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副手跑馬仔入直路 勝出者必然是「黑人女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大選臨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日前接受美媒訪問時透露,其副手人選包括四名黑人女性,但未有透露人選,而且表示最終也不一定是由黑人出任副手。承諾團隊會「像美國」的拜登,未來六周會完成遴選及詳細分析候選人以收窄選項,結果將於八月初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前有所決定。究竟現時還有什麼可能的大熱人選還在競逐,她們有何過人之處?

受到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影響,導致美國大選競選活動幾近停擺,緊接而來的經濟不景,加上因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引起的反種族歧視抗議,大大衝擊着美國的政治局勢。外界十分關注拜登會否一如預料的挑選一位年輕非裔女性作副總統拍檔。

綜合美國媒體的分析,目前最有可能成為拜登副手的包括有加州參議員賀錦麗 (Kamala Harris)、佛羅里達州眾議員達明斯(Val Demings)、亞特蘭大市長巴頓(Keisha Lance Bottoms),以及加州眾議員巴斯(Karen Bass)。

請即點擊閱讀:【美國大選專頁】狂人侵侵 VS 睡眼拜登 世紀之戰倒數100日

拜登將於8月初宣布副手人選。(美聯社)

四名大熱門人選

55歲的加州參議員賀錦麗,曾任加州總檢察長,政治生涯根植加州,在州內有強大的募款能力,從政經驗豐富。她的母親出生於印度,父親是牙買加人,是非裔和亞裔的雙重少數族裔。她的選區主要在三藩市,因此取了中文名字。

賀錦麗主張經濟平等和反貪腐,形象清晰且論述有據。若從增加選票的角度來看,她無疑是合適人選。在近期的反種族歧視示威期間,她亦高調支持警務改革,其背景對於吸引支持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年輕選民,也許是一大亮點。然而,她的名字並沒有出現在桑德斯代表團的信件中,意味她在民主黨內未有得到太多支持。

賀錦麗是大熱人選之一。(路透社)

另一位大熱是佛羅里達州眾議員達明斯。早在民眾走上街頭要求警務改革之前,她己在拜登團體觀察的名單上。她曾擔任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警察局長,也曾是特朗普彈劾案的其中一名國會調查管理人。其執法經驗和族裔背景能補拜登的不足,而且其所屬的州份是關鍵的搖擺州之一。不過,她的知名度和從政經驗均稍為失色。

至於亞特蘭大市長巴頓,在疫情期間與喬治亞州共和黨籍州長多次交鋒,獲得黨內人士稱讚;而且此前反歧視抗議期間,於電視訪問中展現了其作為政府官員和非裔母親之間的兩難處境,感動不少國內民眾。尚在第一任市長任期的她,同樣略嫌從政經驗較淺。

最後一位是加州眾議員巴斯,66歲的她自2011年開始擔任加州國會眾議員,此前她在加州州議會擔任了六年議員,最後兩年更擔任州議會議長。2018年11月,她更當選「黑人國會議員連線」(Congressional Black Caucus)主席。她的優勢在於豐富的立法工作經驗,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就曾推動過警務系統改革,因應近期的反歧視示威她亦牽頭設計相關的改革法案。然而,她在全國範圍內的知名度未免有些不足。

拜登的副手很可能會成為史上最有權力的副總統,因為趨勢如此。
前白宮聯絡室主任菲佛

還有以下的黑馬……

撇開以上的熱門人選,外界也有關注其他有力競爭的人士,當中包括麻省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和前國家安全顧問賴絲(Susan Rice)。

沃倫早前參與了今年的總統大選民主黨初選,在初選期間表現亮眼。她自2013年進入國會,擔任麻省參議員。據知,拜登十分欣賞沃倫的才智,以至國內政策理念和對經濟問題的見解,其關注勞工權益、加強監管華爾街等政策有助拜登吸引自由派民主黨選民。

至於賴斯則是外交經驗最豐富的一位。她曾擔任奧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又曾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亦與時任副總統的拜登密切合作。然而,她從未擔任過民選職務。而且,她曾捲入2012年班加西大使館遇襲事件,加上其子是名高調的特朗普支持者,預料會對賴斯構成當上拜登副手的障礙。

此外,早前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145位支持桑德斯的代表連署致函拜登,信中提到「民主黨應該要選一個超級改革派的副總統候選人」,同時提供了他們投票得出的拜登副手人選的建議名單,當中包括加州眾議員芭芭拉·李(Barbara Lee)、俄亥俄州前州參議員特納(Nina Turner)。

副手人選將擁前所未有權力?

一般來說,副總統人選應以不扣分為原則,中規中矩便可,能與總統候選人互補為佳。但有鑑於拜登77歲的高齡,考慮到如果他於2024年連任時已是八旬老人,其副手大有機會可能成為民主黨再下屆選舉主力。

選擇一位年輕的女性副總統拍檔,既能突顯特朗普經常歧視女性的言行,同時擴大選票基礎,無疑是拜登手上有用的「一張牌」。美國歷史上從未出現女性副總統,更遑論女性總統。四年前希拉莉雖一度被寄予厚望,最終仍然飲恨,無法創造歷史。

拜登副手或擁有副總統前所未有的權力?(網上圖片)

美國黑人婦女渴望見到有黑人女性擔任副總統,她們也是歷屆民主黨的忠實支持者。推動非白人女性參政的公民組織「She the People」的創辦人兼主席艾莉森(Aimee Allison)表示:「對我來說,女性有色人種是必須,我們還有很多出色的人選。」他們希望在今屆大選中見到多年支持民主黨的成果,並讓能代表其種族的代表進入國家最高決策階層。

作為奧巴馬的副總統,拜登擔起了不少前任從未承擔過的責任,擺脫過往副總統有名無實之說。有意見認為,假如果拜登當選,將有可能遵循類似的模式,並有可能擴大副總統的職權範圍。

由於美國仍需要為防疫而努力,加上國內嚴重的經濟衰退,及反歧視的國內種族問題,也許會令副手人選日後所承擔的責任更形重要。正如前白宮聯絡室主任菲佛(Dan Pfeiffer)所說:「拜登的副手很可能會成為史上最有權力的副總統,因為趨勢如此。而且拜登本人知道擁有負擔有大量責任的副總統的價值,考慮到他將接手史詩般的『爛攤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