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山火】總理莫里森飽受批評 幕後「元兇」卻早已出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澳洲總理莫里森於2006年擔任旅遊局局長期間,曾推出著名的國家旅遊宣傳廣告:「Where The Bloody Hell Are You?」去年底,這位自由黨總理在山火危機處於水深火熱之際,「偷偷」和家人前往夏威夷度假,招致國內猛烈批評,民眾以同一問句質問他,迫使他提早結束休假回國,並為此致歉。不過,導致山火不可收拾的政治遠因,同樣未能忽視。

本月初,莫里森前往災區視察時,有民眾向他高呼「你應為自己感到羞恥」及「別想拿到本鎮的任何一張選票」,又質問「那些罹難的人怎麼辦?還有無家可歸的人怎麼辦?」還有消防員拒絕與他握手。澳洲民眾對這位領導人感到無比憤怒之際,同屬自由黨的前總理阿博特(Tony Abbott)卻被拍到英勇地走入燃燒中的房屋救火,形象高下立見。

莫里森回國後推出幫助消防員的措施,如調動3,000名後備軍人協助救災,並撥款2,000萬澳元借用消防飛機、調派其他基地的直升機等協助救火。然而,消防員卻認為有軍人的支持雖好,但他們畢竟不是消防員,故應參與救援任務而非滅火,抱怨其未做好溝通協調角色。

莫里森雖然已調動軍力協助救援,惟仍遭指摘未有做好協調角色。(Getty Images)

對於是次大火,莫里森的說法是「自然災害」、「起因是長達三年的乾旱」。他的處理或許有許多為人詬病的地方,但他或許只是災難的「代罪羔羊」,真正「元兇」可能是該國多年來倚重化石燃料的能源政策,長遠加劇了氣候變化,以至衍生更嚴重的旱災和山火。有科學家指出,幾乎沒有其他發達國家像澳洲一樣容易受到氣候變化影響。

澳洲的夏季通常炎熱乾燥,但氣候變化令極端高溫出現得更頻繁,時間也更長,而各種條件惡化,令植被變得更為乾燥易燃。「我們需要檢視澳洲以至全球的能源政策。」澳洲野火生態學者Michael Clarke對社會未有把握機會遠離化石燃料感到失望。他認為這些大火早已在預料之內,縱然山火的規模前所未見,但不令人意外。

氣候變化影響澳洲極深

澳洲天然資源豐富,既擁有全球最大煤礦與天然氣庫存,水電、風電及太陽能等再生能源的發展技術也先進。與此同時,澳洲也是全球人均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之一,2018年排放了5.38億噸二氧化碳。據智庫組織澳洲研究所(The Australia Institute)的報告,澳洲人均每年二氧化碳消耗量約57噸,接近全球平均水平的10倍。澳洲目前有六成三電力供應來自燃煤,兩成來自天然氣,再生能源只佔一成六,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的1.3%。

澳洲著重化角燃料的能源政策為人詬病,圖為倫敦的相關抗議活動。(Getty Images)

澳洲是僅次於中國、印度和美國的第四大煤炭生產國,更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和液化天然氣出口國。煤炭目前是澳洲最有價值的出口商品,2018年總價460億澳元(約2,456億港元)。去年,澳洲的液化天然氣出口為該國帶來了336億澳元(約1,793億港元)經濟收入。

與其他《巴黎氣候協定》致力減排的國家一樣,澳洲必須在經濟和勞動力需求,以及減少對地球暖化的貢獻之間取得平衡。惟澳洲政壇普遍仍對能源部門感到不滿,並取消了為應對氣候變化而制定的少數幾項政策,如2014年取消了碳稅。最近,執政自由黨和在野工黨成員都承諾支持澳洲的煤礦業,工黨甚至支持增加澳洲的煤炭出口。

政治鬥爭耽誤環保改革

南澳洲在2016年9月發生大停電事故 (見註一),使得澳洲政府不能過於依賴再生能源,而要增加使用化石燃料來確保供電的穩定性。過去十年,執政黨和反對黨對氣候政策未有共識,導致能源政策不穩。當然,這與執政黨背後一定程度上受到國內歷史悠久的採礦業及相關利益團體的影響有關。莫里森也曾說,不會因為驚慌而對煤炭業作出魯莽的決定,以免令職位流失,影響國家經濟目標。這說法也反映了澳洲國內能源產業政治力量之大。

註一:南澳洲本來是澳洲再生能源的先驅,本定於2025年實現可再生能源佔比達五成的目標,大量依賴風力發電及天然氣。然而,當年受到極端惡劣天氣影響,南澳電網發生大規模故障,導致全州電力中斷,經過十多小時搶修,八至九成用戶獲恢復供電。

前任總理阿博特在火場的英勇表現備受國人讚許。(Getty Images)

至於阿博特,雖然其英勇的救火行為值得加許,若回顧其「所作所為」,可能會徹底改觀。2008年,時任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領導工黨政府委任經濟學家郜若素(Ross Garnaut)(見註二)研究並提出環保和能源兼備的政策,包括碳排放交易計劃(Emissions Trading Scheme,ETS),獲澳洲國內廣泛支持。當時由特因布爾(Malcolm Turnbull)領導的在野自由黨也作出配合,進展順利。但在表決前夕,同黨的阿博特卻以反對ETS為由,要求黨內投票,並將特因布爾以「一票之微」拉下馬,取代其黨魁之位。正是阿博特當年此着,讓澳洲葬送減排良機。自此,澳洲朝野再也沒有達成任何近似的能源政策共識,過去十年所有減排計劃都未能落實。

註二:澳洲經濟學家郜若素當年在陸克文委託下,調查氣候變化對澳洲經濟的影響,並於2008年發表調查報告。當中預測,澳洲的山火季節將會提早出現、延長,而且更加嚴重,現象到2020年時會明顯展現出來。

莫里森在此次大火中備受質疑,其政治生涯或將嚴重受挫?(Getty Images)

澳洲因電源短缺致電費高昂,加上兩大政黨未能達成共識,不穩定的能源政策令投資者卻步。阿博特的「政治過失」導致澳洲被落後的能源政策所害,郜若素當年預測的氣候及山火問題不幸成真。如旋轉門的澳洲政壇,黨爭引致能源政策裹足不前,加上莫里森在危機中表現令人失望,政治領袖就算親自上陣救火,但這把「火」又是否能輕易撲熄呢?

+2

上文節錄自第19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月13日)《總理莫里森飽受批評 能源政策成眾矢之的》。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