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高污染元兇:邁進電動化交通黃金時代|碳中和賽跑・三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近年來,各大工業國已就停售燃油車制定時間表,電動車基本上已是大勢所趨。除此之外,各國亦積極鋪設地面交通的電動化基建,如在高速公路廣設快速充電站等。當未來城市的汽車加油站,都變成了充電站,配合可再生能源成供電主流的前設下,各國實現碳中和的步伐望可進一步加快。

市場的力量:碳交易機制誘使企業主動「變綠」|碳中和賽跑・一

歐盟碳邊境稅:施壓減排的「貿易武力」?|碳中和賽跑・二

在全球碳中和大趨勢下,其中一個大宗碳排放來源──地面交通運輸,成為了各國亟需對症下藥、謀求急速綠色轉型的大範疇。

地面交通運輸是全球其中一個大宗碳排放來源。(Getty Images)

「EV走廊」

在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今年祭出涵蓋全方位社會經濟改革的「萬億基建預算方案」,當中有約150億美元是專門撥作在全國各處廣建充電站,希望儘快解決電動車「充電難」的問題,從而增加車主更換電動車的誘因。

根據美國政府數據,截至今年3月,美國全國公共電動車充電站超過10萬個。而拜登基建預算方案,則希望在未來數年內能夠在各大城市公共停車場、公寓大廈,以及高速公路休息處、鄉郊城鎮等建設起覆蓋超過50萬個充電站的聯邦公共充電網絡。聯邦公路管理局(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已擬定長達95,000公里、覆蓋48個州份的「電動車走廊」(EV corridor),將建設起充足的電動化交通基建設施。

基建方案撥款同時針對加大對電動化交通相關行業的投資,如充電器製造及保養、增聘公共充電站服務及維修人員等,冀一來促進本地就業,亦吸納更多本地勞動人口進入電動化行業,加速勞工市場綠色轉型。

聯邦公路管理局擬定的「電動車走廊」走線,啡色為將會改良電動化能力的路段。(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

歐洲的減排野心

綜觀全球,正如本系列早前單元所指向:歐盟在各方面的碳中和進程可謂最為理想,綠化減碳的野心也是最為積極。在推廣電動車和改造電動化交通網絡方面,歐盟訂下的目標也是十分進取。

市場的力量:碳交易機制誘使企業主動「變綠」|碳中和賽跑・一

歐盟碳邊境稅:施壓減排的「貿易武力」?|碳中和賽跑・二

今年7月14日,歐盟宣布將在2035年起全面禁止銷售新燃油車(包括汽油和柴油)及油電混能車,法國、德國、意大利等先進工業國皆已制定明確汽車迭代時間,交通網絡全面電動化的日子指日可待。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現今歐盟內部仍存在着充電網絡分布不均的問題。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指出大多數歐盟成員國公路沿線嚴重缺乏電動車充電站,按照2020年調查數據顯示,有10個歐盟成員國的主要公路網絡每100公里也沒有一個電動車充電站;18個歐盟成員國主要公路網絡每100公里不到五個充電站;只有4個歐盟成員國每100公里達到超過十個充電站的標準。

歐盟交通運輸全面轉型電動化的野心巨大。圖為法國巴黎的行車道路。(Getty Images)

談到歐洲,絕對不能不提挪威這個國家。挪威不是歐盟成員國之一,但它的電動車普及化及電動化交通網絡基建的發展成績可謂十分亮眼,成為歐洲各國爭相追趕的最高標竿。

2020年,挪威全年售出的新車有高達54%為電動車,而根據今年8月最新數據,當地電動車銷售量佔整體新車比例達71.9%。挪威政府表明,2025年前所有市面銷售的新車都要是零排放車輛;所有新購置的公共巴士都需要是零排放或由生物燃氣(biogas)推動的車輛。

挪威政府這些年來制定了大量電動車優惠措施,例如讓電動車車主免費停泊公共停車場、免收公路費、優先行駛巴士線等,還積極為私人企業提供經濟誘因,與公營交通部門分工,在商業、居住和公共用地上廣建充電站。目前,挪威全國公共充電站數量達到17,100個,即已超過美國全國充電站數量的十分一,惟挪威人口只有美國的1.6%。

挪威國內一處電動車充電站。根據今年8月最新數據,當地電動車銷售量佔整體新車比例達71.9%。(Getty Images)

國產電動車打入歐洲

至於正值作出「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承諾一周年的中國,電動化交通運輸肯定是各界頭等集中關注的投資領域之一。保有一定製造能力的中國除了投資研發生產電動車之外,也投資快速充電樁、高效能鋰電池及周邊配套電動化設施。

中國電動車企業小鵬汽車總裁顧宏地對《香港01》表示,小鵬汽車現在有很大份額的投資落在充電技術範疇。他希望未來小鵬自家車款的充電速度,將會成為小鵬的優勢。

顧宏地介紹,小鵬汽車在內地自建了約400個超級充電站,專門供給小鵬汽車車主使用,而與第三方合作興建的超級充電站則超過1,000個。「現在要充滿一輛車(小鵬現有型號),從20%到80%,大概是40多分鐘。不一定要充滿,現在譬如我充10分鐘,就可以駕100多公里。其實這叫『補電』,非常方便。」

「現在我們也會跟國網(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南網(中國南方電網)等國家電力公司合作,包括在高速公路等我們自己很難去獨自建(充電點)的地方,去擴充第三方充電網絡。」他說。

小鵬汽車總裁顧宏地透露,他們現在有很大份額的投資落在充電技術範疇,希望日後旗下產品能以此取勝於其他競爭對手。(龔嘉盛攝)

根據中國電動汽車充電基礎設施促進聯盟(EVCIPA)的8月份運營數據,中國全國累計有210萬個充電樁,比去年增加超過52%;全國車樁比例達3:1,在全球名列前茅。

不過,中國同樣地面對公共充電站分佈過度集中的問題。廣東、上海、北京、江蘇、浙江等頭十大公共充電站佔比已佔全國超過七成。換言之,有很多三四線省市和鄉郊地區,其電動化交通網絡鋪設率,仍然有待提高。

由於已有國內電動車車廠率先採用「換電」(battery swap)模式,該模式亦陸續普及,所以電動車換電站也是值得留意的國內獨特電動化交通基建景貌之一。截至今年8月,全國換電站有849個,分布北京、上海、廣州、重慶等大城市。

中國面對公共充電站分佈過度集中的問題。有很多三四線省市和鄉郊地區,其電動化交通網絡鋪設率,仍然有待提高。(Getty Images)

說到底,電動車行業是各國徹底落實全球交通網絡電動化的領導者。所以,它們本身也要做好企業環境責任,才能有理服人,向世界展示推廣:電動車才是未來世界碳中和的正確方向。

以小鵬汽車為例,它將定期發布企業ESG報告,向公眾披露企業從事生產和提供各類型服務期間的內部節能減碳措施及成果。譬如,小鵬汽車在肇慶的造車工廠則大幅使用了光伏發電,每年二氧化碳減排量有一萬多噸。它們的廢水循環利用率、固態廢物回收率也非常高,後者更幾乎達到100%。MSCI 指數的ESG Ratings中,小鵬汽車取得了AA級成績,是少數獲得此評級的中國企業。

現時,全球各國基本上已有共識:將電動車替代高排放燃油車、鋪設電動化交通運輸基建作為治理地面交通運輸高排放的藥方。而各國在此亦相繼制定了步伐不一的交通運輸變革時間表。大體目標已訂立,具體施行成效又如何?這將直接斷定未來各國實現碳中和目標的成功與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