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斯拉夫躁動・上】白羅斯新晉產業 投奔「抗爭兄弟」烏克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連續多個周末,白羅斯首都明斯克(Minsk)與各大城市均出現反政府街頭示威。一場東斯拉夫人的躁動,再度在歐陸東部平原翻騰滾動。

明眼人或覺此畫面似曾相識。六年前,在明斯克500公里以外的烏克蘭首都基輔(Kiev),發生了類似的人民逆權運動,同樣震驚國際。示威者發起親歐盟示威,手持藍底星旗,鞭撻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出爾反爾,公然「棄歐親俄」。最終,亞努科維奇被迫下台,狼狽出逃。惟爾後東南部俄語地區民眾之反抗,以及由此牽引出的血腥衝突,至今依然未曾平息。

觀乎白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皆走過抗爭之路,背後總離不開東方強鄰俄羅斯。追溯同出一脈的東斯拉夫民族悠久歷史,地理毗鄰的白羅斯、烏克蘭與俄羅斯這「三兄弟」,實在誰也擺脫不了誰的影響。

2016年,白羅斯人Nick Kaeshko與另外兩位好友共同創辦了電子商務軟件研發公司Grinteq。在明斯克拼命創業許久,業績逐漸上了軌道,而且還在紐約開了辦公室。然而,白羅斯這數周的示威,讓他不得不認真思考去留的問題。

「我們見到人們被無理拘捕,可能只是因為他在表達自己的意見。也許你只是在逛街,卻可能會被打或被拘捕……當你見到這些情況,第一時間便會驚覺:這有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也有可能發生在我的團隊身上,這促使我再三想想,是否還把生意留在白羅斯呢?」

白羅斯的反政府反警暴示威日復出現,讓抗爭已成為當地居民的生活常態。(AP)

精英傾巢警告 抗議暴力鎮壓

另一名化名Sergei的白羅斯年輕人,是當地一間軟件科技初創公司的創始人。Sergei向英國媒體提到,過去幾年,國內初創科技人才為白羅斯的資訊科技產業在國際上打響名堂,但白羅斯政府近來在世界面前,採取包括中斷網絡的強力鎮壓措施,令這些公司的聲譽一夕間一掃而空。他們此前建立的一切,瞬間前功盡棄。「在8月9日的選舉之後,我們竟然可以連續三天被中斷上網,而且還趕不及通知客戶可能將會出現通訊中斷的情況,我為此感到十分羞恥。」Sergei說道。

9月13日,白羅斯防暴警察拘捕了一名街頭示威者。(AP)

今年8月中,正值全國多個城市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超過2,500名來自白羅斯資訊科技界的行政人員、軟件工程師及初創投資者,聯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警告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政府:倘若繼續對街頭示威者施以暴力鎮壓,該界別大批人才勢會離開國家。這將對白羅斯人引以為傲的產業構成嚴重打擊。

白羅斯資訊科技產業頗為蓬勃,本地初創公司百花齊放,2006年在明斯克成立的免稅科技園區(Belarus Hi-Tech Park,HTP),容納了近500間初創科技公司。去年,它成功創造出總值超過20億美元(約155億港元)的服務出口額。譬如在紐約交易所上市、市值高達170億美元(約1,318億港元)的企業管理軟件公司EPAM Systems、即時通訊程式Viber、離線地圖程式maps.me、經典網絡遊戲《戰車世界》(World of Tanks)等,皆出自明斯克。白羅斯的經濟,未來將會愈來愈依賴其優秀的資訊科技產業。

所以,來自科技界的這封公開信相當具份量。據報EPAM Systems創辦人多布金(Arkadiy Dobkin)、《戰車世界》開發商戰遊網Wargaming創辦人基斯利(Victor Kislyi),皆在聯署人名單之上。

白羅斯資訊科技產業異常優秀,出產不少高質素創新科技產品。(Getty Images)

國營經濟停滯 躁動前的悲歌

白羅斯的資訊科技產業備受國際注目,但在今天仍是白羅斯經濟結構的微小組成部份,估計只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約5.5%,主要還是因為其初創孵化色彩依然濃厚,儘管未來前景光明,但以目前經濟規模來看,它對當地衰靡的經濟能夠起到的實際刺激作用,恍如杯水車薪。

觀乎整個白羅斯產業架構,「拖拉機」才是拉動全國整體經濟的主力引擎。明斯克拖拉機廠(Minsk Tractor Works)、別拉斯(BelAZ)等都是世界上最頂尖的重型車生產商。它們繼承自前蘇聯計劃經濟時期的國有企業,長期支撐國內工業經濟,而且國有企業領域長期聘用職工,創造大量穩定的工作崗位。據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資料顯示,白羅斯約有55%人口在國有企業工作。正因這個特殊就業結構,官方公布的失業率極低,通常都能維持在1%以下的低水平。不過,這個數字的準確性受到不少詬病。

一部馬力強勁的白羅斯產拖拉機在民眾前巡遊展示。(Getty Images)

單單放諸東歐地區發展水平來說,白羅斯經濟表現已不算突出。白羅斯人均GDP只有6,290美元(約48,748港元),比周邊鄰國立陶宛、拉脫維亞、俄羅斯、波蘭都要低,但比經濟正在下行的南鄰烏克蘭為佳。

總統盧卡申科此刻面臨在位二十六年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年輕人看不清國家前景,政經改革氣候如同一潭死水,加上這半年來,盧卡申科對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愛理不理,拒絕實施類似其他歐洲國家實行的封城限聚措施,加劇國內疫情蔓延。基層民眾不滿被長期壓榨,疫情和不公選舉使民怨激化至臨界點,最終徹底爆發。

8月28日,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在一間奶製品工廠發言。(Reuters)

廣場革命翻版 白烏惺惺相惜?

細心一看,白羅斯示威前後的社會狀況,恰與2014年烏克蘭首都基輔爆發親歐盟示威(Euromaidan)前的情況類似。2013年底至翌年初,基輔出現了一場親歐盟民眾示威運動。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宣布終止與歐盟繼續談判自由貿易協議,這是他原先向選民許下的選舉承諾。

亞努科維奇轉而提倡靠攏俄羅斯主導的經濟合作框架,名副其實「遠歐親俄」。於是,突然「被背叛」的基輔民眾走上獨立廣場發起和平示威,不幸演變成血腥衝突。抗爭長達93天,賠上125條性命。最終,亞努科維奇被迫下台,出走俄羅斯。當局提前大選,烏克蘭人重新賦權予新一任總統。

(香港01製圖)

對於白羅斯現今陷入亂局,烏克蘭人並沒有袖手旁觀。正在思考應否離開白羅斯的Nick表示,當地爆發反政府示威後,烏克蘭政府向他們一眾業界人士招手,包括承諾撥備一定面積的辦公室空間、優待簽證條件等,冀吸引白羅斯資訊科技專才移居,並將生意重心轉移。

當然,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烏克蘭政府背後也有謀取自身利益的盤算。「他們(烏克蘭政府)目標是想建立一個類似白羅斯的免稅科技園區,發展當地資訊科技產業。」Nick說道。

Nick Kaeshko在明斯克創辦了電子商務軟件研發公司Grinteq。(受訪者提供)

他坦言,對於自己是否會將生意轉移到烏克蘭,目前主要有兩個考慮。「第一,我還是覺得白羅斯將會變好的。」Nick認為現時群眾輿論一致,極力爭取一場真正公平透明的選舉。他堅信,勝利會歸民眾一方。第二個考慮因素則涉及公司重組問題。他透露其團隊目前有35位成員,一時三刻很難將所有員工一同帶到烏克蘭。所以,撤離明斯克與否,除了問自己「想不想」之外,也有現實條件限制。

烏克蘭媒體早前報道,烏克蘭電子轉型部(Ministry of Digital Transformation)已經開設了一個官方門戶網站,專門協助冀移居烏克蘭的白羅斯科研專才,並提供具體跨境支援。而白羅斯示威爆發半個月以來,已有超過300名來自白羅斯的資訊科技從業員抵達烏克蘭。

烏克蘭首都基輔,有民眾聲援白羅斯反對派示威。(Reuters)

2014年,正當凜冬烈火在基輔獨立廣場熊熊燃起,站在街頭的年輕人心裏充滿矛盾:有能力出走的,該留在這個可愛的城市嗎?沒有能力移民的烏克蘭人又有什麼選擇呢?大部份人,根本就無處可逃。畢竟,像Nick這種投入當地創科專業的企業家,還是屬於天之驕子的極少數。絕大部份白羅斯年輕人如今面對的,何嘗不是當年烏克蘭人同樣的困境?

(節錄)

繼續閱讀:【東斯拉夫躁動.下】白烏俄三國纏繞交織:羅斯後嗣的同床異夢

上文節錄自第23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9月14日)《白羅斯、烏克蘭與俄羅斯瓜葛不清 東斯拉夫人同床異夢》。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31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故事】管理公共衞生危機的必修課 勿讓民粹主導抗疫

與張超雄對話 如何改善智障人士的生活?

三大問題致良好政策一團糟 青年宿舍無法令青年安居

45年後中印邊境再「響槍」 莫迪政府「玩火」 轉移內部矛盾

【香港角度】疫下的金融科技發展

白羅斯、烏克蘭與俄羅斯瓜葛不清 東斯拉夫人同床異夢

當提升自給率成多國國策 「糧食自主」乃國際大疑難

AI寫作見「人性」 真正智能指日可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