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蕭條.四】日本「低慾望社會」 性產業卻發展蓬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若我們有大量的空餘時間,我們都會想到性,畢竟人類是動物。但當你想到你的工作、上司,我們不會再有時間發生性行為。」一位年輕日本男生說:「這或許因為我們的社會太過發達。」這是日本作家Yuta Aoki在街頭訪問年輕男女有關性冷感問題時,得到的其中一個回應。

(此為《全球性蕭條》專題報道之四)

訪問中有男生不認同日本人性冷感,認為「我們都有性慾,只是不擅長表現出來」;有的則認為女生普遍對約會較保守,相比其他國家,女性主動性不夠。女生則批評工作時間太長,社會太多「草食男」(性格內向、對追求異性和性愛沒有興趣的男生)。

有人或許認為性冷淡並非什麼值得探討的話題,雖然這間接導致少子化現象,為未來經濟規劃構成問題,但性生活的質量,看來不比性侵犯、墮胎法、選民壓制等社會議題來得重要。甚至有人把性冷淡問題歸咎於資本主義,認為只需要提供更多空閒時間、金錢和空間給年輕人組織家庭,即可改善問題。但資本主義真的是元兇?抑或只是替罪羔羊?

日本可謂最為人詬病的典型例子,管理學大師大前研一曾指出,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起,日本經歷「失落的二十年」,經濟泡沫爆破,經濟持續低迷,造成「低慾望社會」。勞工受長工時壓榨,普遍不願意背負房貸或結婚生子,甚至所有風險和責任也不願承擔。當然,不能忽略其他成因,諸如日本社會的獨特性、稅收政策傾斜、社會高度發達的後遺症等,由此衍生的問題是出生率偏低和人口老化。

在性蕭條的情況下,日本在性產業的發展依然十分蓬勃。(Getty Images)

少子化問題嚴峻 終身未婚趨增 

根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推算,日本人口將於2053 年跌破一億,至2065年更下降至8,808萬。老齡化問題同樣嚴重,2016 年的數據顯示,65 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的比率為26.7%;而2015年的平均女性生育率只有1.45名孩子。如果要維持目前的人口規模,生育率必須提高至2.07。

低生育率與性及婚姻的關係千絲萬縷,2015 年的一項調查顯示, 50 歲「終身未婚者」的人口比率中,男性為23.7%,女性為14.6%,相較2010年調查時上升超過三個百分點,即每四名男性中有一人是終身未婚,而女性則每七人中就有一人。2011 年另一項調查則顯示,在18至34歲的女性中,約39%還是處女,沒有男朋友的則有49.5%;而同年齡層的男性中,處男比率亦達到36.2%。在35至39歲的組別中,有25.5%的女性和27.7%的男性從未有性經驗。

有些夫婦是無性戀人士,Luke Brunning 指出,性慾 對部分人而言並不重要。(受訪者提供)

這些數字,跟日本蓬勃的性產業及AV王國形象恰恰相反。難道性商品化,反而令大眾的性行為減少?對於資本主義作為「性蕭條」現象元兇一說,英國伯明翰大學哲學系講師Luke Brunning對《香港01》表示:「性行為的改變有很多原因,我不認為有單一的哲學或其他理論觀點能夠解釋這個現象。」他認同資本主義在此扮演一定角色,近期不少研究都證明,經濟和社會環境等因素都對性行為構成壓力。他補充:「資本主義改變人們的經濟生活,工資下降,臨時合約工種增加等,都會添加生活壓力,影響人們對性的慾望。」

除了資本主義以外,Brunning又舉例,年輕人更加意識到性行為的風險,想採取一個更加小心、尊重雙方意願的方式對待性。再者,不少社會規範(如性別角色)經歷轉變,也對性行為有所影響。

日本人口老化問題嚴重,終身未婚的人有上升的趨勢。(Getty Images)

情愛淪購物市集 頓失感性驚喜

資本主義的本質是把世上所有東西轉化成「商品」,再在市場上自由交易和買賣。資本主義被視為性蕭條的罪魁禍首,因消費經濟削弱了私密性、自制力,將身體與親密關係去性化。資本家用性來銷售商品,色情產品、性愛機械人等性商品發展蓬勃,性不再是生育和愛的表現,而變成追求快樂和自我表現的方式。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於去年底為《聯合早報》撰文,分析現代社會生育率低的原因,當中解構了資本主義的影響,其中一點提到,在傳統社會中,性主要是通過家庭獲得,通過家庭獲得的性往往指向生育,但現在則不是,男女都可通過不同形式的性市場獲得性,而這種性沒有生育功能。

專研性與愛情的德國哲學家Nicola Tams 認為,性行 為應「重質非重量」。(受訪者提供)

專研性與愛情的德國哲學家兼作家Nicola Tams 向記者表示,西方世界一直探究性慾和身體的問題,並引伸探討資本主義和科技的問題。資本主義令性變得更加多元化,但她強調這並不代表人更快樂和自由。她指出:「我認為正好相反,你的選擇愈少,才能更深入了解做愛的樂趣。若情愛成為聖誕購物市集般的資本主義產物,意味着你失去相關的感覺、感性、感受、愉悅和驚喜。」

她認為雖然大眾理解資本主義對性的種種影響:「我們未能解決和它相關的權力、性別、階級和種族問題,所以我們無法治癒這些問題。」

從日本的情況來看,資本主義的確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人口危機方面,已經是一個急切的問題。資本主義解釋了當前紅燈區的各種改變,讓我們更能了解性商品化所帶來的挑戰和影響。當然,我們同樣不能忽略資本主義以外的各種因素。

上文節錄自第148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月28日)《性解放運動半世紀 全球「性蕭條」》專題報道。

【全球性蕭條】系列: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