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革命.一】凜冬烈火——重整三個月民主抗爭的來龍去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3年隆冬,烏克蘭首都基輔出現了一場親歐盟民眾示威運動,源於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宣布中止原先承諾與歐盟簽署的自貿協定。「被背叛」的基輔民眾走上獨立廣場(Maidan)和平示威,事件演變成血腥衝突,93天抗爭,125人喪命,當中包括18名警員。換來的是一位流亡總統,一個新民選政府,一片被分割開去的國土,一場尚未完結的內戰。

有人說這是「警民衝突」,有人叫它「暴動」,有人叫它「抗爭」,也有人叫它「革命」──標籤如今不那麼重要了,五年過去,烏克蘭示威者的訴求與祈盼可有達成?

(此為【烏克蘭革命】系列專題之一)

2013年除夕,是一代烏克蘭人難以忘懷的除夕夜。(Getty Images)

2013年除夕,是這一代烏克蘭人難以遺忘的除夕夜──又或者說,這一年是烏克蘭人不會忘記的一年。這是自1991年獨立以來最大型的民主運動,也鋪墊了烏克蘭人的撕裂之路。

抗爭大本營 展開漫長對峙

2013年12月31日,數以十萬計的民眾在基輔舊城中央的獨立廣場慶祝新一年的來臨,獨立廣場已成為基輔民眾與亞努科維奇政府的對陣前線。集會聲勢浩大,響徹雲際的吶喊聲不是普世歡騰的「新年快樂」,而是民眾齊喊「光榮歸於烏克蘭」(Glory to Ukraine)。

示威者佔領基輔獨立廣場超過三個月時間。(Getty Images)

一個月前,11月21日,亞努科維奇政府宣布終止與歐盟談判貿易協議,激發基輔民眾走到獨立廣場示威,行動以和平抗爭為主。一開始只有約三四百人,數小時過後已演變成上千人的集會。根據抗爭者憶述,當時的示威氣氛猶如「嘉年華」,大家走上街頭,載歌載舞,以和平方式向政府表達不滿。不過,和平抗爭在11月29日發生了微妙變化,而且成為隨後三個月反政府革命的導火線。

基輔政府麾下的*別爾庫特部隊以防暴警察身份進入廣場,並以警棍驅趕示威者。這是防暴警察與示威者首度正面衝突,警察的清場手法強硬,毆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並暴力驅趕婦孺。是夜清場行動引來基輔市民的強烈反彈,警民對峙局勢進一步升溫。本來為反對亞努科維奇拒絕與歐盟磋商貿易協議的抗議行動,升級為針對警權過大的示威,甚至出現「推翻政府」、「革命」之類的進一步訴求。

別爾庫特部隊(Berkut):2014年前曾經隸屬烏克蘭內務部的特種警察部隊,編制源自蘇聯時代的民警單位。在親歐盟示威運動中,他們進入獨立廣場以暴力鎮壓示威者,被國際人權監察組織批評過分使用武力。2014年新政府上台後,宣布廢除此部隊。原克里米亞(Crimea)境內的別爾庫特部隊則獲發俄羅斯護照,改編至俄羅斯國家近衛軍。

由於清場手法備受爭議,別爾庫特部隊在2014年親歐盟革命後已被政府下令解散。(Getty Images)

12月1日,基輔民眾發起「重返獨立廣場」百萬人大遊行,防暴警察再度與示威者發生衝突。遊行隊伍重新進入獨立廣場,甚至架設營地、物資站、議政廣場、臨時食堂等。氣溫跌至攝氏零度以下,卻不減群眾的抗爭熱情。有人在獨立廣場長期留守,有人每天前來支援。民眾認為希望就在不遠處,他們冀盼在總統府內傍着火爐取暖的亞努科維奇早日回應民眾訴求。然而,政治僵局到歲末仍未獲得圓滿解決。2013年除夕,凜冬烈火燒得正旺。但是,新一年等待着烏克蘭民眾的,卻是血染皚雪的對壘。

立例禁蒙面 燃新一波抗爭

踏入新年,亞努科維奇篤定這是一場對其合法統治權早有策劃的政變,繼續漠視民眾一個多月以來的抗爭行動,甚至採取更為決絕的手段。2014年1月16日,國會以舉手投票方式通過法令,例如禁止民眾佩戴安全帽、口罩、面罩,禁絕五輛車同時在馬路上行駛。一連串的反示威法,進一步激化政府與示威者的對立。為表不滿,示威者將家中的鍋具、單車頭盔帶到抗爭現場,諷刺禁止蒙面之類的荒誕法令。同日,示威民眾向國會進發,其間與防暴警察發生猛烈衝突。

2014年反政府革命期間,基輔獨立廣場內的抗爭營地。(Getty Images)

1月19日,鄰近獨立廣場的市中心主要幹道爆發了格魯舍夫斯基大街騷亂(Hrushevskoho Street riots)。基輔市民Mykhailo Havryliuk自運動發起之初經常前往獨立廣場,並擔當記錄者的角色。自該騷亂日起,他漸為烏克蘭民眾所熟悉,甚至促使他成為抗爭運動的公眾人物,走上從政之路。

Mykhailo當天只是在街上參與示威行動,身上沒有任何攻擊裝備。他在示威期間看到前方有人受傷,打算把傷者帶離現場,卻突遭警察拘捕及襲擊。警察用剪刀剃光了他的頭髮,並將他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後拍下照片。Mykhailo被警方無理對待的影片及照片被廣傳,激發更多普羅市民上街參與抗爭行動,Mykhailo Havryliuk這名字也因而為人熟知。美國與烏克蘭在2015年合拍的Netflix紀錄片《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中,Mykhailo也有接受訪問,談及在示威活動的遭遇,他在鏡頭前仍難掩憤慨之情。Mykhailo認為,他裸體被虐照片在坊間流傳,可讓大眾知道警方的施虐行為,而且類似情況或愈來愈猖獗。「如果不繼續抗爭下去,人們難以知道同樣事情會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

Mykhailo因被警察使用暴力對待而成為風眼人物,其後更以政治素人身份晉身議會。(受訪者提供)

2014年10月舉行的國會選舉,Mykhailo代表新成立的親歐政黨「人民陣線」(People’s Front)成功進入議會。該黨在國會選舉中總共取得82席(得票率為22%)。參選名單之中,不少屬於政治素人,Mykhailo就是其中之一。

格魯舍夫斯基大街上的騷亂,接連數天都未有平息迹象。

1月22日早晨,警民通宵對峙期間,防暴警察突然發難驅散示威人群。同時,警方開始四出拘捕示威者,包括參與車輛遊行示威(AutoMaidan)的駕駛人士。

2月18日,亞努科維奇政府被指聘用僱傭兵*提圖胥基(Titushky)部隊加入警民對峙的前線。有人開始在高空以實彈射擊示威者,死傷人數眾多。衝突持續至入黑。在臨時搭建的醫院內參與救援工作的醫護人員透露,當天至少有20人死亡,超過400人受傷。

提圖胥基(Titushky):被認為是由亞努科維奇政府僱用的僱傭兵部隊,多由罪犯、黑幫分子組成。

提圖胥基部隊在過去一個月持續出現在人群之中,示威者認定他們是由警方派來試圖進行*「偽旗行動」的間諜,目的是引誘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給予防暴警察口實,開槍對付聚集群眾。不過,與之前出現的提圖胥基部隊不同,當地示威者稱,自2月起出現的提圖胥基部隊,明顯地經過嚴格訓練。

偽旗行動(False Flag Operation):指隱藏某人或某組織的真實身份,企圖逃避發動某些事件的責任,並將之嫁禍給對方。偽旗行動是過去很多廣泛流傳陰謀論的理論基礎,譬如認為某國執行偽旗行動,營造出其他國家先發動攻擊己國的假象,以令己國獲得出兵的正當理由。但事實究竟如何,公眾很難查究。

不幸地,為期三個月的基輔獨立廣場革命,示威者最後仍要付出血的代價。(Getty Images)

(香港01製圖)

上文節錄自第17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2日)《凜冬烈火過後 烏克蘭人未竟之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