了。

奧斯汀曾連續四年成為《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所選出的「全美最佳居住城市」。(網上圖片)

「我們不想成為下一個『矽谷』,我們想要做『德州的奧斯汀』。」John Butler在訪問期間再次強調這個願景。

德州奧斯汀,在不久將來急速轉型的過程中,將能夠依然保留着它糅合傳統德州人勤勞與現代創意的城市韻味嗎?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