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非蝗禍】極端天氣、恐怖組織、內戰 是人禍加劇了天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2019年末開始,由非洲東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一帶國家埃塞俄比亞、索馬里、肯尼亞等開始出現的大規模蝗禍,進一步蔓延至阿拉伯半島、南亞地區。雖說蝗禍向來是非洲國家的常見天然災害,但今年蝗禍的規模異常龐大,也許是種種大自然及人為因素夾雜所致。

在東非國家肯尼亞的加里薩(Garissa),農夫Mohamud Maalim原本預計2020年將是豐收的一年。不過,突如其來的蝗禍幾乎完全摧毀他的農田。「有一晚,一大群蝗蟲忽然到來,我們根本不知道如何應付。到了早上,這裏好像變成了一片沙漠,你不能想像它曾是一片農地。」Maalim務農已有15年,稱從未見過這個現象:「這不是正常的事。」

肯尼亞農民正在忙於驅趕遺害農田的蝗蟲群。(路透社)

↓↓↓蝗蟲肆虐非洲等地(點圖放大瀏覽)↓↓↓

+5
+4
+3

天災還是人禍?

Maalim的惡夢,看來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聯合國周一(11日)警告,非洲蝗蟲在未來3至4周發育成熟,蝗蟲群數量將以倍數上升,將引發更大規模蝗禍,破壞糧食供應,或可導致多達1,300萬人陷入糧食危機。

而且,目前為止,這場源於東非的蝗禍已經波及其他地區,包括同在非洲的烏干達、坦桑尼亞;紅海兩側的埃及、蘇丹、沙特阿拉伯;西南亞地區的伊朗南部、印度、巴基斯坦。

有專家認為,雖然蝗蟲向來都在非洲、中東等地區肆虐,不過,今次的規模如此巨大,人為因素在其中起了關鍵性影響。

埃塞俄比亞農民身後的麥田遭到一連串暴雨及蝗禍摧毀。(路透社)

非洲蝗禍竟與澳洲山火相關?

首先是氣候變化引致的極端天氣問題,可以將今次的蝗禍,與去年9月起開始出現的澳洲森林大火相連來看。《德國之聲》引述專家分析指出,兩件事同時歸因於稱作「印度洋偶極」(Indian Ocean Dipole)的氣候現象。

這種現象發生時,非洲大陸與澳洲大陸之間的印度洋的東西側海洋溫度便會出現異常,造成東西側分別出現乾旱和降雨量過多的現象。譬如今次,當印度洋西側海面溫度持續變暖,非洲沿岸地區的大氣對流變得活躍,從而出現大量降雨,與此同時,印度洋東側因應現象而海面溫度持續下降,澳洲及東南亞等地便出現乾旱。

這就解釋了2019年下半年至今年初,分別出現在印度洋東西岸的極端天氣事件之間的關係:非洲沿岸因大量降雨而成為滋生蝗蟲的沃土,構成現今橫跨亞非大陸的大蝗禍。地球另一端的澳洲,則因極為乾燥的天氣而引發森林大火,燒掉的叢林面積甚至大於一個葡萄牙,奪去了至少30人及數以億計野生動物的性命。

受乾燥天氣影響,澳洲山火持續數月未完,損毀大面積林木及奪走大批野生動物的性命。(Getty Images)

來自蘇丹的氣候科學家Abubakr Salih Babiker開宗明義說道,導致今次印度洋偶極現象的其中一個主要因素,便是氣候變化。「在一年內,我們見到了最極端的事情出現(澳洲的乾燥天氣和非洲的大量降雨)。當氣候變化越來越嚴重,便會有越來越多這類型的極端情況出現。」

恐怖組織割據 無法在上空施放農藥

除了氣候變化之外,東非恐怖組織肆虐也令到這場發源於東非海岸的大蝗禍,未能防範於未然。早在蝗禍出現初時,肯尼亞等國已經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支援下,準備開展空中投放農藥的任務,消滅害蟲。不過,據《衛報》報道,國際組織連同當地政府面對的其中一項挑戰是,有很多蝗蟲生長於索馬里東北部的邦特蘭(Puntland)半自治地區。那裏的土地很多是由伊斯蘭激進組織索馬里青年黨(al-Shabaab)所管治。

索馬里青年黨是當地最大的反政府武裝組織,被指與阿爾蓋達有關聯,也接收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聖戰士」。他們割據索馬里一隅,令到政府飛機無法靠近該地區噴灑農藥,因而不能堵截蝗蟲寄生與養成源頭。

索馬里境內恐怖活動猖獗。圖為駐守當地的非洲聯盟士兵。(Getty Images)

內戰持續 也門頓變散播通道

更甚的是,大蝗禍現時已擴散至阿拉伯半島、印度及巴基斯坦地區。當中經過的地區,不但未能及時阻擋散播範圍,而且還意外助長了大蝗蟲群進一步滋生。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最新發布的主要受蝗禍影響地區:東非、也門、印巴。(FAO)

東非蝗蟲一天可以長距離遷徙100至150公里。紅海之隔的阿拉伯半島,包括沙特阿拉伯、也門等國也受到蝗禍困擾。可是,仍然進行中的也門內戰,更加使政府對這場突如其來的大蝗禍應付不暇,戰亂中的政府官員根本無法抽身處理災情。也門不但無力抗災,這裏還為蝗蟲提供了繁殖寄居的地方,變相成為了連接非洲大陸和伊朗南部、印度—巴基斯坦一帶的「散播通道」,間接造成了一場橫掃兩個大陸、名副其實的「亞非大蝗禍」。

當地農業部門官員稱,內戰令到國家缺乏資金監察及控制蝗蟲動向。在也門中部城市賽雲(Seiyun)的農業部官員Ashor Al Zubairi提到,部門早前便在賽雲所在的哈達拉毛省(Hadramawt)各處地區發現蝗蟲群的蹤跡,但他們根本沒有足夠資金,及時派遣團隊到其他地區處理蝗禍。「我們已經向糧農組織(FAO)和政府尋求金援,協助消滅這一帶的蝗蟲。」

一隻隻細小的沙漠蝗蟲,弄得亞非各國政府十分頭痛。(路透社)

「但很多時,當團隊到達當地,蝗蟲群已經吃飽,並遷移到新的地方覓食。」Al Zubairi建議各界應協助設立緊急援助金,應對災情。

現時也門因內戰而四分五裂,獲國際承認的也門政府總部設在南部港口亞丁(Aden),與佔領首都薩那(Sanaa)的反對派胡塞武裝(Houthi)長期對峙。還有其他伊斯蘭武裝組織及民兵部隊割據部分沙漠地區。

亞丁政府的蟲害控制中心副主任Saleh Al Harouri提到,也門亞丁灣一帶的沿岸地區現時全是蝗蟲群,但現在控制中心仍在等待FAO和政府還未發放的金援。要有這筆金援,才能派遣隊伍到受災地區救援。

「我們是預算是零。」Al Harouri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