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霍金瀟灑走一回 畢生最大困惑「女人,她們完全是個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天地悠悠 過客匆匆 潮起又潮落」──霍金這位不一樣的宇宙過客,留下的軌跡較大部分人更長、更深。

「紅塵啊滾滾 癡癡啊情深 聚散終有時」,即使大半生被困在輪椅,無阻他的壯志豪情和對真愛的渴求。他跟普通人一樣愛玩愛笑,愛到脫衣舞俱樂部玩樂。他能夠理解最複雜的科學和數學定理,卻總看不透女人。

年輕、未發病時的霍金,一臉朝氣。(劍橋大學影片截圖)

那年,她18歲 他21歲

1962年暑假,Jane的好姊妹Diana吹噓跟哥哥一位奇怪但聰明的朋友約會,兩女放學後在對面街看到一名年輕男子,「就是他了,史提芬霍金」,Diana說。數月後的新年派對,Jane再次看到這名瘦削、額前劉海長長的青年,聽着他跟一名牛津朋友解釋正在劍橋開始進行宇宙學研究,對他的幽默感和獨立性格悠然神往。兩人交換電話地址,數日後收到他21歲生日派對邀請,只有18歲的Diana在大學生堆之中顯然有點格格不入,默默在一角聽別人談話,她以為,兩人不會再有所交集。

Jane之後在倫敦修讀秘書課程,某個早上碰上Diana,並問她:「你知不知道史提芬的事?」Jane不解,「什麼意思?,我什麼也不知道。」「他全身不停顫抖連鞋帶也綁不到,入院兩星期,做過很多可怕測試後發現患上會令他癱瘓的不治之症,可能只剩下數年命。」

即使已離異多年,Jane始終未能完全放下霍金,對他照顧有加。(網上圖片)

13張圖回顧霍金精彩一生

+7
+7
+7

沒有未來的戀愛

Diana的話令Jane呆在當場,不料一星期後當她在月台等待前往倫敦的火車時,再次遇上這個令她心動的大男孩。他邀請她去看戲、去舞會,約會愈頻繁,愈令兩人心煩。

病情成為禁忌,彼此避而不談。Jane四出查問學醫學護的朋友,卻一無所得;史提芬一度陷入嚴重抑鬱,甚至企圖把Jane嚇退,明知自己病情,只可以談一場沒有未來、毫無負擔的戀愛,可是短暫分開過後,還是放不開她,在一個潮濕陰暗的周六傍晚,他向她求婚。

史提芬的父母對她警告兒子命不久矣的事實,當未來奶奶詳述病況可怕發展時,Jane出言阻止:「我不想知道這些,我深愛史提芬,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止我嫁給他。」1965年7月14日兩人在劍橋成婚。這是霍金前妻Jane對兩人相識相戀到結婚經過的敘述。

霍金早年以電動輪椅,陪伴兒子踩單車。(影片截圖)

敵不過殘酷現實

回憶總是美好,現實卻是殘酷。無止境的照顧,讓Jane累了。她的版本是,推出經典著作《時間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令霍金名成利就後,身邊圍繞一班阿諛奉承的追隨者,令關係變得複雜,「我覺得我們的家庭已被離棄」,她想不到聘用全職看護照顧丈夫後,反令婚姻走上末路。

的而且確,霍金在1990年為其中一名看護Elaine Mason離家出走,1995年正式跟Jane離婚,同年9月迎娶Elaine。然而霍金在自傳憶述,1979年生下兩人第三名孩子後,輪到Jane陷入抑鬱,「要照顧三名孩子和被困在輪椅上的丈夫,令她覺得很痛苦。」

霍金早年獨自以輪椅走過劍橋大學各處的畫面。(影片截圖)

四角關係

「她擔心我快要死去,希望我離去後可以有人能夠照顧她和孩子。她找到一個叫Jonathan Jones的音樂人,在我們的住所闢出一個房間給他,我可以拒絕,但我也以為自己會死,覺得應該有人在我離去後可以照顧孩子。」

有哪位丈夫可以眼白白看着一名陌生男子,入侵自己的家?看着Jane和Jones日漸親密,妒意使霍金鬱鬱寡歡,「最終我不能再忍受下去,1990年跟其中一名看護Elaine Mason搬走。」一心以為自己活不長早早結婚生子,料不到生命遠較他想像中悠長,當第一段婚姻經歷四分一世紀過後,偏偏未能走到白頭。

1995年9月,霍金與其中一名看護Elaine結婚。(路透社)

傷痕纍纍

他形容與Elaine的關係「熱情而激烈」,「我們的關係確有高低起伏,但Elaine身為護士的專業知識,拯救了我的生命。」

跟Elaine結婚後,霍金身上陸續出現神秘傷痕:手腕骨折、斷臂、嘴唇爆裂、臉上抓痕、股骨骨折。他身邊看護一個個挺身而出,指證Elaine虐夫惡行,甚至指出有一次霍金透過屏幕打出:「不要讓我單獨跟她一起,請不要走,讓某個人來替更」的訊息。霍金一名前助手受訪時稱「Elaine是怪獸」,直言教授只有在跟她一起的時候才會受傷。

2003年霍金據報因為烈日當空下在後花園「被暴曬」足全日,皮膚嚴重曬傷,警方為此展開調查,向他10名現任及前任看護落口供,不過缺乏霍金本人證實之下,缺乏足夠證據起訴Elaine。霍金堅持眾人對Elaine的指控失實,「我和我的妻子深愛對方,因為有她,我才能夠活至今時今日。」

愛的宣言言猶在耳,3年後霍金與Elaine離異。即使被虐傳言甚囂塵上,霍金始終對Elaine沒有半句怨言。

兩個女人,基本上串連霍金大半生。他在科學研究上無往不利,女人始終是他的阿基里斯腱。

女人,她們完全是個謎。(Women. They are a complete mystery)
霍金

霍金一生極力追尋宇宙奧秘,對他而言,可能女人才是更難解的謎團。(劍橋大學影片截圖)

【專頁】物理學家霍金逝世 《時間簡史》黑洞理論流傳後世

脫衣舞孃

拋開婚姻包袱,霍金索性到脫衣舞俱樂部尋開心,他一位開脫衣舞俱樂部的朋友Peter Stringfellow矢言,「他是一名靠腦袋為生的男人,但也感受到性難以抵擋的力量。」霍金成為Peter位於倫敦的Stringfellow脫衣舞俱樂部常客,他憶述某晚遇上教授的對話──

「霍金先生,很榮幸認識你。如果你有一點時間,我想跟你討論一下宇宙。」

「之後我暫停一下,開玩笑說:『還是你寧願專心看女孩子們?』」

「沉默一會兒之後,他回答說:『女孩子們』。」

除英國之外,霍金被指不時光顧加州一家脫衣舞俱樂部。有目擊者言之鑿鑿說見過霍金多次,說對方和衣睡在床上,兩名裸女在他身邊跳舞,劍橋大學新聞主任確認消息屬實。

以為只剩下兩年壽命,霍金不單多活超過半個世紀,還把握時間寫下一本本重要著作和研究報告,對人類解開宇宙謎團作出長足貢獻,即使疾病令他情路崎嶇不已,他也憑一貫的幽默感應對,看脫衣舞享受人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