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總統遇刺|早已注定的失敗國家 繼任人鬥爭蓄勢待發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海地政府繼續調查上周三總統莫伊茲(Jovenel Moïse)遇刺身亡案,警方最新證實於太子港拘捕了總統府保安首長Dimitri Herard。目前,海地政府認定有26名哥倫比亞人及2名海地裔美國人涉案,並指刺殺案主腦可能是海地裔美國人薩農(Christian Emmanuel Sanon)。
其實,海地這個加勒比海島國早已危機四伏,如今海地人民深受黑幫混戰、新冠病毒的死亡夾擊;在政府層面,「繼任人誰屬」之爭亦勢掀起新一輪風波。

海地當局表示涉案26名哥倫比亞人中,部份為前哥倫比亞軍方成員,受僱於佛羅里達州一間保安公司。據知薩農上月乘坐私人飛機抵達海地,透過該私人保安公司的東主,招募20多名哥倫比亞籍槍手,欺騙他們做保鑣。檢察部門的調查方向圍繞追查槍手當日闖入莫伊茲住所時,為何無遇到太大抵抗。另外,哥倫比亞警方表示正搜尋3名曾到海地及多明尼加的當地人。

對於哥倫比亞有電視台報道,海地臨時總理約瑟夫(Claude Joseph)牽涉今次暗殺,哥倫比亞警方指並無有關信息,強調案件由海地當局主導調查。約瑟夫亦未有回應報道。

當局至今拘捕至少39人,懷疑與遇刺案有關,包括26名哥倫比亞人。(AP)

現時,遇刺案矛頭直指哥倫比亞僱傭兵、以美國為基地的保安公司,以及莫伊茲的一眾政敵等。根據哥倫比亞國家警察的消息,Dimitri Herard曾於5月底經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前往厄瓜多爾。當局已展開調查,了解這位總統府保安首長有否曾在當地期間與任何懷疑涉案人士接觸見面。

到目前為止,共至少有39人與暗殺有牽連,有知情人士透露當局拘留的幾名嫌疑人還擔任美國聯邦調查局和緝毒局的線人。惟華府似乎不欲沾手,海地政府雖請求美國派遣美軍前來維和,但拜登政府相信無意派兵。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表示,美國已派出高級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特工協助調查,政府仍在評估海地政府的援助請求。

莫伊茲任內已引起不少爭議。(AP)

數世紀外憂內患不斷

雖然莫伊茲遇刺前經已引起不少爭議,其任期引發的示威不斷、借幫派打壓示威造成人命傷亡等。然而,要了解今次海地當前的危機,必先明白到該國長年遭到外國暴力介入的歷史。

海地原為印第安人土著部落阿拉瓦克族居住地,16世紀後先後經歷西班牙人和法國人的殖民統治。當地現今逾九成的黑人人口,都是當年法國殖民者輸入西非黑奴的後裔。1791年,黑人領袖杜桑·盧維圖爾(Toussaint Louverture)領導海地人發動獨立戰爭,與殖民統治鬥爭長達十多年。1804年,海地成為拉丁美洲最早獨立的國家。

美國在內的外國勢力介入,導致海地的政局長年不穩。(AP)

從未停止的黑暗管治

獨立後的一個多世紀內,海地先後遭到法國和美國的軍事威脅和佔領,並因賠款、盜款等而造成當地金融不穩。在20世紀初美國佔領的十多年間,美國政府更實施了吉姆·克勞法(Jim Crow Laws)的種族隔離制度、限制新聞自由,並對海地人採取暴力的行為。這段期間,當地一直未能建立起有效的民主體制、政局動盪,獨裁統治者不斷上台又不斷被推翻,據統計,從海地獨立到1915年的一百年間,共有近90位統治者相繼下台。

1957年,杜瓦利埃(Jean-Claude Duvalier)被推舉為海地總統,跟其子先後對海地施以恐怖統治,直到1986年被推翻。其後,以南菲將軍(Henri Namphy)為首的「全國執政委員會」實行軍政府。1990年,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成為第一位民選的海地總統,惟不足一年卻在一場政變中被廢黜。

1994年,在聯合國授權的國際干預下,阿里斯蒂德重返總統職位至1996年。四年後,他再度當選總統,可惜到2004年2月,叛軍迫使阿里斯蒂德逃離該國,展開流亡至2011年。莫伊茲於2017年上台後,由不斷上升的油價,加上選舉疑涉及舞弊引發的爭議和示威不絕。過去數月,太子港周邊多地已成為黑幫混戰之地, 居民為逃避槍戰離開家園。

獨立接近兩個世紀,海地人至今仍未能看到清晰的將來?(AP)

還有過去數十年,雖然國際間向海地投入數以億計美元的援助,這不但未有幫忙重建國家及為當地人解燃眉之急,由克林頓夫婦牽頭的發展計劃等一眾國際間的發展努力在改善海地人生活條件上徹底失敗,除了大部份金錢落入美國承包商手上,還有海地官員亦貪污或浪費了這些援助資金,以至未能造成實質的貢獻。

更不幸的是,2010 年的地震及隨後爆發的霍亂疫情,徹底摧毀了該國並阻礙了發展努力。儘管國際社會向海地捐出大量金錢及貸款,但管治能力低劣的政府,根本無力為海地帶來重生,相反地震後事隔十年,太子港街頭仍是滄桑一片,貧民區房子仍是破破爛爛。

即使是外國的援助,也鮮少真正落入海地百姓手中。(AP)

勢掀繼任人鬥爭?

其實在刺殺案之前,這個「失敗國家」早已身陷各類政經困局之中,莫伊茲之死更帶來新一輪的憲政及社會危機。本來預計將在9月舉行的國會和總統選舉有機會帶來破局的機會,如今,總統遇刺案謎團待解之際,太子港經已出現繼任人的爭鬥。

在莫伊茲死後,前外長、臨時總理約瑟夫宣布自己將在此期間接管權力。然而,他很快遭到了前內政部長、神經外科醫生亨利(Ariel Henry)的挑戰,後者於近日才被莫伊茲任命為總理接替約瑟夫;但約瑟夫指亨利並未正式就職,故不願交出權力。

海地近日的示威依然不斷。(AP)

黑幫混戰與新冠疫情 夾擊海地人

此外,由於莫伊茲去年以疫情為由推遲選舉後任期屆滿,該國目前沒有有效的國民議會,加上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因感染新冠病毒而身亡,導致政治危機進一步加劇。餘下10位參議員放手一搏,於總統遇刺後兩日宣布議長蘭伯特(Joseph Lambert)出任臨時總統,巨大爭議也勢必令這場憲政危機愈演愈烈。

另一個不明朗因素是太子港九大幫聯盟「G9 an fanmi」等幫派組織。當地如今的街頭示威與幫派暴力的常態化,使太子港不少區域成為無人敢進之地,而且還慣常出現所謂的「國家封鎖」(peyi lock),造成公路、學校、商業和公共服務等完全陷入停頓,且為時甚久。

大量海地人被黑幫迫得流離失所,到擠迫而環境惡劣的避難營居住,恐怕變成了病毒蔓延的溫床。海地至今確診宗數至今逾19,000宗,死亡病例478宗。但在檢測不足及政局混亂之下,加上海地曾檢出alpha與gamma變種病例,衛生專家都認為以上數據都是嚴重低估。

海地醫療系統疲弱,衛生環境惡劣,至今也未取得任何疫苗,是美洲唯一一個從未展開新冠疫苗接種的國家。國家政治官僚層面惡鬥,幫派在社區內爭地盤,以至無從解救的新冠疫情,海地的黑暗前景難見盡頭。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