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下閱讀】改善本港閱讀風氣? 專家:悶出個習慣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底公布的「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2016」顯示,香港學童的閱讀能力在全世界50 個參與國家和地區中排第三,成績優異。不過,閱讀興趣方面則略低於國際平均水平,對閱讀課堂的投入度更排在榜末。負責研究的香港大學教育學院教授謝錫金提醒家長不要破壞學童的學習興趣,否則只會「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線」。香港人的閱讀風氣一直為人詬病,究竟我們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以至建立更理想的閱讀氛圍?

(此為系列報道之四)

閱讀能夠增長知識,同時也是對大腦的日常訓練,透過閱讀文字可以增進理解能力、發展語言的技巧,甚至是學習聆聽別人的意見。這些技巧十分重要,無論在家庭、學校、職場以至社會都能廣泛應用得到。因此,閱讀的影響不僅限於學業,同時還影響就業、競爭力,甚至做人處事。舉個簡單例子,向小孩讀故事書的時候,每隔一陣子便停下來,讓他們想像一下故事的發展,甚至問問他們能否想像其他的結局等,都能夠讓他們在同一個故事框框底下,發展出不一樣的故事,幫助他們發揮創意。

去年的一項研究顯示,香港學童的閱讀興趣方面略低於國際平均水平,對閱讀課堂的投入度更排在榜末。(資料圖片)

癥結在於家長閱讀興趣低

有份參與研究的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林偉業首先向記者澄清,香港學童在閱讀興趣方面的數據並不如部分媒體所形容般差劣,雖然在某些數據表現不太理想,但整體可算是中規中矩,有改善空間。

林偉業指出報告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地方,就是香港家長閱讀興趣全球最低,而且問題已存在十多年。教育界早已知道,家長閱讀興趣愈高,子女的閱讀成績也就愈好。他直言:「家長是否喜歡閱讀、是否常閱讀等因素,會直接或間接影響子女閱讀成績,也是家庭能否建立閱讀風氣的原因。」數據上亦很清晰地反映出因果關係。

林教授強調,香港學童閱讀風氣並不如一些傳媒報導的差,只是有改善空間。(羅保熙攝)

他解釋,家長作為子女的榜樣,角色十分重要,子女若見到家長不閱讀,自然也不怎麼喜歡閱讀。此外,不閱讀的家長,在子女閱讀的時候也不會和他們討論閱讀的話題。「閱讀並非單看書,看完其實還要去講。缺少討論的環節、失去閱讀的互動,那麼子女很難提升閱讀能力。」

香港作為全球工時最長的城市之一, 一般打工一族每周平均工作近50 小時,較全球平均數高出近四成,對比充滿人文氣息的法國巴黎,更高出六成七。因此,不難理解為何香港家長在閱讀興趣的數據上顯得那麼差,因為不少人在辛勞工作後,都寧願選擇放鬆自己,休息一下。林偉業認為這無可厚非:「香港人工作繁忙,就算有時間都會優先閱讀和工作有關的書籍。這某程度是亞太地區成年人工作勤力的一種體現,因為這些國家大多有較沉重的工作以至生活壓力。」他重申這並非一件壞事,因為當中牽涉眾多原因,香港是個資訊交流蓬勃的地方,生活上較多姿多采,娛樂消閒方式也不單一。這情況只是表明,閱讀對香港人而言並不是消閒的首選而已。

這個情況和鄰近的日本頗為相似。當地近期的一項調查顯示,五成三日本大學生表示每天的閱讀時間為「0」,是自2004年展開調查以來,比例首次過半數。這項去年底進行的調查,訪問了日本全國30 所國立、公立和私立大學10,021名學生。報告指出,大學生每日平均的閱讀時間為23.6分鐘。同志社大學副教授濱嶋幸司分析:「在高中之前沒有養成閱讀習慣是關鍵因素。」

在香港,互聯網及電腦設備已相當成熟,市民每天都閱讀大量資訊,對於實體書的需求也有影響。立法會特別財委會文件顯示,2017年公共圖書館的書本總借閱量為4,830萬次,比2012 年下跌12%。同時,到訪本地圖書館的總人次已是連續五個年度下跌,比2013 下跌至少300 萬人次。較好的是,隨着電子書館藏愈來愈豐富,2016 年起借閱量已顯著上升,去年全年使用量有46萬次。

家長為小朋友買書固然是好,能以身作則一同閱讀更好。(林若勤攝)

開卷有益 vs 為興趣而讀

林偉業表示,各式各樣的消閒的確會霸佔了原本想要閱讀的想法和時間。乍看起來是個嚴重問題,但他認為事情並不一定一面倒的壞,「今天如果我們是在問電影業、電競業人士,他們或許會告訴你這是件好事。」因為不閱讀的同時,香港人其實是將時間花在其他同等重要或感興趣的地方,甚至因此而參與和投身各方面發展。

這個說法也許有商榷餘地。生活在香港,一班來自各行各業的港漂同樣受忙碌的工作和急促的社會節奏困擾,但他們對閱讀的渴求反而增加了,還組織了一個名為《趁早》的讀書會,定期舉行活動。這多少證明了工作忙碌或許只是個藉口,問題可能是從來沒有重視過閱讀,也沒有真正建立習慣。

政府着力推動全民閱讀,特首林鄭月娥上周二(4 月17 日)便宣布重推校園閱讀資助,撥款每年大約4,800萬港元,為全港公營中、小學提供津貼,推動學童閱讀。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認為,上述做法可實質地改善中、小學圖書館,加上津貼影響範圍大,希望同時可刺激到出版商提供更豐富的圖書。康文署也趁着4月23日世界閱讀日,與教育局在中央圖書館合辦同樂日,並計劃今年7月1日起在港島、九龍、新界揀選三間圖書館進行三個月試驗,逢星期日及公眾假期延長服務時間至晚上8時。

至於如何培養一個人的興趣,一直是教育的永恆課題,大原則是要和生活有關係。林偉業認為這可能和文化有關,他指亞洲地區的文化首要考慮的,很多時不單純在於自己本身:「我們很多人會說,想要閱讀好就要因為閱讀本身有趣,但中國人講的是開卷有益,這是因為閱讀有用處,這和西方的一套存在明顯分別。」

如果本身覺得閱讀有趣,的確對閱讀成績有幫助,但林偉業認為這並非唯一條件:「中國人說開卷有益,也許會令一些學童雖然未必喜歡讀,但還是會讀,這並非壞事。」這正好解釋了香港以至亞洲地區閱讀興趣不高但成績好的一個關鍵。他補充如果我們閱讀並不單為了「有益」,而是同時認為閱讀扣人心弦且無可抗拒,覺得有趣而去閱讀的話,「兩者相輔相成難道不是更理想嗎?」

香港可供閱讀的公共空間,尤其是在室內的數量很有限。(資料圖片)

公共空間不足 閱讀環境難求

過去,曾有意見認為本地缺乏公共閱讀空間如公園廣場、圖書館以至咖啡廳等,公共交通工具的廣播也窒礙一般人閱讀,這直接間接影響了整個社會的閱讀文化。此外,私人的居住空間也太小,不少家庭幾乎沒有丁點寧靜的空間學習和閱讀。林偉業認為,充足的公共地方對閱讀的確有幫助,尤其是良好的室內空間。惟他坦言:「公共閱讀空間,在今天的香港社會是件非常奢侈的事。」

香港社會居住空間小,尤其是劏房戶,很多不能長時間逗留家中,部分人更可能是晚上睡覺的時候才回去。這些人可能因此會透過佔用其他公共空間去解決以至彌補問題,如在公園久坐休息、或在公共圖書館看報乘涼。林偉業認為這不是他們的問題,但卻暴露了本港公共空間捉襟見肘的尷尬處境:「公共閱讀空間牽涉到的不單是閱讀的問題,還是整個社會結構問題。」

由此可見,學童的閱讀習慣及興趣,除了影響他們自身,也關乎到家庭文化、教育、社會、設施配套等多方面,要裏裏外外一同配合。林偉業認為,培養閱讀興趣有兩個可行方法,現在一般人會花大量時間在手機和網絡上,若日後能夠在智能手機大量提供閱讀材料和電子借閱,有助培養閱讀興趣。另一個做法則較傳統,重點在於「悶」,他以自身的經歷指:「小時候家裏就不習慣開電視,在這樣的環境下,自不然拿起書本閱讀,畢竟這是個唯一的消閒方法。」

上文節錄自第108期《香港01》周報(2018年4月23日)《戰火下閱讀》。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