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立法禁絕假新聞 為民除害或是政治手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7年起,假新聞(fake news)成為全球關鍵詞。特朗普當選、互聯網資訊爆炸、網絡資訊戰、後真相政治等種種現象,造就了新聞資訊真假難辨的現象。

今年5月初,新加坡通過備受爭議的的「反假新聞」法案,賦予當局監管網上平台、新聞網站,甚至是私人訊息的權力,違例者最高可判入獄十年。當局表示,法案是為了保護公民免受虛假新聞的侵害。然而法案所指的「假新聞」定義含糊,加上是全球最先行、最嚴厲的假新聞法案,爭議值得關注。

根據新法案,若個人發布「違反公共利益」假新聞的話,違者將會被監禁最高五年及罰款最多50萬新加坡元(約284萬港元);若透過虛假賬戶或自動軟件程式來發布假新聞,則違者會被罰款最多100萬新加坡元(約565萬港元)及最高判處監禁十年。此外,不配合政府命令下架內容、發布更正訊息的平台,也有相應的罰則。

新加坡政府表示,有必要通過法律保護國民免受假新聞的侵害,並譲民眾意識到假新聞的潛在損害,尤其是煽動種族和宗教不和諧方面。當局強調,法例並非針對個人意見或觀點,而是針對虛假內容、自動軟件程式、在網上透過留言或刻意挑釁別人和使用虛假賬戶。因此,當局不認為言論自由會受到侵害,該法同時保證預留司法覆核的空間,故不會有濫權的情況,呼籲外界大可放心。

外界擔心,一對一的私人短訊有機會誤觸法例。(Getty Images)

不過,該法的通過遭到不少人的批評。有人認為新法例賦予政府過多權力,擔心會進一步威脅公民自由。其中一個受外界關注的地方是,法例有可能適用於一對一的私人訊息,包括WhatsApp等的短訊內容。私人通訊亦是被列入規管範,新加坡律政部高級政務部長唐振輝解釋,這類群組可被用作開放平台的「公共傳聲筒」。

私人通訊不倖免 老大哥正看着你?

人權觀察亞洲部門副主任Phil Robertson認為,新加坡政府監管私人聊天的做法瘋狂:「這真的是朝著老大哥(Big Brother)般的控制和審查方式發展,是對言論自由的直接威脅,亦是全世界應該警惕的事情。」

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K Shanmugam)重申,言論自由不受影響。(Getty Images)

另一主要批評是,法律條文措辭過於寬泛,賦予當局過多的權力來決定真假。國際法律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表示,該法案沒有提供「虛假陳述事實」的任何確切定義,也沒有澄清什麼構成「公眾利益」。因此,該法未必能讓公眾做到「有法可依」,一般市民未必清楚有關的法律界線,容易誤墮法網。

更何況,當局所謂對被告者的司法覆核保障,對一般小市民而言似乎有點不切實際,當中涉及的金錢、時間和意願並非每個人都能夠負擔。

Fake news 問題於2017年1月開始受到社會廣泛關注,搜尋器的熱度變化可以印證此點。(Google Trends)

恐打擊新加坡區域樞紐地位

「最重要的短期影響將會是,人們將停止在網上分享和評論。」新加坡作家Sudhir Vadaketh認為:「如果人們懼怕談論事情,那麼他們不單會在談論種族或宗教議題時猶豫不決,更會害怕批評政府的一切政策,並且為評論新加坡的情況而感到擔心。」

新加坡是繼俄羅斯、法國和德國等國家後,近期通過針對假新聞或仇恨言論相關法律的國家。馬來西亞也曾於2018年4月推出反假新聞法案,但因批評聲音眾多,隨後數月在新任首相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上台後不久便由國會再度表決廢除。設有同類型法例的法國和俄羅斯,前者對違法者處以最高一年監禁及罰款75,000歐元(約65萬港元),後者則只最多罰款40萬盧布(約4.78萬港元)。新加坡的罰則明顯較重,因此在國際社會的爭議聲音亦較多。

包括Google在內的社交媒體和新聞機構憂慮,新法或會妨礙新加坡成為區域數碼創新中心。(Getty Images)

由於「假新聞」孰真孰假往往存在大片灰色地帶。法案不僅有機會影響個人,還將影響到像Facebook、Twitter、Google等社交媒體及新聞平台,以及在新加坡設有辦事處的BBC、華爾街日報、路透社等外媒。

雖然Facebook和Google均表示支持有關假新聞的監管,但對法律的部份細節仍然感到擔憂。Google更警告新加坡當局,過於嚴苛的管制可能妨害該國成為區域數碼創新中心的計劃。

有分析指,長遠而言,新加坡若未能拿捏新法得宜,在打擊假新聞之餘,還可能令社交媒體等通訊平台淪為國家的宣傳工具。過於嚴苛的做法亦可能嚇退Facebook等社交媒體和國際傳媒機構,影響國家的聲譽和地位。

須知道,即使沒有新法案,新加坡本身已有眾多規管個人、以至政黨組織網上言行的相關法例,如《廣播法令》、《互聯網行為守則》、《影片法令》等。因此,新法能否在保護公民受到假新聞侵害,同時避免政府濫用法例打壓新聞自由,將是未來一段時間的關注重點。

選舉在即,新加坡當局出台新法的目的受到質疑。(Getty Images)

苛法實為大選鋪路…?

新加坡近日前宣布,總理李顯龍已成立選區範圍檢討委員會,意味大選很快舉行,外界估計時間最快是明年第一季。面對李家內閧加上鄰國馬來西亞去年大選實現了史上首次政黨輪替,或有機會影響執政黨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有意見認為新法正好配合在大選前加強控制網路異議言論。

人權觀察的Phil Robertson說:「這是政治驅動的,政府將要舉行選舉,他們感到擔心。新加坡通過這項法律,將自己變成『決定什麼是在互聯網上正確』的上帝和話事人。」

今年4月,無國界記者所公佈了2019年度新聞自由指數,新加坡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151,接近榜末位置。報告批評,「儘管新加坡政府宣傳中經常使用『東方瑞士』的標籤,但在壓制媒體自由方面,這個城市國家並不比中國差太多」。報告同時指出,新加坡的新聞自由在去年有明顯惡化的跡象,五間獨立新聞網站與及至少七名記者和博客,受到政府嚴厲的指控。在假新聞法推出後,相關國際排名或許有進一步向下的壓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