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局勢│CNN記者:西方對難民反應之嚴重虛偽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烏克蘭戰事已持續近兩周,多達200萬烏克蘭人已逃離國家,周邊的歐洲國家都向難民開放大門,伸出援手。如今身在波蘭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得獎記者Arwa Damon發表觀點文章,自稱身處烏克蘭—波蘭邊境,目睹人間溫暖,西方齊心一致制裁俄羅斯,腦海卻同時想起2015年,敘利亞難民如何被歐洲國家擋在門外。

2月27 日,在波蘭科爾佐瓦過境點上,舉著標語牌的志願者為來自烏克蘭的難民提供交通接載。(AP)

Arwa Damon在文中寫道,在波蘭邊境看見大小挽着小手、人群拉着行李而至,「我看到臉上的表情因震驚而僵硬,上面刻著永遠不會完全消失的創傷線。」另一個畫面疊加在她的腦海中,都是來自她採訪2015年難民危機時的回憶。當日,人們擠在希臘-馬其頓邊境的鐵絲網上,一位母親在傾盆大雨下,把嬰兒抱在塑膠布下,一名父親抱着發燒的女兒說:「看看她,看看她的狀態,在敘利亞時,她是一個公主。」

Arwa Damon寫道,「今天世界才仿佛覺醒俄羅斯政府的殘酷無情,好像多年來敘利亞人並沒死於俄國炸彈之下」。當日有難民曾經問她,「為什麼世界不關心我們?」她卻答不出口,「你怎麼告訴別人,他們的生活不是地緣政治計算的一部分,在傀儡們的宏大計劃中,他們的生活並不值那麼多錢?」

3月8日為國際婦女節,羅馬尼亞邊境錫雷特,一名移民官員向逃離烏克蘭衝突的難民婦女獻花。(AP)

歐洲實際收容了多少敘利亞人?

在二戰之後,歐洲經歷了幾場重大的難民危機。第一場是1990年代的前南斯拉夫內戰,多達550萬逃離國家,德國、瑞典、瑞士為接收最多庇護申請的國家。第二次要數2015年的歐洲難民潮,其中敘利亞內戰導致超過660萬人逃離國家,另有670萬仍在敘利亞國內的人流離失所。

不過,在660萬敘國難民中,歐洲只一共接收了約107萬人的申請,真正有收容較多敘利亞難民的歐盟國家就只有德國及瑞典,分別佔歐洲收容總數的59%及11%。據聯合國難民公署(UNHCR),奧地利、希臘、荷蘭及法國只收容了2-5%,其他歐盟國家更低於2%。當時基於歐洲對ISIS極端恐怖主義流入的恐慌,民間反對接收中東難民的聲音不小。

滯留土耳其的敘利亞及其他中東難民的問題,雖已被遺忘,但從來沒有解決。(Getty)

不願收容的「他者」

事實上,大多敘利亞難民仍留在中東鄰近國家,數目近550萬,包括土耳其、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單計土耳其便有360萬。歐盟當時與土耳其達成協議,向土方提供財政支援,把試圖由希臘進入歐洲的「非正常移民」遣返土耳其,阻止難民前往歐盟尋求庇護。根據協議,歐盟給土耳其支付的援助達60億歐元。

我們痛苦地看着難民被選擇性地歡迎,戰犯被選擇性地懲罰。有偏見的不僅僅是西方媒體,而是西方世界。
CNN記者Arwa Damon

Arwa Damon說,她聽見政客、記者、世界領袖侃侃而談,說烏克蘭人是「富裕的中產階級」、「隔壁的家庭」、「文明的」,彷彿一個人是否值得獲救,是基於他的膚色、語言、宗教或是出生地。

中東北非戰亂未止,時至今日仍有大量難民試着逃到歐洲求庇。3月5日,救援船在距利比亞海岸 45 海里的地中海救出28名來自非洲和馬格里布的難民。(AP)

她續寫道,今天在波蘭看見難民受到歡迎的美麗畫面:數以百計的志願人士來到舉牌為難民提供免費接載或臨時居所、保安部隊協助難民取得資訊或庇護所、陌生人上前說:「你安全了。我有什麼能幫你嗎?」相反,2015年她所看到的是,匈牙利布達佩斯火車站周圍的餐廳與咖啡店,沒有一間容許難民在內逗留;那些逃跑的人被安全部隊「像牛一樣圈住」,直到他們成功逃脫。

Arwa Damon又稱,自己過去幾年採訪的都是來自中東、北非、阿富汗的難民,最令人難過的真相是,這些難民都被西方世界視為「他者」,人們對他們的痛苦沒法感同身受。

3月8日,烏克蘭難民抵達德國柏林一個火車站後,在歡迎區排隊等候食物。(AP)

對難民的雙重標準

這也許在波蘭、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就更是明顯,前者早前為了阻擋中東難民從白羅斯潛入,斥資3.94億美元(約30.7億港元)修築一道高5.5米、長186公里的圍牆,相當於波白兩國邊境總長約一半。

總部設於意大利的移民政策中心(Migration Policy Centre)主任Andrew Geddes指出,波蘭、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等東歐國家大多都拒絕敘利亞難民,卻站在前線歡迎烏克蘭人。他形容: 「對於來自歐洲以外的移民......這是一種非常、非常強大的排他性方法。」歐盟更願意將白皮膚的歐洲難民內部化,卻不太願意為來自非洲和中東的人提供保護。

諷刺的是,那些滯留歐洲境內或邊境的別國難民,早已被排除在主流視野之外。如法國卡萊「拆之不盡」的難民營、每日冒死越洋地中海的難民船、還有近月逃離塔利班政府的阿富汗人...

「我看見西方及其他強國對烏克蘭的狀況咬牙切齒,但對於敘利亞卻是口惠而實不至。」Arwa Damon在文中續指,七年後,許多敘利亞難民仍留在同一個營地或臨時中心,生活停滯不前,在難民營出生的孩子從來不知道真正的家是怎樣的。但現時卻有如此多的國家歡迎烏克蘭難民,為他們提供長達數年的居留權、工作許可、過境方便等。她警省大眾:「不同難民所承受的痛苦都是一樣,而我們對他們的反應也應該一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