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局勢│蘇聯時期夢魘重臨 波羅的海、東歐如驚弓之鳥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俄羅斯揮軍烏克蘭,首都基輔戰情膠著,上周起已有大量烏克蘭民眾湧向波蘭、羅馬尼亞等邊境。北約及美軍已開始在烏克蘭周邊國家派兵加強準備,北約「最前線」的波蘭、波羅的海三國都高度戒備,不論官方還是民間都擺出「援烏抗俄」的態勢。拉脫維亞國會周一(28日)更通過,容許國民自願到烏克蘭參戰援烏。

2022年2月27日,大批來自烏克蘭的難民抵達波蘭普熱梅希爾的火車站。(AP)

一位美國陸軍發言人周四表示,美國陸軍部隊正準備向波蘭及烏克蘭邊境靠近,波蘭已表示會為逃離烏克蘭的人提供置身之所。本月較早前已抵達波蘭的5,500名美軍,大部分都在協助波蘭軍隊在邊境建三個庇護中心。美國官員估計,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全國性攻擊可能導致100至500萬難民,相信當中很多人會前往波蘭,而這一波難民潮,恐怕是歐洲2015年以來最大。

近月受到白羅斯邊境難民問題(主要為中東難民)困擾、在邊境修築圍牆的波蘭,這次卻對烏克蘭人民敞開大門。波蘭是與烏克蘭接釀邊境最廣的西方國家,該國內政部部長Mariusz Kaminski周四表示,已設立八個接待點,為烏克蘭人物提供食物、醫療協助。

烏克蘭局勢:2022年2月27日,羅馬尼亞邊境一名救援服務員向逃離衝突的烏克蘭難民分發食品袋。(AP)

美國拜登政府及北約都表明不會派兵烏克蘭,但英美等國都增派軍人到烏克蘭西方接壤國家。而北約旗下30個成員國之中,部份有主動向烏克蘭政府提供武器、彈藥及其他設備。其中,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在聯合聲明指,向烏克蘭人民緊急提供武器、彈藥等軍事支援,以及經濟、人道救援等支援。

作為前蘇聯領土的波羅的海三國,可謂歐洲地區中的「反俄先鋒」,除了仍有蘇聯時期記憶的老一輩,年輕一輩的民族主義亦強,俄羅斯對烏克蘭大舉動武後,三國於1991年獨立後,一起在2004年加入北約。但縱有「北約保護傘」,國內氣氛仍然緊張。立陶宛總統瑙塞達(Gitanas Nauseda)周四宣布國家進入兩週的緊急狀態,下令駐紮立陶宛的北約軍隊在邊境戒備,防範白羅斯及俄羅斯挑釁。

烏克蘭局勢:挪威軍車於 2022年2月27日抵達立陶宛考納斯機場,增援當地。(AP)

民間抗俄情緒高漲

民間「反俄」情緒一樣高漲,居住在首都維爾紐斯的50歲教師Jaunius Kazlauskas向美聯社表示:「我的祖父母在蘇聯時期被流放西伯利亞,我父親是被KGB處決的。我現時活在一個民主國家,但似乎一切也不是理所當然的。」

事實上,2014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以後,波羅的海對於俄羅斯的不安感一直提升,壯年的立陶宛人不問男女在過去數年都接受民兵軍訓,預備好「某天」出來保家衛國。多間連鎖超巿亦加入聲援行列,已宣布停止買入俄羅斯產品。該國最大連鎖超巿Maxima亦宣布已把俄羅斯及白羅斯產品下架,以酒精飲品佔大多數。

烏克蘭局勢:一名波蘭志願者在波蘭梅迪卡的梅迪卡邊境口岸,為烏克蘭難民提供前往首都華沙的交通接送。(AP)

至於拉脫維亞,政府先於上周四暫停了數間俄羅斯電視台的廣播牌照,隨着俄烏衝突升級,拉脫維亞國會周一(28日)更一致通過,容許國民自願到烏克蘭參與戰鬥。起草該法律的議會國防、內政和腐敗預防委員會主席蘭卡尼斯(Juris Rancanis)說:「我們的公民若想支持烏克蘭,並自願去捍衛烏克蘭的獨立和我們的共同安全,他們必須能夠這樣做。」

香港01製圖

跟俄烏的斯拉夫民族不同,波羅的海三國不論文化、宗教或語言上,都跟俄羅斯不同,卻在過去200年間長時間受莫斯科統治,包括二戰後長達50年的蘇聯時期。其中,拉脫維亞與愛沙尼亞現時約四分一人口為俄裔。這三個人口合共約620萬的小國在2004年加入北約(NATO)後,就成為了北約跟俄羅斯之間的地緣對峙前沿。

烏克蘭局勢:波羅的海反戰情緒高漲,立陶宛近日不停有民眾上街示威聲援烏克蘭。圖為2月26 日維爾紐斯一場反對示威活動。(AP)

F-35戰機首度部署波羅的海

過去幾天,美國向拉脫維亞派兵,並向立陶宛和愛沙尼亞派出先進的F-35戰機,這會是首次有F-35在波羅的海國家部署,而且美國不會按計劃在4月從立陶宛撤出 500 名士兵。上周三,大約 20 架美國阿帕奇攻擊直升機降落在拉脫維亞,拉脫維亞國防部又表示,首批40名美軍已於上周四抵達,總數會有300名美軍前後部署當地。

另一邊廂,英國軍隊及其他軍事裝備包括坦克,於上周五已開始抵達愛沙尼亞。英國計劃增派士兵大約850人,加入本已駐紥該國的1200人北約戰鬥群。

烏克蘭局勢:2022年2月24日,美國AH-64 阿帕奇攻擊直升機在拉脫維亞的利爾瓦德軍事空軍基地降落。(AP)

在二戰後採取軍事中立的芬蘭與瑞典並非北約成員國,在上周亦參與了北約的緊急峰會,讓人懷疑兩國是否改變中立立場。芬蘭前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26日在Twitter發貼寫道:「俄羅斯正推使芬蘭『史無前例地接近』加入北約。如是這,我們別無選擇下只好加入,壯大聯盟並維持北歐穩定。」

分離主義地區的危險

儘管波羅的海、波蘭、以至北歐等近鄰如坐針氈,很多人不都太擔心普京的軍事行動會延伸至別國。北約前盟軍最高指揮官史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表示,相信「普京不會像穿過烏克蘭的邊境那樣,越過北約邊境。」

不過,「較危險的」也許不是北約成員國的那些東北歐小國。奧巴馬時期美國國務院顧問Karin von Hippel認為,如果俄羅斯這次對烏軍事行動取得成功,普京就可轉移注意力至格魯吉亞及摩爾多亞兩個前蘇聯加盟國——前者的阿布哈茲(Abkhazia)及南奧塞梯地區(South Ossetia),後者的德左地區(即聶斯特河沿岸共和國,Transnistria)都為有俄軍駐紮的自治區。格、摩兩國既非北約成員,境內亦跟烏克蘭般存在分離主義問題,俄語人口眾多,這些地區的脆弱性恐怕更難以忽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