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要「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中宣部副部長、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徐麟的一段關於「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講話引起了外界一定的爭論,他說:「要牢牢把握新聞輿論工作的主動權主導權,堅決防止借融合發展之名淡化黨的領導,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

在輿論領域貫徹中共領導,是近幾年中國一直在推行和強化的政策,但此前並未明確提出「資本操縱輿論」的問題,徐麟的講話有何深意值得探究。這個發言是徐麟11月19日在長沙舉行的2020中國新媒體大會上做的演講。這個會議的主題是探討中國媒體融合發展的策略,即新興媒體和傳統媒體相合融合發展,這是中共政治局在2014年前後確立的發展戰略,旨在擴大官方主流媒體的輿論主導權。

徐麟在會上總結了這幾年的進展和成績之後,提出了六點主張或建議。其中第二點便是「堅守正確方向導向」,即重申主流新聞媒體需堅持中共的輿論方針,他批評了將媒體融合低俗化為商業目的服務的錯誤現象,「決不能將這一重大戰略低層次、片面化理解為吸粉引流、增加收入,使媒體融合喪失靈魂、迷失方向」。他說,「融合發展可能帶來媒體形態的變化,但無論什麼樣的媒體,無論是主流媒體還是商業平台,無論網上還是網下,無論大屏還是小屏,在導向上都是一個標準,沒有法外之地、輿論飛地」,他強調「要牢牢把握新聞輿論工作的主動權主導權,堅決防止借融合發展之名淡化黨的領導,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

從徐麟的講話原文來看,他一是提醒不要忘記媒體融合的初衷是貫徹「黨的領導」在宣傳領域的主張,即擴大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導向的主流媒體在輿論中的影響力,提醒在改革的過程中不要走偏,不要為了擴大影響而走向低俗引流的道路乃至被資本俘獲。這也就喪失了改革的初心。這是從中共黨媒自身來說。二是提醒要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則是從資本的角度來說。資本有影響操縱輿論的能力和意願。

中宣部副部長、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徐麟近日提出要「防範資本操縱輿論」。(新華社)

為何要「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一個現實原因或許是輿論產業中存在許多混亂、不規範乃至被資本操控之處。比如,被廣泛詬病的百度搜索競價排名、莆田系醫院推廣、賭博網站推廣等問題,微博熱搜榜淪為「買粉上熱搜」,都暴露出搜索工具在資本控制下的逐利本性,給社會和民眾造成巨大損失和傷害,也透露出中國所存在的大量資本隱形控制輿論的現象。

2018年初一位歌手的粉絲團錯把中共黨刊《紫光閣》當做了飯店,惡意抹黑其使用地溝油,上了微博熱搜榜,儘管事件本身荒誕可笑,卻暴露出資本在幕後的輿論操縱。上海網信辦當時就曾發文提出娛樂資本操縱輿論,已經是一個嚴重社會現象,必須嚴厲打擊微博熱搜產業鏈。

今年4月,中國電商淘寶、天貓的雙料總裁蔣凡妻子,在新浪微博上喊話網紅張大奕,要求後者停止招惹自己的老公,引爆整個社交媒體,成為一個熱議話題。結果新浪微博開啟了一場「刪帖禁言撤熱搜」的急速行動,被網友嘲諷資本操控輿論。事後,中國網信辦約談新浪微博,要求新浪微博關閉微博熱搜一週進行整改。當時中國網信辦公布的停更原因是,「微博在蔣某輿論事件中干擾網上傳播秩序」。

這些現象或許只是冰山一角,而更多隱藏在技術算法、娛樂廣吿、海量APP背後的資本力量,對輿論造成的影響恐怕難以估量。這也構成了中共網絡監管部門對輿論背後資本的警惕。

除了具體的娛樂資本操縱輿論事實的廣泛存在,從更深層來講,徐麟之所以這樣說,與近幾年中共整體向社會主義迴歸不無關係。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中國必然會對資本所可能帶來的風險存在警惕。近幾年來,中國社會在各個領域又不斷強化社會主義導向,愈來愈強調對資本的必要抑制。具體在新聞輿論領域,中國強調執政黨對於公共輿論的引領作用,注重輿論的「正確的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提出對資本影響輿論、操縱輿論的問題進行治理和防範,也是一脈相承。

需要說明的是,「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不能等同為不允許資本或者說企業對輿論發揮影響,也不能簡單理解為不允許企業家入股和創辦媒體。今天是一個高度互嵌的社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資本或者說企業又的確是社會進步必不可少的關鍵力量。「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更合適的解釋是因應社會主義國家的導向,防範資本對於輿論的劫持和操縱,抑制資本可能帶來的風險,但不等於也不會等於去刻意壓制資本對輿論的正常影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