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留學生新規惹議 「小粉紅」愛國與去留的雙重考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入境和海關執法局(ICE)日前表示,若學校僅開設網上課程,報讀今年秋季學期的外國留學生,將無法獲得簽證,而正在就讀的留學生,則必須離境。如若學生想要繼續當地的學業,則需要轉讀有面授課堂的學校。這項突如其來的新措施,不僅引發國際學生群體、各間學校和大學的焦慮和批評,還意外喚醒了留學美國的中國「愛國的小粉紅們」?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各間學校和大學,對於如何平衡授課與防疫,經已備受不少壓力。許多學校選擇改成網上授課,甚至有學校迫使學生離開宿舍和校園。彭博社指出,新措施對十分依賴留學生收入的大學是一大挫折,認為此舉必然對這些學生造成入境障礙,預料網上授課的學校的國際學生數量將有所減少。

消息一出,不僅在留學生群體中引發焦慮,同時引起國內多方抨擊。來自埃塞俄比亞的Tehut Biru,正於達特茅斯學院(Dartmouth College)就讀大學四年級。她表示家鄉的網絡不穩定,加上近期政府關閉了互聯網,因此難以回國完成學業。她坦言自疫情開始,留學生經已失去不少的實習機會、兼職工作和收入,還因為出入境限制而無法回家。她形容:「最新的規定如像壓垮一切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感到困惑、絕望和無助。」

新規定對留學生和美國學校來說,都造成重大困擾和壓力。(Getty Images)

18歲的印度留學生Pavithra Rajesh則在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讀二年級。她表示即使回國上課,但印度和美國的時差令她很可能需要於凌晨四點上課。她認為:「即使校方或許會考慮顧及來自不同時區的學生,但我也不知道能否這樣堅持整個學期。」

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形容,這一規定是「毫無意義、殘酷和排外主義的」。她要求移民局和國土安全局撤銷這一規定。參議員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則表示:「這個白宮的殘忍沒有極限,外國學生被迫做出選擇,冒著生命危險到校上課或是被遣返。」另外,麻省總檢察長Maura Healey則考慮就新規定起訴特朗普政府。

桑德斯以及美國上下均批評新規定的做法。(Getty Images)

麻省大學系統校長Martin Meehan認為,即使學校採用網上加面授的混合模式上課,將為教學人員添加壓力,包括讓宿舍和食堂保持開放。而且,更差的情況是,如若疫情再次嚴峻迫使校方要改回網上授課,這些國際學生可能被迫中止學業離開美國。

美國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政策法規主管Rachel Banks表示,新規定對正在就讀的國際學生特別困擾。即使校方決定改為線上授課,但現在距離秋季開學只餘下一個多月時間,安排將十分倉促。

每年來自世界各地美國國際學生數目眾多,同時為國家帶來龐大收入。(Getty Images)

特朗普為大選造勢

美國目前有大約100萬名留學生,其中中國學生便佔三成七,排第二的印度學生則佔約兩成,其餘大多主要來自加拿大、墨西哥、巴西、沙特阿拉伯、越南、韓國、日本和台灣,現時還不清楚受新規定影響的具體國際學生有多少。

每年有大量留學生到美國求學,國際學生支付全額學費,是美國大學的重要財政收入來源。2019財政年度,美國國務院一共簽發388,839個F簽證(學術課程),以及9,518個M簽證(職業課程)。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2018年國際學生為美國經濟總體貢獻了450億美元(約3,487億港元)。持有上述兩種簽證的國際學生將受到美國移民局最新規定的影響。

外界認為,特朗普是為11月的大選造勢。(Getty Images)

其實,特朗普一直在敦促各大學於秋學重開校園。外界估計,新措施實際是特朗普在施壓地方政府儘快重啟經濟活動,創造美國疫情沒有那麼嚴重的假象,進而為自己連任選情鋪路。即使國內疫情持續惡化,六月份單日新增確診人數屢創紀錄,但這位總統依然強調國家死亡率最低、檢測率最高,堅持舉辦造勢大會和宣揚不戴口罩等充滿爭議的防疫觀念。

在規定公布後,特朗普便在Twitter發文:「學校必須在秋季開放!」又批評:「腐敗的拜登和民主黨不願讓學校在秋季開學,是基於政治理由而非衛生理由。他們以為這樣能在十一月時幫到他們,民眾都知道這是大錯特錯!」

面對新規,留學生只有轉校或回國的艱難選擇。(美聯社)

「愛國小粉紅」的掙扎?

另一邊廂,作為留學美國大戶的中國留學生,新世代年青人經歷國家經濟起飛的大國崛起時代,大多民族主義情緒強烈,而且自豪愛國者的身份。雖然成長於嚴格的審查制度和日益強勢的宣傳中,但每當祖國在網上受到攻擊時,他們都樂於出言捍衛國家。這種情況過去在香港反修例、台灣問題,以至特朗普稱呼「中國病毒」後,在社交媒體都會見到他們的踪影。

接觸外國文化和語言,非但沒有讓他們更願意接受外國思想,反而由於國內社交媒體如微信的強大,使他們即便身處國外,依然深深活在中國的「世界」之中。

新世代中國人成長於國家崛起的時代,對愛國的熱誠更為強烈。(路透社)

目前,中國和美國之間雖然有航班通航,但數量卻大減,回國的機票變得難求且十分昂貴,非人人都能負擔。另一方面,中國政府亦擔心留學生大批回國會引發新一波疫情,因此限制了國際航班,並告知僑民留在當地。

然而,對勇於作「小粉紅」的中國留學生,在疫情期間卻意外發現,國家和國民會抗拒他們回國,甚至被同胞批評他們是「被寵壞的學生」,可能危害國家控制疫情的成功。

面對國家利益和個人需求的衝突,他們發現自己對國家的不滿情緒,有點讓他們錯愕。有小粉紅表示:「我的心情越來越複雜,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也有完成美國學業的中國留學生指,雖然自己真心愛國,但由於目前的狀況,讓她的四次航班都被取消,令她感到無比沮喪,坦言是「心都涼了」。

小粉紅們期待的畫面,並未如想像般出現。(網上圖片)

說穿了,小粉紅們原以為電影《戰狼2》中,那位中國軍人在非洲國家揮舞國旗,並高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在現實中必然如此這般發生。直至現在,對於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而言卻是:「真實的世界裡,沒有戰狼來救我。」

面對愛國與對國家不滿的兩難,加上想要回國和被國家以至國民拒絕回國,小粉紅們的心情的確難免百感交雜。在是次新規定下,這些人除了可能明白到《戰狼2》不過是電影橋段,而他們與及一眾留美的國際學生,卻很可能是特朗普為大選造勢的棋子,以及在中美就疫情博奕下的犧牲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