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下政府不作為 巴西黑幫也「從良」抗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3月下旬,巴西第二大城市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西部貧民窟「上帝之城」(Cidade de Deus)的一個黑幫竟因巴西政府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毫無作為」,自行實施宵禁。他們在貧民窟用揚聲器叫居民晚上8時以後留在家中:「由於無人認真看待疫情,我們實行宵禁措施,任何人在街上流連或散步,都會受到懲罰。」

正當世界多國實施宵禁、封城等抗疫措施,各地的黑幫或不法份子亦紛紛放下手中武器,史無前例地停止了爭搶地盤、互相廝殺等敵對行為,實現了全面休戰,齊心抗疫。究竟向來「殺人不眨眼」的黑幫份子是迫不得已、良心發現,還是另有所圖?

上帝之城的黑幫並非唯一參與抗疫的一群,里約熱內盧市內其他貧民窟也有類似情況。在莫羅貝(Morro dos Prazeres),黑幫成員告訴居民,出入以兩個人為限;在拉丁美洲最大的貧民窟之一羅西尼亞(Rocinha),毒販下令宵禁;在基督像旁的貧民窟聖瑪爾塔(Santa Marta),毒販忙於分發肥皂,並在社區入口位置張貼告示:「請在進入貧民窟前洗手。」當地一名居民相信,告示是專為來這裏購買毒品的癮君子而寫的,避免他們帶來病毒。但他認為:「這樣是行不通的,生活在貧民窟山上的人有時連續兩周都沒有自來水供應,若這些人連果腹都辦不到,又怎樣確保自己清潔?」

另一方面,黑幫也要求接近國際機場的貧民窟商戶和教會縮短營業和開放時間。居住在當地的一位婦女表示:「只有麵包店能營業到晚上11時。現在沒有人願意出門,起先是因為害怕新冠病毒,現在則是黑幫的命令。」

巴西政府的「不作為」,掀起了國內民間自救,連黑幫也參與其中抗疫。(Getty Images)

在隔離的日子,不少巴西人從家中的窗戶和陽台上抗議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怒吼:「滾出去!」巴西至今是南美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截至周二(5月5日),該國有逾107,844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死亡人數突破7,328人。然而,巴西聯邦當局目前的「着眼點」在經濟,對疫情並不十分重視。相反,地方政府紛紛採取預防性措施,如里約熱內盧、聖保羅(São Paulo)和薩爾瓦多(Salvador)等市規定,民眾乘搭公共交通必須佩戴口罩;首都巴西利亞(Brasilia)所在的聯邦區則要求所有居民在公共場所、商店必須佩戴口罩,並頒布了禁足令。

博爾索納羅政府在3月30日起才禁止所有外國公民搭乘國際航班入境,措施至少會維持至5月底。不過,博爾索納羅到4月初仍公開稱呼新冠肺炎為「小流感」,又指巴西已經有人感染並產生抗體,不足為懼。近期他除了解僱跟其意見相左的衞生部長曼德塔(Mandetta)外,還參與巴西利亞的集會,抗議州長頒布禁足令,批評這些限制措施正在損害巴西經濟。

里約熱內盧新聞編輯Edmund Ruge表示,由黑幫實行宵禁的地區長期以來都被巴西政府忽視,連基本衞生設施也欠缺,但這些地區的情況只是特例,「這並非絕大部份貧民窟的情況,(貧民窟)彼此間缺乏協調。」

Ruge又提到:「公民社會正在加緊行動,因為他們深知國家政府不作為。」貧民窟裏的黑幫迅速在全國開展抗疫捐贈和宣傳活動,並發起如#COVID19NasFavelas之類的運動,但他質疑這些運動是否足以阻擋新冠肺炎疫情傳播。

面對疫情,博爾索納羅更著緊的卻是巴西的經濟。(美聯社)

放下敵對關係 黑道「奇蹟」攜手助人

類似情況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生,如新西蘭黑幫於封城期間為公共場所清潔消毒;南非開普敦更出現黑道團結照顧居民的奇景。

為控制病毒傳播,開普敦陷入封城狀態,許多貧困社區的人士都在搶購日常物資。就在實施封城的那天,牧師Andie Steele-Smith收到貧民區兩個不同幫派領袖的電話,說他們都在捱餓。他馬上意識到,如果連這些區內「大人物」都在捱餓的話,其他人的情況更加不堪設想。於是,他協調帶領兩個幫派的成員一起參與社區抗疫,分發食物給區內有需要的家庭。

這個地區過往幫派活動盛行,令居民苦不堪言,但在疫情當前,區內大多數人都在苦苦掙扎,對任何人士的幫助都來者不拒。住在該區的老人Rashaadt Williams說:「現在黑幫之間必須和平,不僅是停火,在這個時期,我們所有人必須團結一致。」另一位居民Bridget Malan則說:「我們彼此依靠,互相幫助。如果有人缺乏東西,我們就得伸出援手。」

昔日的幫派仇殺行為在疫情期間變得鮮見。(路透社)

Steele-Smith直言:「今天我們看到的確實是一個奇蹟,絕對是不可思議。這些人都是各自幫派的領袖人物,他們正在共同努力為社區提供食物,照顧社區。」但這些黑幫成員坦言,疫情後難以保證這種狀況會維持下去。

在英國,慈善組織創辦人Sheldon Thomas表示,隨着政府實施封城,各地的販毒活動幾乎絕迹。連不法份子都「怕死」,在街頭進行毒品交易時也遵守政府建議的兩米社交距離,用拋接或放在特定位置等方式交收。Thomas曾是黑幫首領,後來改過自新,他說目前幫派之間都暫停了敵對或仇殺行為,「我從未聽過在這段封城期間發生過與幫派有關的廝殺案。」

但Thomas不忘警告,警方應預期一旦取消封城等隔離措施,暴力將再次發生。他以英超聯賽來比喻,「只是暫時擱置而已」,黑幫成員依舊有仇必報,他說:「我曾和倫敦Lambeth區一名幫派成員傾談,他說敵對行動不會『就此罷休』。」

意大利不少從事地下經濟的人士難以從政府手中得到援助。(Getty Images)

借機收買人心的好時機

疫情重災區之一的意大利,情況更為複雜。雖然該國的疫情主要集中在北部地區,但較貧窮的南部卻受北方經濟重創拖累。南部有近一成人口屬貧窮人口,幾乎是北部的一倍,失業使人們日常生活出現困難,居民的急躁、焦慮和憤怒正不斷升溫,社會動盪和犯罪風險也在增加,警方擔心絕望情緒會引發連串暴力事件。

意大利是最早實施封城措施的歐洲國家,在封城隔離下,不但小商戶和自僱人士壓力重重,全國370萬名從事地下經濟活動的人亦遭到沉重打擊,這群避稅的人生活變得艱難的同時,亦難以得到政府的援助。就在這個時候,意大利最大黑幫採取行動,向這群處於水深火熱中的群眾及貧窮家庭提供免費食物及金錢援助,藉以收買人心。 意大利南部事務部長Giuseppe Provenzano警告,這些犯罪份子很有可能透過向瀕臨破產的小商戶提供現金和貸款等方式籠絡人心,從而操控他們從事有組織的犯罪活動,因此他一直敦促羅馬政府,為這些從事地下經濟的人士提供緊急救濟。

南部城市巴勒莫市長Leoluca Orlando表示,黑手黨已看準民眾因疫情而變窮所產生的絕望感,「不能低估因絕望而結盟的風險。」曾撰寫關於那不勒斯黑手黨著作的意大利調查記者Roberto Saviano在3月曾警告:「全球大流行是黑手黨的理想環境。原因很簡單:當你處於水深火熱之際,你不會理會幫你的是誰。」

當人們走到無路,他不會計較伸出援手的是何人。(Getty Images)

生計不保 衍生幫派衝突

疫情當前,「黑幫從良」並非必然。中北美洲國家薩爾瓦多的幫派雖因封城令一度停止殺戮,投入抗疫,但到4月下旬,當地黑幫的衝突忽然間變得白熱化,甚至在監獄內發生大規模打鬥,導致22死。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於4月24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除下令全國監獄進入無限期「全天候禁閉」外,更授權警察在巿面使用「致命武力」執勤。

墨西哥情況更為嚴重,4月8日,馬哈瓦爾(Mahahual)市長Obed Duron Gomez與社區人士會面途中遭黑幫槍殺身亡,相信是因他實施的封城抗疫措施令販毒集團經營受影響所致。據西班牙媒體引述消息指,黑幫因為封城等措施而生活拮据,部份幫派分支因而搶奪黑市醫療資源,甚或因插手「防疫經濟」而大打出手。

不少人對「黑幫從良」的說法深表懷疑。南非開普敦公共安全委員會成員JP Smith坦言,不會因突然的「善行」而原諒那些長期以來在社區脅持人質、槍殺別人及敲詐勒索的人,政府也絕不會為這些「善行」提供支援。

近期薩爾瓦多的幫派衝突加劇,監獄內外都有打鬥殺戮事件。(美聯社)

有犯罪學家認為,黑幫、不法份子以至各地叛軍會做出各種「善行」其實並不讓人意外,因為這些犯罪組織一直以地區政府控制力薄弱甚或不存在的地區為根據地,他們大多已在根據地建立起嚴密的制度,如提供社會服務、醫療、教育,以至用來解決爭端的「法例」。由於不少國家的政府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疫情反應遲緩,讓不法之徒有機可乘,企圖透過這些「義舉善行」來爭取當地人的支持,從而獲取統治的「合法性」,換言之,他們「善行」只不過是自身利益的考慮。

另一個潛在原因可能是,他們的家人大多都在社區內生活,自然希望保持區內安全和健康。而且,黑幫活躍的地方通常是當地政府力有不逮的地區,救援組織和慈善機構過往長期都是通過這些不法團體來接觸低下階層,實際在背後做善事的也可能是這些慈善機構。

政府缺位誘發統治慾望

Saviano指出,傳統上,黑手黨會利用意大利南部地區人民的貧困和絕望來建立威望,從而取代政府的地位,「過去數十年,黑手黨大舉投資食堂、消毒清潔、廢物回收、運輸、殮葬、石油和食物分發等方面」,因而當政府應付疫情遲緩缺位,又或實施封城時,黑手黨比其他任何組織更能在區內不受干擾地運作。

意大利黑手黨被形容有「統治的欲望」。(Getty Images)

「分發食物是黑手黨的慣用策略,在意大利南部,老大會施捨給下屬,而且最初都是不求回報的。」牛津大學犯罪學教授Federico Varese直言,意大利黑手黨不是單純的犯罪組織,因為他們對轄下的地區或市場有「統治的慾望」。

身兼檢察官和反黑手黨調查員的Nicola Gratteri亦表示,黑手黨把城市視為「領地」,因此需照顧「領土」上的人民,當下的困境正是他們發揮作用的大好機會。他認為:「當黑手黨在未來推舉一些人出來競選議員時,便會佔了民意優勢,從而保障自身的利益。」

上文節錄自第212期《香港01》周報(2020年5月4日)《貧民窟自行宵禁 黑幫「從良」抗疫?》。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