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無償收地」 或陷「津巴布韋」式災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周二(31日),南非總統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上傳短片,稱其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ANC)將推動修改憲法,新憲中將明訂政府可以在毫無賠償的情況下,徵收農地。

「無償收地」在鄰國津巴布韋,早有先例。其結果卻是原擁有土地的農夫被武力驅趕,農產大減,經濟下滑,造成超級通漲。南非會否重蹈覆轍,要看人們能否放下種族隔閡,而通力合作。

拉馬福薩的收地政策,受影響者主要為擁有全國大多農地的白人農夫。南非在1994年正式打破種族隔離政策後,廢止1913年禁止黑人買地租地的惡法,而當時南非政府承諾將於2014年之前,把全國30%的土地交還給南非的黑人,作為轉型正義。

土地改革進度緩慢 激化人民收地渴求

至今,南非一直實行「願買願賣」(willing buyers, willing sellers)政策,如果擁有土地的人願意將土地賣出,政府會給予賠償,然後把土地收回,再進行分配。

然而,政策成果進展緩慢。時至今日,南非仍沒有正式可信的農地分配數據。而據非正式統計,至今只有10%的商業農地為黑人擁有,其餘仍由白人農夫主導。不過根據南非農業商會(AgriSA)的計算,如果把自給自足用的農地也計算在內,黑人已擁有全國農地的27%。不過無論如何,黑人佔南非人口近80%,而白人則不足10%,以上農地分配的比例仍然極為不均。

黑人農工在南非菜田上工作 (視覺中國)

近年,南非人民開始有聲音,要求政府積極收回白人農地。支持收地的示威時有發生。

一位支持收地的社區領袖說:「民主?當某些人很有錢,有些人卻很窮的時候,我們到底要怎麼參與(民主)?那些白人應該有些同理心,可是他們只會剝削我們。」

一位常參加示威的人更說得明白:「非洲是黑人的。(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我們要取回我們的土地,而且我們會用武力去把它們奪回。」

當下的情況,與津巴布韋20年前,極為相似。

2017年南非的一場漁業及土地權益示威中,示威者架起路障與警方對峙。(視覺中國)

津國勇武奪地 換來經濟人道災難

1980年,津巴布韋在穆加比(Robert Mugabe)領導下取得獨立,正式進行收地歸還黑人的政策。起初仍在英國資助下,以「願買願賣」的原則收地。但到90年代,其成果亦不如理想,導致加強收地政策的聲音愈來愈大。

1992年,穆加比政府推出「強制收地」法,給予政府隨意收地的權力,不過政府收地時仍須向原有農地持有人,作出賠償。此法一開,收地幅度大增,不過卻惹來穆加比政府將土地中飽私囊的質疑。而民間累積強烈不滿情緒,有人開始組織游擊隊,直接去驅走農地擁有者,奪回土地。

2000年,穆加比正式將「無償收地」合法化。親穆加比政權的組織,成立「加速土改計劃」,以武力搶奪農地的情況大增。不過津巴布韋的經濟卻大受打擊,從2001年至2007年,每年都是負增長,在2003年,負增長更接近20%。

2009年津巴布韋遇超級通漲,通漲率是「5」後21個「0」% (視覺中國)

原本大宗出口作物,如煙草、咖啡、茶葉等,產量大跌。以煙草為例,2008年的產量,只及2000年的21%,而且更低於1950年產量。大部分生產出口作物的農地,都轉成自給自足用地,以生產作為主食的玉米,不過玉米產量卻依然大跌。現在仍有超過四成津巴布韋人被認為營餐不良。

導致津巴布韋災難的主因,是技術不足與貪腐。原來以白人為主的商業農作者多擁有大幅農地,故可以之向銀行借款投資機器、採用新技術,以提升生產力。但2000年「無償收地」、搶地後,農地被切割分配,令原來的規模經濟效應不復存在。而且,穆加比政府多有將農地交予親朋黨羽,卻不管他們有沒有農耕經驗和技術,令農地生產力大降,甚至被荒廢棄耕。

南非農會撮合跨族群合作 為土改成功的模範

在南非彼得馬里茨堡(Pietermaritzburg)外,有兩塊鄰近的甘蔗田,兩者相距不過50米。阿倫祖上五代都在此種植甘蔗。不過,最近他擔當起農耕以外的另一個任務,負責去訓練最近分得農地的農民。他的鄰居就是剛分得農地、同時是他學生的斯科。

彼得馬里茨堡的郊區 (視覺中國)

阿倫說:「信任是一大要素,而人們要一起工作,才能建立信任。(黑人農民)要見到你在支持他們,而他們也會支持你。他們要見到你想他們成功。」

斯科則說:「土地很重要,沒有土地我們甚麼都沒有。有了地,我現在終於有機會留下一些東西給我的孩子。」

對於阿倫的協助,他說:「在我們這個世界,大家對白人農夫都有很大的疑心。但是我們的導師(指阿倫)真的是一個好人。如果沒有他的指導,我們也過不了今天的生活。」說罷,斯科開著拖拉機,繼續在田上工作。

南非的新農夫受訓練後用拖拉機在田裡工作 (視覺中國)

阿倫與斯科的命運交錯,由南非甘蔗農會撮合。農會認為甘蔗業的未來只能靠新舊農夫間的合作。因此,農會特別成立了土地改革小組,去協調農地重新分配,以及為新農夫提供訓練。

南非的人類科學研究協會(HSRC)曾抽樣調查了301位受惠於土地改革的黑人農民,其中只有167位有在其獲分配的農地上進行耕作,而其中不少人只用一小部分農地以自給自足,沒有將整塊土地去進行商業耕作,以改善生活。

南非甘蔗農會的計劃,改變了阿倫跟斯科的命運。阿倫與斯科的實例,在南非的土地改革上,更應該推而廣之。唯有用新舊農人、跨族群的合作方式去分配農地、分享技術、杜絕官員貪腐,南非的土改才有希望避免「津巴布韋」式的災難。

打倒種族隔離政策、主張種族融和的南非國父孟德拉 (視覺中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