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疫情】疫情撼動公共衛生神話 「日本形象」崩壞?

最後更新日期:

目前,日本國內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宗數仍然不斷上升,確診人數超過830宗。當中除了郵輪「鑽石公主號」的病例,從北海道、東京、大阪、名古屋、福岡到沖繩,都有出現確診病例。其中,日本政府對爆發疫症的「鑽石公主號」的應對手法,更引起國內外輿論指責。在我們一般眼中,日本向來是注重公共衛生的一流國家,為何今次疫情似乎亂了陣腳?是我們過往對於日本衛生的想像過於美好?

鑽石公主號是否真的戳破了日本多年來的公共衛生神話?(路透社)

「鑽石公主號上的情況真的非常悲慘,我從心裏感到了害怕,真心認為我在這環境下就算感染也是無可厚非的。」日本神戶大學感染症專科教授岩田健太郎上周二到過橫濱港登上鑽石公主號後,居家自我隔離時錄下這段影片,揭露郵輪上不合標準的防疫及隔離措施,直指官員處理手法不當。

官僚主義下的「順民」 專家不說了

岩田健太郎指出,日本厚生勞動省官僚剛愎自用,不聽專業人士的意見,在船上又沒有常駐的感染對策專家,更加沒有區分安全區域及危險區域,很大可能會爆發交叉感染。 岩田爆料後,隨即引起日本網民的關注。不過,岩田其後移除了在YouTube上的原片,並在Twitter上稱「由於沒有需要作更多討論,我移除了YouTube上的影片」,有人質疑背後有官員在施加壓力。

厚生勞動省副大臣橋本岳隨後反擊,指岩田自先偷偷登船,並非官方安排,又在Twitter上發文,張貼出一張鑽石公主號內部的照片,指出船上有分「清潔」通道和「不潔」通道,試圖反擊岩田的指控。不過,網民很快則看出這兩條「通道」,竟是通向同一間房間,即時引來網民的譏諷。

岩田「犯禁」又突然噤聲,令外界馬上聯想到內地醫生李文亮「吹哨人」事件。事件突顯了日本政府官僚主義,體制上層都是由官員把關,而非專家。政府對於專家批評馬上予以攻擊,岩田面對政府強力還擊,加上社會保守派人士的質疑及批判,都沒再發聲。

橋本岳的帖文令網民痛批「愚蠢」。後來橋本岳得知自己的「蠢事」後,刪除了帖文。(網上圖片)

↓↓↓更多世界各地疫情的圖片,請點擊放大觀看:

+7
+6
+5

保守風氣及輿論

政府內部官僚文化也在處理這次疫情的工作裏一一體現出來。

在疫情初期,日本政府主張「聽取」具豐富防控經驗的世界衛生組織指示,認為無需對全部中國旅客「封關」,目前日本仍然僅禁止來自湖北的人員入境。日本官員拒絕硬性「封關」,當然也考慮到中日的商貿往來,加上時值「奧運年」,自然不希望對外「封關」,給予外界一種「日本不歡迎國外遊客」的印象,影響這場在七月份舉行的全球盛事。

《日經》的評論文章。(網上截圖)

眾所周知,日本政壇長年由中間偏右的自民黨執政,社會主流風氣偏向保守,日本主流媒體亦以保守派為主,輿論傾向跟政府「一致對向」。譬如《日經》在19日便發表文章稱,由於鑽石公主號屬於英國船,日方本無義務負責此事。可能文章在法律上有理,但在此風眼下發出這類文章,無疑給予外界一種推卸責任的感覺。《讀賣新聞》也認為,鑽石公主號令到日本政府陷於「被動面對」的情況。

這類說法或許是某程度順從了日本國內的主流民意,但在國外看來,似乎難以掩飾郵輪疫情處理失妥的事實,尤其令一向頗為「哈日」的台、港社會「跌眼鏡」,這亦見諸於不少社交網絡、新聞評論之上。

日本人視「戴口罩」為常態。不過,在面對上司或長輩,「戴口罩」則被視為不尊重對方了。(Getty Images)

國民「自律」文化 無助防控疫情?

在大眾認知中,日本民眾的公共衛生防範意識很強。當生病時,戴口罩、用酒精搓手液消毒,也是必需動作。加上每年日本都會遇上花粉症季節,所以日常戴口罩,對於國民來說見慣不怪。

不過,雖然說流感高峰期、花粉症季節、個人生病的時候,日本人會自律地戴上口罩。但是,這種自律性亦套用於方方面面。正媾日本的生活及職場文化裏,位階觀念根深蒂固,尤其在面對上司或長輩時,則不鼓勵人們見面時戴口罩。 而且,日本職場普遍也有「請假」忌諱,除了年假不會放盡,新手爸爸亦不太會請侍產假,打工仔即使生病、發燒,也會「自律地」堅持上班,不欲加重同事的工作負擔。

東京有一確診病例,患者竟然連續發燒數日仍堅持坐車上班。(Getty Images)

譬如,根據日本傳媒報道,在本月13日確診、任職工程人員的東京千葉縣男子,即使連續發燒數日仍堅持上班,每天還來回乘搭JR上下班,經過人煙稠密的車站。最後,他發燒整整一周之後,才被醫院確診染病。

日本社會普遍沒有應對大規模傳染病的經驗,加上集體主義、社會職場潛規則等壓力,亦似乎為防疫戰添加了障礙。

安倍政府處理這次肺炎疫情,可以說是方寸大亂。(Getty Images)

「經一事長一智」的至理

綜觀上述政府治理問題、根深柢固的社會文化,以及媒體的影響下,才會令外人在此次疫情當中,無故感覺到「日本人公共衛生變差了」的偏差認知。

在2003年,SARS危及亞洲的時候,中日商貿往來沒有今天般頻繁,故日本逃過SARS一役。但亦正正因為日本全國上下根本未有像香港般,經歷過如此具規模的傳染病疫情大爆發,所以無論政府或民眾,都沒有一套過往行之有效的應對程序,故今次「鑽石公主號」這艘帶疫郵輪突然出現,政府民間才忽覺傳染病危機已經迫在眉睫。

過去多年來的經驗告訴着我們,日本國民衛生、整潔、有禮、顧及別人等素質,依然十分值得學習。香港民間今次之所以反應迅速,也是因為經歷過17年前的SARS疫情。在這次疫情,無論中國、日本,抑或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應從錯誤中反思和學習,加強衛生防護意識,從政者要敢於採納科學專家意見,對於全人類的疾病防控才可有所裨益。

外界對於日本人注重公共衛生的美好印象,不應因為這次疫情而有所崩壞。(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