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沙特外交齊轉向 百年爭鬥終能化解?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兩國的關係,自2018年沙特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於沙特駐伊斯坦堡領事館遇害身亡事件後陷入低潮,沙特還一度杯葛土耳其商品。今年2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解密報告指出,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正是下令謀殺行動的決策者。
不過,相較在事件發生之初誓言找出兇手、並將案情公諸於世的強硬態度,土耳其當局如今卻變得沉默。近期,兩國亦開始就購買軍備談判,沙特想向土耳其購買武裝無人機。雖然土國尚未答允,惟從該國的態度轉變以至兩國日趨頻繁的互動,可看出兩國關係和外交正在變化。

相關文章:中東「劇」鬥:沙特、土耳其力爭電視觀眾

歷史上,自奧斯曼時代以來,土耳其與阿拉伯半島之間的合作與衝突就無間斷上演。作為沙特阿拉伯獨立後首批承認和建交的國家之一,土耳其與沙特的關係卻比其他海灣國家發展得緩慢。直至1957 年土耳其和敘利亞爆發衝突危機後,沙特才扮演協調者的角色,加強與土耳其在外交上的溝通和接觸。

1985 年,土沙兩國展開共同軍事行動,又簽訂相關的軍事協議,由土方生產戰機供應給沙特,兩國關係開始變得密切。可惜隨着冷戰結束,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再次轉向西方,首要目標是加入歐盟。

卡舒吉案發生後,土沙兩國關係陷入低潮。惟近期土耳其一改態度,支持沙特自行審理案件。(資料圖片/美聯社)

阿拉伯之春後跌至冰點

至於兩國關係跌入冰點的關鍵是發生於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首先是2011年爆發的敘利亞內戰,雖然土沙兩國同樣對伊朗介入敘利亞局勢感到擔憂,並支持相同的反政府勢力,惟雙方各有盤算,兩國並沒有因此而建立更加緊密的合作關係。

2013 年,土耳其和沙特更因在埃及軍事政變中支持不同的勢力,而讓兩國的歧見浮上枱面。土耳其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政府支持來自穆斯林兄弟會(下稱「穆兄會」)的穆爾西(Mohamed Morsi)總統,但沙特卻視穆兄會為恐怖組織,故支持有軍方背景的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自此,埃及問題一直是兩國間最大的分歧點,土耳其此後更沒有和塞西政府有過任何外交接觸。

2013年埃及政變令兩國矛盾浮面。(Getty Images)

此外,2017 年沙特為首的海灣國家對卡塔爾實施外交封鎖時,土耳其選擇與卡塔爾站在同一陣線。當年,土耳其為了展現自己是「守護中東政治穩定與和平」的老大哥,更在當地設立軍事基地以作保護,引起沙特強烈不滿。王儲穆罕默德更將土耳其、伊朗和穆兄會合稱為「邪惡三角」。其後的卡舒吉謀殺案,埃爾多安將矛頭直指沙特政府,還稱卡舒吉案背後主使將會被揭發。

土沙兩國雖同為穆斯林國家,又是傳統上偏美國陣營的中東國家,惟兩國在政治上的價值觀和外交路線卻差異頗大。土耳其在經歷凱末爾的西化改革洗禮後,政教分離與反帝國思想成為中心思想;沙特則深受瓦哈比主義(Wahhabism)影響,以建立一個政教合一且君主專制的國家為目標。更何況,在地緣政治方面,土耳其和沙特、埃及等本身都在遜尼派伊斯蘭教中具有重要影響力,但自埃爾多安上台後,土耳其在「新奧斯曼主義」的影響下,欲謀求在遜尼派伊斯蘭世界中的領導地位。

土耳其在「新奧斯曼主義」的影響下,欲謀求在遜尼派伊斯蘭世界中的領導地位。(Getty Images)

外交現實讓兩國再次走近?

值得留意的是,土耳其近期一改過往數年的外交作風,意圖向沙特伸出橄欖枝,希望修復兩國之間的關係。今年5月11日,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到訪沙特聖城麥加(Mecca),並與沙特外長費薩爾(Faisalbin Farhan Al-Saud)會晤,雙方其後同意改善兩國關係,並承諾繼續商討,以化解兩國分歧。這亦是2017 年以來,恰武什奧盧首次訪問當地。

對土耳其來說,自2016 年政變後,外交層面與西方國家逐漸疏遠,在敘利亞問題上又無法與美國達成共識,未來外交的發展重點必然會「重返」中東,因此,沙特將會是土耳其外交的重點國家之一,與沙特王室的關係自然變得舉足輕重。何況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土耳其里拉大幅貶值,導致物價攀升、通脹惡化、失業率高企,嚴重影響當地經濟。

沙特若能在區內多一個具實力的盟友,也符合外交利益。(Getty)

至於沙特,介入也門內戰後持續受到西方國家狠批,甚至遭到部份國家實施武器禁運,因此,若能夠於這個時候在中東地區增加一個具軍事實力的盟友,無疑更符合國家外交的利益。

不過,儘管土耳其在卡舒吉案後立場盡量低調,多次「釋出善意」,但沙特於今年3 月時宣布關閉多間土耳其語學校的決定,還是引起土耳其國內很大的反彈。幸而,土耳其當局並未有過激的回應,重申依舊會致力修復與沙特的關係。

拜登上場後美國的中東外交策略有所調整,沙土兩國的關係有望回暖?(Getty)

總體利益並無重大衝突

有分析認為,沙特可能更想看土耳其的實際行動,而不只是談話立場,尤其在穆兄會等關鍵問題上。幸而,土沙兩國目前無論在國際和地區事務方面都談不上存在重大分歧,也沒有嚴重損害雙方的利益。故此,縱然兩國近年關係出現緊張,在總體利益上並沒有任何重大衝突。

如今,美國在拜登上場後,或將降低中東地區在其外交政策優先事項中的地位,並將工作重心放在與中國和俄羅斯的衝突之上。這多少會成為影響兩國在地區外交政策轉向的重要因素。

以巴新一輪衝突或成兩國關係的推動力。(Getty)

本月初,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爆發嚴重軍事衝突,亦令土耳其和沙特鮮有地站在同一陣線,同聲同氣譴責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襲擊,呼籲以色列停止強行驅逐巴人。這或許亦為兩國關係進一步緩和提供契機,惟兩國未來能否長久互相配合發展,抑或是雙方暗地裏爭奪當中東大哥的小動作會逐漸浮上枱面,值得繼續觀察。

(節錄)

上文節錄自第268期《香港01》周報(2021年5月31日)《劇鬥背後:土沙外交齊轉向 能解百年爭鬥?》。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7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保釣運動50年 香港人還愛國嗎?

死因庭案件積壓 法院行政宜改革

【治港新勢力.三】泛民低潮期: 蓄力調整還是「自然流失」?

由汽車蔓延至手機、電腦、家電 全球晶片荒的沉痛教訓

搶電視觀眾爭奪話語權 沙特土耳其掀中東「劇」鬥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