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鄭俊英性醜聞背後 韓國社會為何盡是偷拍鏡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演藝圈爆出連串醜聞,牽涉多位知名藝人如BIGBANG前成員勝利、歌手鄭俊英等,這場風波已遠遠超過一宗普通的娛樂新聞。「勝利事件」揭示部分韓國政府人員與夜店勾結,關係千絲萬縷;另一方面的「鄭俊英事件」,其實也反映着當地另一社會問題--猖獗的偷拍文化。

當地民眾自2018年起發動一場又一場的反偷拍示威,萬人上街高呼「我的生命不是你的色情片」,政府也推出打擊偷拍的措施,但無疑仍未能解決這個問題。

在韓國演藝圈近日爆出的醜聞中,歌手鄭俊英涉嫌非法偷拍性愛影片,並透過手機網絡聊天室群組向朋友散播。按韓國媒體報道,受害人達到10多人,且懷疑都是在不知情狀況下遭偷拍。韓國警方周一(18日)正式申請拘捕鄭俊英。

另一涉案人物、FTIsland的崔鍾訓,同樣有偷拍和散播女性不雅影片的嫌疑,遭警方調查。

勝利鄭俊英醜聞背後:男團FTIsland隊長崔鍾訓(中)也被指曾偷拍及散播女性不雅影片,遭警方調查,他已宣告退出FTIsland。(視覺中國)

偷拍成為韓國社會問題

這些偷拍女性的行徑令人咋舌,但事實上,韓國近年一直熱議「偷拍成風」的問題,包括在廁所或更衣室偷拍、熟人之間的偷拍勒索等。其他地方如本港,雖然也不時出現有關偷拍的新聞,但也未如韓國般,嚴重至引發社會熱議、上萬群眾示威的程度。

源自西方的#metoo運動吹入韓國後,當地民眾掀起連場「反偷拍」的大型示威,示威者數以萬計,其中2018年8月的一次示威,主辦方聲稱人數達到7萬人。群眾不滿在學校、辦公室、廁所、更衣室等地,都有可能出現隱形攝影機,多次上街高呼「My life is not your porn」(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等。

當地警方2018年的調查顯示,韓國2017年收到有關偷拍案的舉報,達到約6500宗,遠高於2010年的大約1100宗。這些犯罪人各有不同背景,如公務員、醫生甚至是法官等,也有部分案中的犯罪人,是受害者熟悉的人,如男友或親戚等。

勝利鄭俊英醜聞背後:2018年韓國有多場大型示威,群眾高呼要反對偷拍文化。(視覺中國)

當地愈來愈多偷拍案件的問題,既有指與科技有關,手機功能愈來愈強大,推升韓國的偷拍個案,另一方面,一個韓國大型色情網站「SoraNet」,也遭形容是助長此風的「幫兇」。

「SoraNet」自1999年開始營運,會員人數超過100萬,網站內充斥網民拍攝的偷拍片段、由前度伴侶上載的報復式性愛影片等,出現大量受害者,甚至曾有女性受害人不堪受辱而輕生的事件。直至2016年,網站終於在公眾壓力下關站,韓國法院之後判處一位聯合創辦人4年監禁,諷刺的是,這人是一名女性。

勝利鄭俊英醜聞背後:韓國2018年出現多場有關反偷拍的遊行,示威者數以萬計。(視覺中國)

政府出招打擊偷拍

偷拍成為社會問題,就連韓國政府也已經多次出招對付,包括首爾市政府2018年決定大幅增加「反偷拍隊伍」人數至8000人,他們會到公廁、更衣室等地,清潔並檢查是否有偷拍器材等。韓國也規定面向當地市場出售的手機,在拍照時要發出聲響,以阻止暗中偷拍;網絡之後出現可以無聲拍攝的影相APP,政府又提出要規管。

但正如韓國《中央日報》所指,即使有大量民眾上街譴責非法偷拍,但現在的鄭俊英事件讓韓國民眾看到,當地距離「拒絕偷拍」的道路依然非常遙遠,韓國社會必須通過嚴正的調查和懲罰,才能鏟除這些性暴力的文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