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建開羅.三】打造新加坡大小的新首都 爭做新世紀伊斯蘭中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埃及政府正在首都開羅(Cairo)以東約35公里發展新首都,以「智能綠色都市」為發展藍圖,建設新的政府總部和先進的金融中心區域。願景看似宏大,但規劃中的繁華絢爛又會否流於想像?

綠色灌木園林、人造水池、擎天大樓、智能都市系統……這些現代先進都市的代名詞,要與沙漠國家連繫在一起,大部分人都會想到卡塔爾的多哈(Doha)、阿聯酋的阿布扎比(Abu Dhabi)和杜拜(Dubai)。不過,同樣信奉伊斯蘭教、位於北非的埃及,似乎希望與隔紅海對望的阿拉伯同伴逐鹿,興建一個全新的世界級城市。

再建首都的願景

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政府上台後,一直希望平息埃及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後所帶來的政治社會動盪局面。在國際間,塞西亦致力重新主導過往埃及在阿拉伯世界的話語權。例如連月來調停鄰近的以巴衝突,正是塞西政府希望擔任區域調停角色的明顯表現。

除了改變地緣政策方針,塞西相信,國內民眾的生活水平與提升國家經濟實力及國際聲望有密切關係,同時亦牽扯到政權的穩定性。因此,處理埃及國內根深蒂固的城市基建,都市規劃落後問題,成為塞西政府的頭等要務。

開羅市區人多車多,都市系統壓力已超負荷。(VCG)

首都開羅大都會區容納了二千多萬人,市中心人滿為患,房屋配套、交通基建等根本追不上人口的膨脹速度。有鑑及此,埃及政府現時正在發展新首都,希望逐步遷移原開羅市中心的政府及商業機構,紓緩開羅的人口和交通系統壓力,以及使新首都取代舊開羅,成為埃及新世紀的政治及金融中心。

新首都的「開荒牛」

新首都的範圍達700平方公里,與新加坡的面積大小相約。政府預期新首都將可容納五百萬人。開羅政府在2015年3月的埃及經濟發展會議(Egypt Economic Development Conference)上展示了新首都的設想模型。依照建設藍圖,新首都會建造多幢商用摩天大廈及多層公寓、政府行政區域、中央「綠色河流」,以及相當於紐約中央公園兩倍面積的綠化帶。

埃及經濟發展會議(Egypt Economic Development Conference)上展示新首都的設想模型。

首批進駐新首都的將會是大部分政府機關,塞西的總統大樓亦已計劃在2019年6月搬入新城。同時當局亦鼓勵各國大使館進駐,發揮新首都的行政協同能力。但至目前為止,新首都仍未有正式名稱。

「新城沒有成本預算」

新首都的建造預計投資超過2000億埃及鎊(約870億港元),但實質金額似乎難以估算。

整個新首都的建造計劃由埃及的市區發展行政資金(Administrative Capital for Urban Development, ACUD)所牽頭。ACUD發言人Khaled El Husseiny不諱言說:「我們沒有總成本預算……或者說,預算有兩種。一種預算是寫在文件上的金額,另一種預算是實質要付的金額。」El Husseiny指出,新首都建設的預算是「一單工程歸一單工程」計算。譬如以政府辦公區為例,他們就投資了400億埃及鎊(約175億港元)。

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等海灣富國,近年來互相比拼爭建「世界第一高樓」,炫耀國力。對這些產油國鄰居「洗腳唔抹腳」,埃及今天或只能望洋興嘆。但池中無魚蝦自大,與非洲各國相較,埃及還算是「富豪」。因此,埃及政府也計劃在新首都興建全非洲最高的摩天大廈,預計樓高345米,作為未來北非商業中心的地標。

杜拜的哈里發塔(burj khalīfah),樓高828米。

有了新首都後的舊開羅

值得注意的是,埃及軍方持有ACUD的51%股權,另外49%則由埃及房屋部持有。ACUD負責的不只是新首都的建造計劃,還負責處理舊開羅的空置房屋及土地發展。從管理這些空置了的土地,ACUD可以獲得資金,再投資新首都的建設。

El Husseiny表示,當某一政府機關在新首都建成一幢嶄新的政府大樓,ACUD就會收回它原本在舊開羅的樓宇,進行再開發。但事實上,市中心很多黃金地段被政府收回後,都未有任何重建方案。但El Husseiny強調:「我們未知如何投資這些土地,但我們會很快找到方案……或許將它們變成酒店。」

擔心會成「中國鬼城」?

事實上,埃及新首都的發展項目,原來大多是由中國國企出資,使得多項新城基建項目能及時上馬。

但有專家擔心,埃及的新首都發展項目很容易會變成類似中國國內眾多沒人住的「鬼城」。新首都計劃發展多個住宅區,希望搬遷舊開羅的民眾到來居住。但其高昂的樓價,讓不少開羅人卻步。

根據計劃,由於政府機關會成首批進駐新首都的機構,不少公務員會在新城工作,因此公務員若在新城買樓,會有25%折扣,鼓勵他們搬進新城居住。但據估算,新城住宅的平均呎價達8,000-9,000埃及鎊(約3515-3955港元)。而在2016年,埃及公務員的平均周薪只有1154埃及鎊(約507港元)。以新首都的預測樓價推斷,大部分開羅市民根本住不起新首都。

開羅的居民人均收入普遍不高,連市內的房子也難以購買,遑論要負擔新首都的高昂樓價。(VCG)

開羅的城市規劃師Mohamed Elshahed指出:「如果新首都要解決舊開羅城市擁擠的問題,單單遷移這數千個員工根本是杯水車薪。大多數公務員都沒有私家車,他們不是使開羅市區交通癱瘓的主因。」

加上,雖然新首都設計會興建輕軌電車,連接開羅,但現在仍沒有官方數字可以得知票價詳情,開羅居民會否願意每天坐電車到新城工作仍成疑。

埃及新首都在地圖上的標示。它位處開羅東面約35公里,當地政府計劃興建輕軌連接新舊首都,但一切細節仍未有官方公布。(ACUD)

另一方面,開羅政府雖設立多項優惠措施,吸引外國駐埃大使館進駐新首都,但似乎無國家願意成為新城的「開荒牛」。英國大使館發言人指,現在仍在審視會否把使館遷到新城。其他駐開羅大使館都指暫無遷館計劃。

領導伊斯蘭世界的夢想

埃及打造「新首都」,最終目的都是希望將伊斯蘭世界、以至全球的目光重新注視着這頭「北非雄獅」。「阿拉伯之春」讓埃及從強人政治過渡到民選政府,軍方牢牢把持的國內政局漸趨穩定。「新首都」的建造,無非都是希望把埃及的核心改頭換面,變成一個真正具國際競爭力的伊斯蘭大國。

始終,埃及位處歐亞非區域版塊的核心地區,掌握蘇彝士運河(Suez Canel)這條世界航運生命線,對中東及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地緣勢力版圖,都有着無可取替的地位。因此,「新首都」計劃是埃及政府實現強國願景的最關鍵部分,如何建設得宜,將直接關乎到「北非雄獅」的未來國勢興衰。

「北非雄獅」能否再度領導伊斯蘭世界,就要看未來新首都的建設是否得宜。(VCG)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