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雙常委現身深圳40年慶典的兩大深意

撰文:王新
出版:更新:

2020年恰逢深圳這中國最為外界所熟知的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10月14日,官方慶祝大會在深圳前海國際會議中心舉行。

在兩位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分別在深圳特區20和30周年趕赴深圳出席官方慶典的前例下,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當天現身會場,並發表深圳將開啟其新的改革開放的講話,就並不令人意外。畢竟,8年前剛從胡錦濤手中接過中共總書記職務後,他便南下深圳,展示將繼續高舉改革大旗的姿態。

少見的是,另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身為中共最高決策層七人之一的中國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也出席了此次慶祝大會。

要知道,此前在任何一個地方、哪怕是省級地方的慶祝大會中,都鮮有兩位政治局常委同時出現的先例。雖然10月11日中國國務院公布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中明確將「賦予深圳更多省級經濟社會管理權限」,但是僅從深圳一地發展,分量顯然還不夠。

一切變化的表現之下必有內因。

2020年10月14日,習近平現身深圳。(中國央視截圖)

從10月14日當天習近平的講話內容看,關於深圳的繼續改革開放力度確實足夠大,不過因為三天之前,被稱為深圳五年發展規劃的《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已經給出相對詳細的方案內容,所以習近平對深圳繼續改革開放的方向性講話,似乎並無出人意料之處。

但細讀習講話全文卻可以發現,這一場紀念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的官方慶典,背後有中共高層策劃的另外兩個更大的藍圖——大灣區以及香港。

「深圳是大灣區建設的重要引擎」的表述,不僅給予深圳諸多經濟發展期望,也賦予其更多政治期待。「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不僅賦予深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定位,「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更明確指向香港。習甚至將其更明確表述為「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基本方針,促進內地與香港、澳門融合發展、相互促進」。

顯然,中南海高層此番深圳行的重點已經不僅是深圳,更多是大灣區內的粵港澳融合發展,乃至「一國兩制」新內涵的推進和實現——這才是中南海兩位重量級政治人物於10月14日同時出現在深圳前海國際會議中心的最關鍵原因。

韓正除了擔任「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還身兼「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推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領導小組」的組長。圖為2019年11月6日,韓正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見林鄭月娥。(新華社)

習近平的現身不僅是遵循江、胡前例,也是要釋放中國將繼續改革開放的政治信號。韓正則不僅是因為其擔任了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之職,更因為其身兼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此前為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負責香港事務。

2017年中共十九大晉位常委的韓正,於翌年兩會後接替張德江,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的組長,主管港澳事務。2019年反修例風波爆發,為了解並應對香港局勢,韓正據報曾在半年內六次南下深圳,以最近距離和最快速度掌握有關香港信息。2019年11月6日召開的第三次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上,韓正曾主持討論調整香港大灣區規劃,為今天的深圳—香港—大灣區發展規劃的出台滿下伏筆。

現任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的出席也是基於這樣的原因。

反修例風波對中國原有治港體系構成挑戰,夏寶龍以副國級的身份接掌港澳辦,正是因應新形勢變化而做出系統性調整之中的一個部分。圖為2012年,時任浙江省省長的夏寶龍接受專訪。(新華社)

今年2月,在因為應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不力而發生震盪的湖北政壇發生人事更迭時,已經退居二線的中國浙江省前省委書記夏寶龍以68歲高齡再次「出山」,擔任中央港澳辦主任。其和身兼港澳辦副主任的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被解讀為中南海開始治港新起點——依循積極「一國兩制」思路,打開治港工作新局面。

所以無論是韓正還是夏寶龍,他們出現在深圳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現場,代表的都不是深圳,而是香港。更進一步說,甚至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此番的深圳之行,都是「項莊舞劍」——意在香港。

01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