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人員被爆性侵剛果婦女 國際救援組織「永續的錯」?

撰文:羅保熙
出版:更新:

世界衛生組織(WHO)最近的調查報告顯示,包括該組織僱員在內的83名國際救援人員,在2018年剛果民主共和國(下稱民主剛果)爆發伊波拉病毒疫情期間,強迫當地人發生性關係,並造成29名女性懷孕,受害懷孕的還包括一名13歲少女。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形容,報告內容令人痛心疾首。
類似的國際性組織及維和部隊性侵當地人民,過往亦屢度發生。以地位及資源來欺壓及剝削亟待援助的人民,真相令人髮指。

據路透社報導,是次世衛成立獨立委員會進行調查是因應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和The New Humanitarian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而起,當時約50 多名女性指控世衛及其他慈善機構的援助人員於,2018年至2020年期間要求性行為以換取工作。委員會的調查報告最終發現,83名涉事的國際組織救援人員中至少有21人受僱於世衛,當中包括國際僱員及本地僱員。

世衛回應該獨立委員會的報告指出,就組織人員涉及性侵的調查結果感到心碎和震驚。委員會成員Malick Coulibaly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許多肇事者拒絕使用避孕套,導致其中29名婦女懷孕,有人後來更被施暴者強迫墮胎。」

世衛捲入僱員被指控於過去兩年性侵剛果婦女並造成懷孕的事件。(Getty)

總幹事譚德塞重申,世衛組織有必要進行全面改革,也會全力防止再次發生類似事件。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的發言人也對受害者勇敢作證表示感謝。

目前尚未清楚肇事者是否會面臨起訴,譚德塞表示計劃將強姦指控提交給民主剛果政府和涉事者所在的國家。民主剛果女權組織的Esperence Kazi則表示:「我們鼓勵世衛組織繼續向社會表明,這些在我們社會虐待婦女和女孩的人會受到真正嚴厲的懲罰。」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形容,報告內容令人痛心疾首。(Reuters)

廿載性侵醜聞 涉及多個國際組織

同類的國際組織性侵醜聞過往亦不時發生,較早的包括2001年發生在西非利比里亞、幾內亞、塞拉利昂等地的難民營中。當年有聯合國和援助機構工作人員被揭發對13歲至18歲的女孩施以性虐待。

2013年至2015年,聯合國維和部隊人員也曾被揭發於中非共和國性侵近百名女性,當中不少受害者是兒童。涉及的維和部隊包括來自布隆迪和加蓬;另外一支是來自法國部隊,相信還涉及當地武裝組織。負責調查的美國關注組織CODE BLUE行動的報告還指,其中有四名女性被帶到法國部隊的軍營,部隊人員強迫她們與狗隻性交,事後給予她們九美元,其中一人之後感染不明疾病死亡。

聯合國維和部隊過往曾多次被指控性侵婦女。(Getty)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對事件感到震驚,強調會不遺餘力處理有關問題。聯合國已經要求布隆迪、加蓬和法國合作調查事件,並派出調查組又會向受害人了解事件,且提供心理及醫療援助。CODE BLUE行動負責人則指,由聯合國人員調查屬同一組織的涉案人士,中間涉及利益衝突,未必能夠有效監控維和部隊人員。

過去十幾年來,聯合國維和部隊被指控犯下至少2,000多宗性侵案,包括上世紀90年代波斯尼亞內戰;近年在中非共和國、剛果與海地也都有傳出醜聞,但事件往往沒有下文,突顯國際性組織慈善救援的漂亮外衣下的醜惡與虛偽。

即使受到指控,性侵醜聞往往會便淡化處理。(Getty)

除了世衛和聯合國維和部隊外,部分大型非牟利團體亦有人員涉及類似指控。例如,英國樂施會(Oxfam)2018被揭發有11名職員於2010年海地賑災服務期間召妓及性剝削當地人,其後時任海地主管Roland van Hauwermeiren承認召妓,在該組織調查期間,更有員工涉嫌恐嚇證人。今年4月,兩名樂施會人員在民主剛果亦涉媒性剝削當地人,被組織停職調查。

此外,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部分從事2010年海地地震救援工作的員工,亦曾以食物換取災民提供性服務及金錢。雖然該會事後發聲明批評報道失實,指涉及性剝削災民的人員並非僱員,而是社區志願者等其他人士。不過,上述種種性侵醜聞,均已重創一眾國際人道組織的形象。

需要國際援助的人反而受其傷害至深?(Getty)

組織顧及聲譽疏於追究

在樂施會在海地的性醜聞曝光後,英國下議院國際發展委員會(House of Common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mmittee)在2018年曾對連串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爆出性侵、性騷擾案件進行調查,委員會領袖Stephen Twigg表示,感到擔憂的是,「比起受性虐待的婦孺,國際救援組織更在乎自己的名聲」,導致這些組織多年來明知有受害者存在,卻沒解決組織內管理不善的弊病。

來自海外的救援人員在離開當地後,往往就能輕易地逃避法律追究,而且在災難國家的受害婦孺多數都是弱勢人士,並無資源或援助去伸訴。而且,這些人員一般能輕易離開原先的組織,重新投入別的機構重施故技。

英國下議院委員會的報告又批評,國際人道組織對性侵事件反應往往「慢半拍」,又認為這與這些組織內有所謂「兄弟幫」(boy's club)文化有關,產生了男性成員之間在性騷擾與性侵事情上的共犯結構,讓女性不敢貿然反抗或舉報。

有建議國際組織內部的通報機制需透明化。(Getty)

誠然,世界各地的民眾普遍對這些參與國際援助人員有較高的道德標準和期望,國際組織應改善內部相關的舉報機制,保護告發者及由獨立調查的專員與受害人接觸,設法改善內部文化等。此外,還應建立全球援助工作者名冊,讓各組織之間的人事資訊透明化,也使得施暴者一旦遭懲處,便難以再加入國際救援的行列。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