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聞沒完沒了 從2015年細數日本東京奧運各種「不祥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踏入2019年,距離2020年東京奧運舉行只剩下一年多時間。但新一年才過了一星期,就爆出東京奧委會主席涉嫌行賄遭法國調查,讓東京奧運未舉行就蒙上特大陰影。

日本部分網民及輿論質疑事件與日產前主席戈恩(Carlos Ghosn)被捕有關,但先不論兩者是否有關係,東京奧運實際自確定舉辦至今發生過大大小小的「不祥事」,讓人不禁擔憂。

2013年東京成功申辦2020年奧運,但這一次只是開始而已。(Getty Images)

東京獲選在2013年主辦2020年奧運,日本政府慶祝一番後,2014年成立東京奧運籌備委員會,開始籌備工作。但自始大小醜聞不斷,就讓我們從2015年的「會徽抄襲事件」開始重温。

原會徽設計被爆涉抄襲

2015年7月東京奧委會選出了代表東京奧運,來自設計師佐野研二郎設計的東奧會徽,但在公布結果後很快被發現與比利時列日劇院(Theatre de Liege)的會徽雷同。

儘管佐野極力澄清並無抄襲,但在被揭草圖及過去創作都有類似「模仿」的例子後,奧委會決定撤下佐野的設計,重新招募。結果至2016年由「組市松紋」取代舊設計,成為新東奧會徽。

以下為劇院商標設計師指控東京奧委會抄襲:

2015年東京奧委會決定棄用舊會徽,工作人員正把海報撕下。(Getty Images)

經再次招募後,奧委會終選出「組市松紋」作為東奧新會徽。(東京奧運)

原設計造價太貴變白紙重來

同樣發生在2015年7月。早在2012年東京就有重建國立競技場(體育館)的構想,結果在獲選主辦奧運後決定付諸實行,從世界各地邀請建築師投標計設,最後選出了有建築女王之稱、哈迪德(Zaha Hadid)的作品。

但很快奧委會發現哈迪德的設計過分前衛,建築預算高達2500億日圓(現值約180億港元),刷新奧運史上最高。2015年7月,日本在面臨社會及政治壓力下,奧委會決定把案件推倒,變成白紙重來,重新招募設計,最後由設計師隈研吾奪標。

不過事件還未結束,很快奧委會就發現隈研吾的設計竟出現致命缺憾───忘記設置聖火台。因隈研吾尤喜愛木造設計,新國立競技場使用了大量木製材料,若把聖火台設置在會場內會有火災風險,只好決定把聖火台另外在場外設置。

這是原本哈迪德(Zaha Hadid)設計的場館模樣,雖然相當新穎但因造價過貴最終拉倒,需要重來。(東京奧運)

兩名工作人員手持隈研吾新設計的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的概念設計圖。背後的國立競技場建築工程正進行中。(GettyImages)

建築費暴增至7倍 東奧預算大幅增加

新國立競技場,連同其他場館建造改修陸續定案開始施工,但問題仍未結束。2013年奧委會在宣布申辦奧運時預料將花費7000億日圓(現值約500億港元),但預算每年逐步上升,至2018年4月,日本會計審查院最新修正東奧的預算為3萬億日圓(約2100億港元),嚴重超支。

背後的原因,除了是當年「造靚條數」,即縮小預算好讓更容易申辦奧運外,亦因為當初日本低估很多建造設計費用所致。其中一個最典型的例子是準備用作水上艇類比賽項目使用的「海之森水上競技場」,最初預算只需69億日圓(約4.8億港元)即能改建而成,結果在建築師真實考察後才發現最初建造方案不可行,經改善後預算一下子變成491億日圓(約34億港元),暴增至7倍。

但因日本已騎虎難下,唯有繼續下去,日本政府和社會亦只能投錢舉辦奧運。

東京奧委會發布的海之森水上競技場建造概念圖。原造價預算只有69億日圓,實際建造時才發現原設計不可能需要重建海底地基,結果預算大增。(東京奧運)

召募義工被譏為黑工

接下來就是因開支過高,需要在其他方面削減:東奧在2018年7月開始召募義工擔任工作人員。每屆奧運各國奧委會都會使用同一方法招募義工,但東奧的召募受盡國內批評。

原因是每屆奧運召募的「義工」都有一定補貼,除活動期間的飯食外,會有部分交通費和住宿支援。如2018年2月舉行的韓國平昌冬奧,大會為所有義工提供住宿;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除有一日交通卡外,更有1年網上葡語免費課程提供;但東奧最初是除了活動膳食外,其餘一律欠奉,比1998年長野冬奧的義工資助更少,被社會譏諷為「奧運黑工」

特別東京物價高,單是東奧期間住宿費已是一大支出。在大量批評聲下奧委會終決定給予每名義工每日1000日圓(約70港元)的津貼,總算叫作能抵銷一天東京都內交通來回費用。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