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百年收獲史上首金 菲律賓體育發展為何滯後?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跟香港一樣,菲律賓昨日也在今屆東京奧運奪得首面金牌。菲律賓舉重選手戴亞絲(Hidilyn Diaz)更是為國家贏得史上奧運第一金。從1924年首次參加巴黎奧運會後,這個東南亞島國足足花了近一個世紀時間、22屆奧運才收獲首面金牌。在菲律賓舉國歡騰的同時,不少人或許會好奇這個上億人口大國為何體育發展滯後?

體育發展其實是菲律賓國內文化的重要組成,其中拳擊、籃球、羽毛球、足球、桌球、網球等,均是主要項目;此外田徑、舉重、健美操、武術等運動也深受當地人歡迎。而讓國民最感驕傲的,要算是擁有拳王帕奎奧(Manny Pacquiao)的拳擊運動,以及成立於1978年、亞洲最早的職業籃球聯賽。

早於1924年,菲律賓經已派出運動員參與奧運,成為首個參加奧運的東南亞國家。自此,該國一直有派出選手參加歷屆的夏季奧運,除了1980年莫斯科的一屆,至今經已參加過22次奧運。該國還是第一個參加冬季奧運的熱帶國家,曾參與1972年、1988年、1992年及2014年的賽事,惟從未贏得任何奬牌。

菲律賓自1924年便參與奧運,至今已22屆。(Getty)

回顧歷屆奧運成績,菲律賓運動員至今合共獲得10面獎牌,當中5面在拳擊項目獲得,還有田徑、游泳各兩面,以及一面來自舉重,總計3銀7銅的成績。而該國最佳的成績是1932年的洛杉磯奧運會,亦是迄今唯一一屆贏得多於一面奬牌,分別在田徑、拳擊和游泳三項不同運動項目中獲得銅牌。

奬牌數目不多之餘,該國還曾創下尷尬記錄,三次連續四屆賽事於奬牌上夥粒無收,包括1948年至1960年、1968年至1984年,以及2000年至2012年,成績頗令人失望。在經過接近一個世紀參與奧運的歷史上,菲律賓體育發展似乎一直未見任何起色。

非國家優先事項

劣績背後,反映的或許是體育運動在菲律賓國內缺乏足夠的關注和重視。菲律賓國家體育委員會主席加西亞(Ricardo Garcia)早於2011年曾坦言:「現在我們的政府有更加緊迫的問題需要處理,諸如房屋、安全、能源,都比體育更優先。」

正如金牌得主戴亞絲作為菲律賓女性運動員,一直以來也得肩負照顧家庭的重責。此前,從未有任何菲國女運動員能夠連續出戰兩屆奧運,戴亞絲算是個特例,繼08年北京奧運後,2012年她再出戰倫敦奧運,創下當地女運動員歷史新一頁,並擔任開幕禮持旗手。其後,她再於上屆的里約奧運贏得舉重銀牌,今年更再下一城拿下金牌。

菲律賓國內有比體育發展更優先的事,如房屋、安全、能源。(Getty)

越南遲20年才參加 成績較佳

此外,據2011年的數字,菲律賓全國53個國家體育協會(NSA)的預算總額不足1億美元,而新加坡同年對運動項目的投入卻高達6.79億美元,若計及人均水平,兩者的差距將更為明顯。

雖說新加坡也算不上體育強國,但政府對體育運動的投入已經有所回報。如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該國相隔近半世紀後收獲史上第二面奧運奬牌,其後的2012年倫敦奧運,新加坡亦獲得兩面銅牌,對上一屆的里約奧運更拿下國家史上第一金。與此同時,新加坡躋身奧運的運動員人數於過去三屆亦多於菲律賓。

而另一個人口和GDP與菲律賓相若的東南亞國家越南,首度參與奧運是1952年,較菲律賓晚20多年,雖則奬牌數只有4面,唯已在2016年里約奧運拿下史上首金,合共1金3銀,成績也較菲律賓理想。

菲律賓資深體育記者Ronnie Nathanielsz表示,國家要在世界舞台上具有競爭力,除了正確的培訓外,還需要適當的飲食和心理準備。他曾說:「我們的運動員缺乏營養,亦缺乏身體和心理調節。如果你身體不健康,如何才能做到精神健壯?然而,我們仍沒有專門機構去做這些工作。」他認為政府的忽視是主要問題,他認為體育運動至今仍不是國家的「重中之重」。

菲律賓運動員獲得的支援有限,部份運動員甚至缺乏飲食指導,飲食絲毫不健康。(Getty)

還有腐敗和管理不善...

的確,菲律賓史上鮮有領導人關注體育發展,前總統拉莫斯(Fidel V. Ramos)是少數的一位,他曾簽署了行政命令規定設立體育、健身和體育發展委員會,以促進全民體育運動項目和比賽。在其任期內,菲律賓創下多年來的佳績,再次於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贏得銀牌。可是,拉莫斯以後的總統不太重視體育運動,菲律賓的國際賽成績也隨之一落千丈。

另一位較重視國家隊於奧運表現的是阿基諾三世(Benigno S. Aquino III)。其任內曾打造200萬美元的重點體育政策,專注於射箭、田徑、桌球、保齡球、拳擊、舉重等10項運動。這個計劃儘管犧牲了其他項目,但正如國家男子籃球隊前教練Chot Reyes所言,「鑑於該國的資源有限,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前總統拉莫斯是少有關注菲律賓體育發展的一位領導人。(Getty)

除當局對體育發展不甚重視外,貪污腐敗也是主要問題,體育相關部門和組織的權力鬥爭一直存在,還經常互相指控處理資金不當。菲律賓籃球協會前秘書長Graham Lim曾爆料指,2005年起當地的體壇高層貪腐不絕,將數以十億披索的體育發展資金據為己有,犧牲當地運動員的發展。

2016年,菲媒亦曾報導一筆逾十億披索的賭場收益,原本作為國內體育發展計劃,其後被發展轉帳至菲律賓國家警察局長 Alan Purisima私人帳戶的醜聞。這些事件多少也反映出菲國體壇所面對的一些困境。

但願戴亞絲的金牌能為菲律賓體壇帶來正面的發展。(Getty)

2015年,新加坡舉辦的東南亞運動會上,兩名菲律賓跳水選手雙雙出現低級失誤,更被裁判接連給出了0分,成為一時的國際佳話。事後,兩人的教練坦言兩人缺乏資源和訓練,表明他們經已盡力。

誠然,一般來說,表面上如果一個國家人口多,就容易獲得奧運金牌。因為人口基數大,選拔體育人才的範圍比較廣,更能培養出優秀的運動員。但一個國家的體育發展,其實離不開國家大量的投入。無論是運動設施還是人才訓練費用。從菲律賓接近100年的奧運歷史中,也多少看出端倪。

體育領域的發展實力,其實也是一個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菲律賓也許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達到體育強國的水平,但願戴亞絲是次奪金能為當地體壇未來的發展帶來正面作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