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或她重要嗎?】天生雙性孩童接受非自願手術:沒有身體自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忘記她是哪麼樣,只記起風裡淌漾,玫瑰花盛開的髮香;忘記他,是哪麼樣,只記起寬闊肩上,紋上鐵青色的肖象。」—《忘記他是她》

32歲的雙性人帕戈尼斯(Pidgeon Pagonis)不知道應該用飄滿髮香的「她」,還是寬闊肩膊的「他」來形容自己,但別人眼中是男是女重要嗎?帕戈尼斯只想做「自己」,但家人以至外界都試圖將他定形,並在他小時候就為他選好,將他試圖塑造成一名女性:帕戈尼斯自小接受大大小小各種手術:切除睾丸、搭建陰蒂、陰道整形……

這不僅是因為父母及醫生「認為」他是「她」,亦因為所謂的主流社會規範二元對立的男女,無法接受雙性人這個第三性別。

雙性人:帕戈尼斯(左)自小接受切除睾丸、搭建陰蒂、陰道整形等大大小小各種手術,試圖將他塑造成一名女性。他現在是社運人士,積極推動結束雙性手術。(Youtube截圖)

「他們沒有告訴我,我是雙性人。」相反,帕戈尼斯被告知卵巢有癌細胞需要被切除。這並非他唯一忍受的手術,帕戈尼斯4歲時經歷陰蒂手術,11歲時被告知需要進行膀胱手術,但醫生其實是進行陰道整形手術。戈尼斯憶述指,自己在手術後洗澡時,發現雙腿之間多了大量粗糙縫線。當時醫生為他構建陰道、陰唇及皮膚移植等手術,但他一直蒙在鼓裏。

帕戈尼斯自小在不知情下接受不同手術,並不是因為他體弱多病,只是因他出生時的性別模糊,無法以性徵來分別是男是女,所以就要以手術將他變得正常。「我們雙性人,無論是孩子或是成年人都沒有身體自主。」帕戈尼斯表示,他們的性別及性徵等均由醫生決定:「他們認為我們不應那樣,但為甚麼這是我的問題,不是他們的問題。」

雙性人:不少雙性又孩童時期已要面對非自願、醫學上不必要的手術,由於沒有絕對方法來預測兒童的性別認同,醫生經常誤診為雙性兒童選擇錯誤性別。圖為結束雙性手術活動發起人帕戈尼斯。(帕戈尼斯Twitter)

為雙性兒童選擇錯誤性別後果嚴重

帕戈尼斯並非唯一受此困惑的人。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數據顯示,高達1.7%的人一出生就是雙性人,這與擁有紅頭髮的概率幾乎一樣。不同的是,經歷社會進步,昔日因紅髮而被打壓的一群人,現在已被大眾接納,並明白這只是因為基因突變;但同是因基因突變的雙性人則至今仍被受歧視,甚至被迫「正常化」。

他們在孩童時期已要面對非自願,而且在醫學上不必要的手術。由於沒有絕對方法來預測兒童的性別認同,醫生經常誤診為雙性兒童選擇錯誤性別,導致他們在青春期以至成年後的生理及心理均包受困擾。更重要的是,為甚麼他們自己的性別要由別人決定?

雙性人:世界衛生組織(WHO)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等組織,正呼籲醫生或醫療機構停止執行雙性兒童的手術,待他們在成年或有判斷能力時,自己決定是否要接受手術。圖為志願組織推廣結束雙性手術。(Intersex Justice Project官網)

自小手術承受無比痛苦

這些手術更會為孩童帶來難以承受的痛苦,賓夕法尼亞州西切斯特縣泌尿科中心(Urology Center-Chester County)的王醫生(Dr. Ilene Wong)舉例指出,她其中一名雙性嬰兒病人,自出娘胎就要接受陰道開闊手術。醫生除了為他創造人工陰道,他更要由滿月到13歲每天進行陰道擴張治療。

她解釋,醫學上幾十年來視雙性人為疾病,這令很多雙性人感到羞恥,他們的父母亦可能感到恥辱,並試圖為他們決定性別。有見及此,世界衛生組織(WHO)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等組織,均呼籲醫生或醫療機構停止執行雙性兒童的手術,待他們在成年或有判斷能力時,自己決定是否要接受手術。

雙性人:堅拒讓孩子接受雙性手術的母親特納(Kristina Turner)形容,有關手術侵犯人權,與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野蠻行為無異。圖為志願組織推廣結束雙性手術。(Intersex Justice Project官網)

社會接受雙性人仍漫漫長路

特納(Kristina Turner)是其中一個比較開明的母親。當年她誕下第二胎的時候,被告知孩子有「性發育障礙」(disorder of sexual development),需要切除孩子小腹內的睾丸,以變成女性。不過特納與丈夫上網研究後拒絕這個建議,理由是有關手術可能會對孩子的身心造成嚴重傷害,而且這侵犯人權,與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野蠻行為無異。

現在他們的孩子已11歲,他除了有着愉快的童年,更已接受自己的身份,經常與父母四出演講及接受訪問,宣揚「自己性別自己決定」的觀念。帕戈尼斯亦創立組織Intersex Justice Project推廣「結束雙性手術」(#EndIntersexSurgery)運動,以免再有雙性兒童遭遇他的不幸。

不過社會上仍有不少保守派人士及醫生堅持雙性嬰兒是先天畸形,需要接受手術,看來要社會大眾及雙性嬰兒父母接受,仍有漫漫長路。二十年前的歌詞至今仍然適用,可見社會仍然未有大變化,但願在可見的將來主流社會能打破男女及性小眾有刻板印象,讓《忘記他是她》這首歌變得過時。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