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世界政治 解構陰謀論與「新世界秩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全球最上層的政治社會菁英組成的國際神秘組織『光明會』,在幕後操控整個世界的運作過程。」這是世界最著名的陰謀論論述「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NWO)。

幾百年來,有關光明會的傳說紛紜雜沓,至今很多人認為光明會依然存在。他們認為,光明會成員廣涉全球政治、軍事、金融、大眾傳媒等各領域,操控着整個世界的歷史進程,最終的目的是建立一套「新世界秩序」。沒人能證明這一切─卻有很多人相信這一切。這就是陰謀論最弔詭之處。

(此為《世界陰謀論》專題報道之一)

2009年上映的荷里活電影《天使與魔鬼》(Angels and Demons)中,湯漢斯(Tom Hanks)飾演的蘭登教授談到了「光明會」(Illuminati)的故事─光明會相信誕生於歐洲啟蒙時代(Age of Enlightenment),成員有物理學家、數學家和天文學家,他們質疑教廷權威的「不正確教導」,並致力投身於追求真相的科學領域。

梵蒂岡不希望這些觀念持續散播,所以教廷派人追捕及處決他們。最終,光明會被迫成為地下組織,數百年來仍不斷招收成員,並傳承至今。電影《天使與魔鬼》中光明會成員綁架紅衣主教的暗殺計劃,就是出於對梵蒂岡的報復。

《天使與魔鬼》裏,描述了有關光明會和梵蒂岡之間的千年恩怨,當然是否符合史實則有待商榷。(網上圖片)

「新世界秩序」的陰謀論流傳已久,充滿神秘理論的魔力,讓很多對世界現狀充滿無力感及不滿的人堅信不疑。主張建立「新世界秩序」的「光明會」,通過策劃一系列的政治和金融事件(有說2008年的金融海嘯就是由光明會策劃),企圖影響世界歷史進程,最終建立一個威權統治的世界政府。「新世界秩序」理論的支持者認為,即便是現在最強大的美國政府,也只是站在世人面前的傀儡政府。真正在背後決策、改變世界的,是另一個沒太多人知道的「影子政府」。

你可能認為上述一切只是讓人啼笑皆非的笑話。可是,認為這是事實的人卻不少。美國公共政策民調基金會(Public Policy Polling)在2013年的調查指出,有28%的美國選民相信「新世界秩序」是真實在發生的。

致力研究近代陰謀論學說的匹茲學院哲學系教授Brian L. Keeley認為,陰謀論者提出理論時有一大特點,就是引用一些為人忽略的瑣碎證據,提出比官方答案更為完美的解釋。而這個解釋本身因為是基於該瑣碎證據而引伸出來,所以看上去似乎毫無不合理成分。不過,它缺乏可證偽性(falsifiability)。

一美元紙幣背面的「上帝之眼」究竟代表着甚麼呢?(VCG)

「影子政府」確有其事 

陰謀論解釋之所以能夠廣泛流傳,是因為它沒有論證過程可供否定。它只是一種從猜測直接跳到結論的判斷,它在論證過程中沒有以普遍認知框架下的論證去支持論點,取而代之只是一項對於A事件的主觀性解讀。不過,對沒有全面認知A事件的大眾來說,陰謀論為A事件的未知部分提供了「解釋」,而且這個「解釋」本身是無法否定的(因為它的存在本身就沒有真實論據支持)。因此,它得到部分人的認可。

譬如,無人有實質證據證明「光明會」真實存在,但也沒人可以證明「光明會」純屬虛構。因此,你無法否定它的存在,因為它的存在是「沒有證據的完美」。專欄作家Martha Gill在《衛報》撰文,形容「光明會」是世界歷史上持續最長久的陰謀論論述組織。

「1969年登月任務、甘迺迪暗殺案、『九一一』襲擊等大事的相關陰謀論,它們都限制於特定時空、地點。但支持『光明會』存在的陰謀論者,他們可以把它連繫上任何事物,而且這些連繫都很難提出反證。」也就是說,陰謀論支持者可以有一個共同想像體,把一切都歸因於此,這樣世間所有不合理現象皆可解釋。「光明會」就是其中一個廣受歡迎的共同想像體,什麼都可以由它策劃。

雖說沒有人能夠證明「光明會」真實存在,不過,世界上還真的有一個廣為人知的「全球影子政府」,它的名字是畢德堡集團(Bilderberg Group)。畢德堡集團每年都會舉辦一場世界級的非公開會議,與會人士包括來自政府、商業、媒體、科網等各界精英。

被稱為「全球最神秘會議」的畢德堡會議每年都會邀請不同的政商界知名人物與會。(VCG)

荷蘭王國的貝恩哈德王子(Prince Bernhard of the Netherlands)在1954年召開了第一屆會議,由於會議的地點位於荷蘭的畢德堡酒店,故取其名作為會議名稱。畢德堡集團的存在不是秘密,但「畢德堡會議」討論的內容卻是絕對保密,各大媒體也不會報道這場會議的內容,目的是希望與會者可以暢所欲言。

畢德堡會議每年都會發布新聞稿,介紹會議的出席人士及議題大綱。歷年來的與會者都來頭不小,英國王室的菲臘親王、查理斯王子、英國歷任首相(如戴卓爾夫人、貝理雅、卡梅倫)、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美國前總統老布殊、克林頓和科網巨頭貝索斯、蓋茨等皆曾是座上客。

2018年度的會議在6月於意大利都靈召開。根據畢德堡集團的官方網站描述,主要議題包括歐洲的民粹主義、人工智能發展、量子電腦科技、「後真相」時代等。會議上的實際內容及討論成果,當然絕口不提。因此,畢德堡會議自然成為陰謀論家肆意取材之地,他們形容畢德堡會議是極少數精英操控世界一說的真實證明,與會人士正在策劃「新世界秩序」。

哈里王子與妻子梅根「出席」《全英一叮》節目。(網上圖片)

網絡傳播錯誤記憶 

今年6月,英國王室也與陰謀論事件扯上關係。哈里王子(Prince Harry)與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 Duchess of Sussex)「出席」英國人氣節目《全英一叮》的時候,被攝影機捕捉到哈里和梅根拍掌祝賀時,兩人的臉孔一動不動,彷彿是兩個僵硬木訥的機械人。相關片段事後在網上瘋傳,網民嘩然,更有不少人相信,原來尊貴的王室成員竟是高科技研發出來的機械人。

不過,倫敦杜莎夫人蠟像館事後出來解畫,原來節目中的「哈里」和「梅根」只是由兩位特技演員飾演。他們戴上哈里和梅根樣貌的極高仿面具,故弄玄虛,目的只是為了宣傳蠟像館最新推出的人物蠟像展覽,卻不經意掀起軒然大波。

單看那段短片,「哈里」和「梅根」的確面不改容,表情生硬,就如智能機械人。於是,陰謀論者便以此為證,指他們是英國王室秘密製造的高智能機械人。但分析下來,此論述正是引伸自上述提到的「瑣碎證據」。論述的支持者忽略任何論證程序,直接通過「瑣碎證據」得出最終結論。而這個結論話題性十足,相當「吸睛」,在互聯網的極速傳播特徵下,自然很快得到不少人認同和追捧。

相信很多人還記得早年「曼德拉效應」在網絡瘋傳的事件。「曼德拉效應」的名字相信來源於自稱為「超自然顧問」的Fiona Broome創立以「曼德拉效應」為名的網站。「曼德拉效應」的支持者聲稱「記得」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當年已於獄中逝世。但事實上,曼德拉出獄後在1994至1999年間擔任南非總統,到了2013年12月才與世長辭。

那為什麼這種看似荒謬的說法會有人相信呢?因為網絡成為大量錯誤、不合情理及缺乏理據的內容載體平台。當有一個人將這種「錯誤記憶」、「虛假記憶」在網上與人分享,不少人便信以為真,甚至「突然記起」自己也有這個記憶:當年曼德拉在獄中死去。於是,不符事實的謊言不斷發酵,耳濡目染。謊言重複一千遍,許多人把它當成真理─這句話在當今的網絡時代,大行其道。

南非民權領袖曼德拉。(VCG)

在互聯網時代,多維度、跨平台的特質,滋生了一連串陰謀論的惡性網絡「腫瘤」。而且,它們的散播能力不單只限於「信徒」間圍爐取暖。因為網絡社交平台提供極具傳播性、廣泛性的言論空間,一傳十,十傳百,讓假資訊、偽新聞包裝的陰謀論成為網絡熱話,「相信的人自然就相信了」。更甚的是,這些網絡虛假輿論甚至會對現實世界造成影響。

譬如在政治層面上,現在每個人皆可在網上評論政治、參與政治。政治人物若要取得話語權、議題設定權,依賴網絡輿論民意所向才是關鍵,網絡言論遂成政治論調的主導元素。社交網絡的特徵,正正就是讓陰謀論滋生的肥沃土壤。

網絡容易讓未經證實的輿論加以發酵,正正就是讓陰謀論滋生的肥沃土壤。(VCG)

在當今時代框架下,陰謀論本身已足以影響政治,甚至政局發展。某陰謀論透過網絡獲得一定數量的支持者,並加以宣揚,成為熱議輿論,從而由虛擬社群進入真實政治空間,其影響力可改變政府決策方向。

換一個角度看:當陰謀論寄於互聯網籬下並持續發酵,陰謀論本身就足以建立一個「新世界秩序」:它改變真實世界的大眾輿論、意見構成及社會談論根基,繼而影響全球各國的議政者、決策者。

上文節錄自第136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1月5日)《真作假時假亦真 陰謀論者圖建新世界秩序》。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系列相關文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